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方高能(变态杀人魔 强制h)

尤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景山庄

    “老大,听钟老说……这次老爷子发了很大的火,”施严一边转动着方向盘,一边从后视镜里打量池野,“而且,您在医院那边的期限,也不多了。”

    池野坐在后座,毫无言语,神情淡淡。

    见状,施严识趣,立刻闭上嘴巴,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池野越安静,越叫他毛骨悚然。

    很快,黑色轿车驶入御景山庄。

    下车后,池野径直走了进去,碰上刚从正厅里出来的周姨。

    “唉,小池你可算回来了,”周姨谨慎回头,往屋子里头瞧去,而后煞有其事地压低声音,“待会儿你回去可千万要顺着老爷啊,别反驳他。”

    周倪今年四十二,在池野十六岁时就来到了池家当保姆,如今池野二十五岁,她已在这儿干了九年,平日里也就池峰不在时才敢叫他小池。

    “谢了,周姨,我会注意的,您下去休息休息吧。”池野笑着,语气温和,随后抬腿走向大厅。

    周倪望着他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记得她刚来池家那会儿,池野瘦得厉害,她也不知为何,那孩子就是不吃不喝。

    池野原本在这个圈子里算是翘楚,那几个家族的孩子没一个比得上他,这事儿她在来池家之前就听说过。

    他这一倒下,立刻激起圈子里众说纷纭的猜测,  有人说是因着池峰管教过严,池野到底还小,身子撑不住,更有甚者,竟谣传他是池峰和亲妹妹乱伦的产物,故而如今才会发病。

    有次,她推门去给池野送药,一进门便嗅到浓烈的血腥味,走近一看,只见池野右手手腕上头赫然张着个口子,鲜血汪汪冒出,在雪白的床单上侵染出一片血红,似艳丽的花。

    她大惊,正准备喊人,却听到一声极其微弱的声音,她转头看去,床上那原本俊逸非常的少年此刻嘴唇泛白,连张口都费力。

    “别……别叫人……”

    眼神带着祈求,他是多想求死啊,那时周倪不明白,生在如此显贵的家庭,这是多少人求不来的,他怎么会想着死呢?

    可当看到池野父亲,也就是池峰对他的态度时,她似乎理解了什么。

    医生处理好一切,挂上营养液之后,池峰才回来,这刚一到家,就怒气冲冲来到池野的屋子,直接抡了少年一巴掌。

    力道之大,池野的脸眼见着红肿起来,嘴边溢出血丝。

    可那少年如同行尸走肉般毫无反应,反倒是勾唇看着池峰,挑衅一笑:“不够,再用力点。”

    后来要不是夫人拦着,周倪想,以池峰那性子,真的会将池野活活打死。

    “唉,有时候普通一点也不错。”周倪收回视线,至少她通过双手,不愁吃不愁喝,家庭美满。

    池野刚踏入正厅,就看见地上跪着一人,驼着背不断颤抖,而那人身旁便是池峰,虽已年近六十,但身子依旧挺拔,两鬓细微的斑白不减其威压。

    当然,池峰最令人感到害怕的,还得是横在其脸上的那道疤痕。

    “回来了?”池峰弯起眉眼,眼尾爬了几条皱纹,“过来吧。”

    语调平和,可他一出声,跪着那人更是抖如塞糠。

    池野依言走上前去,在他跟前顿足。

    池峰手里拿着几张纸,上头密密麻麻爬满黑字,他绕着池野缓步转了一圈,最后来到池野身前停下。

    忽地,他一把将手里的东西砸向池野,几张白纸啪一声撞在池野脸上。

    “对赌协议?池野,长本事了?”

    “你他妈敢背着老子动用资金却搞这个东西?”

    “那企业你也碰?放眼望去,现在业内谁敢搀扶它?”

    池峰步步紧逼,眼神似要将池野撕裂。

    后者沉默良久,启唇道:“可您敢说,您不觊觎这块肥肉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将来市场的上风口一定是如此,要不是遇上金融危机,创锦企业怎会落到这副田地。业界是不想碰它吗?那是不敢碰。创锦现在是末路赌徒,就等着有人能赌一把,愿意给它逆风翻盘的机会。”

    池野说着,仍旧神色淡然,“可我知道,它注定翻不了盘,到那时候,它的持有权,便全权归我们所有了,父亲。”

    池峰太阳穴一跳,正了神色打量池野,眼前的人甚至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

    幼时那个整天爱看蚂蚁搬家的孩子早已不复存在。他本应该高兴的,儿子的头脑无疑是拔尖的,但他需要的是一个头脑聪明,但听话的工具,而非更有野心的狼,就在方才那一瞬,他在池野眼里窥见他年轻时,那股厮杀的狠劲儿。

    池峰的父亲池光华原籍广东,上世纪四十年代,逢战争时期,举家迁往香港避难。池光华为人圆滑,会来事儿,有手段,硬是在香港警界混出了一片天地,当时人都得称一句“池大探长”。

    池峰作为他的二儿子,无论是狠劲儿还是野心,都较池光华只增不减,更是在香港建立了一套警长与黑帮间的贪污体系,换言之,上世纪香港六七十年代,秩序混乱,黑帮猖獗,池家凭借池华光和池峰两代人的厮杀,在黑白两道都是响当当的名字。

    后来香港警督决议彻底整改这个局面,成立专门打击工作属。池家与其他地方势力根深蒂固,原本维持着某种平衡的关系,可终究是池家不满现状,愈发猖狂,甚至敢将灰色产业搬到明面上,这无疑是在挑战z府权威。因此,双方产生了火力冲突,长达一月有余,最后介于越发混乱的局势,双方不得不各退一步,签订和平协议。

    z府不再追究池家过去干的地下交易,池家也不得在掺和灰色产业,并与黑帮势力划开界限。

    自此,池家才开始洗白家族产业,营造良好形象。但年轻是叱咤风云的池峰到底是忘不掉那段辉煌,收不收手,不是别人说了算,他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池峰如今快六十了,三十四岁时才有的池野。这孩子小时候就展示了超群的智力,然而性子却是优柔寡断,池峰对比颇为不满,要不是因为那两件事,恐怕池野至今也是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在他池峰眼里,那就是软弱无能,他将池家带到今日这般高度,断不可落在这种人手里。

    打骂也好,血泪也罢,幸而池野终是长成了他希望的模样。

    但此刻却他觉得,是不是自己老了,竟看不透池野的想法,这于他而言,是背叛。更何况,他知道池野恨他。

    池峰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没有什么可以脱离他的控制,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想到此处,池峰抬手,轻轻拍了拍池野的右脸,“池野,我永远是你老子,没有我,你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永远不要试着挑战我的底线。”

    极具侮辱性的用语,显然,池野早已习惯。

    他始终维持着笑颜,他比池峰高,此刻,未反驳,也没撤开脸,而是微微俯视池峰,神色甚至带有一丝嘲讽,“当然了,我的好父亲,难道我还不够听您的话?”

    不知怎的,池峰竟觉得他如今对自己甚至隐隐有了居高临下的姿态。

    “医院那边你也别去干了,”池峰要将他控制在眼皮子底下,“回公司来,现在不是跟你商量。

    再提醒一句,虽然外界以为我只有你一个儿子,但你比谁都清楚,池家,不是只有你一个选择。”

    “我还是很关心你的,”他将手放在池野肩上,重重捏了把,“别忘了定期去尤邵那儿治疗,省得病又复发了。”

    “我会的。”池野回答。

    “还有,你跟尤娜订婚的时间尽快定了,这次你再想拖,尤家也不是吃素的,”他的视线落在池野脖子上,白色内衬的领子将脖子围得严严实实,可他玩儿了几十年的女人,那处若隐若现的红痕骗不过他的双眼,“男人还是女人?算了,如果你想养情妇,玩儿女人,这段时间最好给我忍着。”

    毕竟池峰几乎没见过他染上情爱之事,弄得他早些时候,甚至怀疑他的取向。

    刚说完,对话间钻入一记娇俏的声音。

    “池伯伯,我来看您啦~”

    池峰一改方才可怖的嘴脸,面露慈祥,“哎哟,娜娜来了啊,刚好,池野也在这儿。”

    尤娜,人如其名,美丽而张扬,是尤家的掌上明珠,池野与之相识还是三年前,他去美国接受治疗,而他的主治医生正是尤娜的哥哥。

    医不自治,说的也就是他了。

    “池哥哥,太巧了~”一双大眼在进门那一刻,便再也没离开过池野。

    他柔柔一笑,“凑巧。”

    “哈哈哈哈哈,”池峰哪能瞧不出尤娜的心思,“我老了,看你们这些小年轻,羡慕得很,俊男靓女,大好年华,不知道我这老爷子今后能否听到尤闺女喊我一句爸爸。”

    此话一出,尤娜俏脸腾起血色,她偷偷瞥了一眼池野,却见他浅笑着,并未反驳,心下不禁又甜了几分,“池伯伯!您总爱打趣我……”

    “好了,现在差不多也快六点了,”池峰朝池野招了招手,“来,最近万鸿街那开了家餐厅,口碑不错,你带娜娜去转转。”

    这是命令,不是建议。

    池野道了句好,路过地上那个仍旧在瑟瑟发抖的中年男人时,他随意瞥了眼。

    那男人对上池野的视线,只觉浑身一紧,立刻低下头来,嘴里不断嘟囔着对不起,那个眼神,毫无温度,像是在看死人。

    “池哥哥,我们现在就去吗?”

    一阵幽香闯入鼻间,池野垂眸,视线落在挽着他的手臂上,眼里划过一分厌恶,可瞬间不见踪迹。

    ——

    女二也是个狠角色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