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唐锦绣

正文 第一千七百0三章 群起攻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陛下这一手“特别监督”瞬间将李神符丢进坑里,其意义并不在于那些跟随他身后的宗室、勋贵们信不信李神符已经投靠陛下,而是在于给了冲击京兆府的宗室、

    勋贵们一个向李神符发难的借口。

    现在正堂里这些人就是揪住这一点不放,如果李神符想要证明他并未出卖大家投靠陛下,那么就要拿出证明来证明此事。

    如何证明呢?

    很简单,跟大家站在一处,将那些被收押、审讯的宗室、勋贵子弟们解救出来……

    李神符焦头烂额、烦躁不已。

    他事先已经预留了退路,言语之中早已暗示大家自愿去冲击京兆府衙门,此举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所以与他无关,无论任何后果大家都得去自己承担。然而谁也没想到京兆府、金吾卫那边早有准备,将那些子弟一网成擒且陛下降旨严加惩处,结果这些人家慌不择路依旧跑到府上来,让他出头与陛下朝廷交

    涉。

    可问题在于李神符不是不想交涉,而是不能交涉。

    陛下给予他一个“特别监督”的名头已经算是非常严重的警告,告诉他暗地里的小动作陛下都一清二楚,如果再掺和那些阴私伎俩就不是这么好说话了……

    这个时候他站出来跟朝廷交涉,岂不是跟陛下叫板?

    李神符很是愤怒,不仅愤怒于这些平素对他马首是瞻的宗室、勋贵们不听他的话跑到郡王府来胡闹,更愤怒于陛下的“不识趣”。按理说他如今是“特别监督”,无论主动亦或被动都算是陛下的人,自动与宗室、勋贵们割裂开,那么陛下就一定要给他撑腰保障他的安全。以房俊之强势并

    且节制金吾卫的实力足以确保长安城的稳定,甚至不需房俊亲自出面只需派出一队兵卒站在郡王府大门之外,谁敢造次?

    然而房俊却对他理都不理,现在数十家都跑到郡王府来鼓噪闹事、群情激愤,动辄有动手之风险,却还要亲自去请房俊派兵前来维持安全……

    他看向一直悲愤不已的李道立,蹙眉问道:“你该不会也将大郎之死怪在我头上吧?”

    李道立摇摇头:“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想找出凶手为我儿报仇雪恨,希望叔王能够主持公道。”李神符头痛欲裂:“当时情况混乱根本不知何人所为,三法司都审了一整天了也没什么头绪,我怎么给你做主?况且这件事透着诡异,为何旁人没事偏偏是大

    郎有事?你要仔细想想,莫要被贼人给利用了,若是咱们先窝里斗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冲击京兆府名义是由李道立领导,偏偏他的儿子便于京兆府衙门内被踩踏而亡,这件事里里外外都透露着诡异,很难让人相信不是有人暗做手脚。

    作为李神符这一派的中坚力量,一旦李道立因为仇恨选择疯狂报复,轻易便可以使得内部出现割裂导致分崩离析……然而李道立根本不管这些,瞪着血红的眼睛咬着牙道:“我不管这个,什么宏图大业、权力功勋,对我来说都不如儿子重要。既然我的儿子死了,我就要把凶

    手找出来千刀万剐之后给儿子殉葬,除此之外,一切与我无关。”李神符不知说什么好,这人已经被仇恨蒙蔽双眼失去理智,如果这件事当真是有人设计,杀害区区一个李景淑便使得他一筹莫展眼睁睁的看着努力经营的庞

    大势力分崩瓦解,那可实在是太高明了。

    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李景淑的死太过可疑,事情越是凑巧恰恰越是说明是有意为之……李神符陷入烦躁,没有头绪,因为有这个动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或许是陛下那边对宗室的警告,或许是房俊收买宗室子弟害死李景淑意欲使其内部分裂,

    甚至有可能是某一些人欲以此逼迫他提早起事……

    他现在看谁都有嫌隙,就连李道立也不例外。因为现在李道立博取了所有人的同情,一致同意给予其适当之补偿,即便将来当真成事的那一日对其丰厚犒赏也无人反对,因为人家付出了一个儿子的代价

    。

    可李道立不止一个儿子……

    是苦肉计吗?

    未必没有可能。“叔王您别不说话啊,大家如今齐聚一堂,您总得给个交待吧?咱们家中子弟为了所有人的利益付出如此巨大之代价,不仅现有之职衔保不住甚至连继承爵位

    的资格都有可能被褫夺,那些没有派人参与的人家总得给出得给出一些补偿吧?”

    “总不能冲锋陷阵我们来,你们却坐享其成吧?”群情激愤,以往威望绝伦的李神符现在却成为众矢之的,人是群胆,一个人面对李神符的时候忌惮其辈分、功勋、威望,可是当大家凑在一起却是胆量陡增

    ,大有一言不合拆了这襄邑郡王府的气势。李神符有苦说不出,他可以在陛下面前否认自己指使人冲击京兆府,但是在这些以他马首是瞻的“利益团体”面前却不能这么说,一旦推卸责任,他这个“领

    袖”也就没必要存在了。

    他现在只希望金吾卫的兵卒或者京兆府的衙役赶紧过来维持秩序,否则再这么僵持下去谁也不知会发生什么……闹哄哄的局面持续了大半个时辰,李德懋这才匆匆而回,从正堂的人群中快步穿过来到李神符身边,俯身下去贴着李神符的耳朵小声道:“马周说京兆府正在配合三法司审理案情,人手都在牢狱那边看押人犯无法抽调,左右金吾卫无军令不可擅动,可节制金吾卫的房俊却与河间郡王跑去平康坊饮酒,我赶过去求见,

    房俊却说这是宗室与勋贵们的家事,金吾卫不便插手。”

    李神符大怒:“这么多人都要一个交待,若是不满意眼瞅着就要出事,他负责京畿治安岂能袖手不管?”

    李德懋无奈:“他也不是袖手不管,说了若是当真出事他会带兵前来收拾残局、”

    李神符:“……”

    深吸一口气,将怒火强制压下,仔细思忖一番,体会出房俊此举之用意。房俊肩负节制金吾卫、维系京畿治安之重任,绝不敢放任襄邑郡王府受人冲击而无动于衷,他既然跑去平康坊喝酒对襄邑郡王府不闻不问,必然是已经得到

    陛下的授意,以此等行为告知外界“陛下不管你们的闲事”。如此自然助涨了这些登门“算账”的宗室、勋贵之气焰,但同时也意味着陛下对于此次冲击京兆府一案之态度,那就是适可而止,你闯出来的祸、惹出来的烂

    摊子,你自己收拾。

    收拾干净则罢,不然就收拾你……但想要将此事收拾干净,就必须付出极大的政治资源以及经济资源,后果便是不仅他的威望遭受严重打击、以他为中心的“利益团体”再不是以往那样铁板一

    块,更严重削弱他的经济基础以及在政治上的影响力。

    没有足够的钱帛、朝堂上的影响力被削弱,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釜底抽薪啊。

    可事到如今,他哪有得选?敲了敲茶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堂内逐渐安静下来,李神符这才阴着脸说道:“老夫年纪大了都不得闹腾,这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有些闹心,留下三五个

    代表与我详细谈谈此事如何收场,其余人都出去门外等着吧。”

    有人不同意:“这如何能行?我家的事怎能让旁人代表?”李神符耷拉着脸:“能谈就留下几个人好好谈一谈,不愿意谈那就给老夫滚出去。别怪老夫没警告你们,现在你们在这里怎么闹腾都行,可一旦闹腾过了头金

    吾卫的部队马上就会出现在大门外,什么意思你们都懂吧?一群蠢货!”诸人面面相觑,也都明白了李神符的意思,陛下也好房俊也罢并不是对他们这边放任不管,而是就等着他们将事情闹大了好直接出面以雷霆万钧之势予以镇

    压。

    到那个时候不仅仅李神符没能力平息事态,就算再加上李孝恭、李元嘉等人也不行……再者说大家今日约好了一同前来给予李神符施加压力,目的是让李神符负责此次实践的后果给予大家补偿,万一李神符掀桌子耍无赖,大家岂不是什么都得

    不到?而且大家虽然对李神符此次事件之中的表现不满甚至愤怒,但李神符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威望依旧足矣慑服众人,在局势尚未到不可收拾之境地之前,谁也

    不敢真正与李神符翻脸。

    李神符抬手指了包括李道立在内的五个人,皆是宗室内年纪大、辈分长、或者爵位高,而后摆摆手将其余人等赶了出去。

    其余人虽然不忿却也无奈,只能乖乖从正堂出来,先是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后来干脆出了大门站在街上三五成群聚在一处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半个长安城都知道宗室、勋贵们在今夜谈判,襄邑郡王府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少未曾参与冲击京兆府的人家也都派人在郡王府周围逗留,希望得到关于谈判的最新消息,因为这极有可能影响今后宗室、勋贵的权力格局,攸关切身利益不得不重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