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逆天宰道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弑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白千道这么一翻,便俱是熟记在心,再是一抛,秘籍回归原处。

    “嗯,与我推测一般无二,最后两式乃是聚天地精华,自古至今无人有能力做到,也就无法可悟。”

    白千道说完,一个踏步,就已出了玄石学院。

    连院长在后追来,恭声呼道:“请告知我等,可有悟出之机?”

    “寿命大限,内力桎限,本无一丝悟机。也许待我劈天裂地时,那时你等所有之命都为改变,便有了悟机。”

    连院长呆呆伫立,眼望着人影消失,心中迷惘,什么是劈天裂地?

    匹坦大军攻城掠地,其中一员战将就是希花城,最是勇猛,也最是凶狠,杀人如屠猪羊,生灵涂炭。

    青州被希花城率军攻占,白家人悉数被杀,只有白无悔依仗强横武力,逃出一命。

    某处,大千武帝也被欺凌,奋勇而战,虽杀了六千多人,最终还是连带一众徒子徒孙俱是战死。

    某地,另一武帝助城而战,奈何守将总督贪生怕死,先行逃去,致使此城被占。

    这武帝一剑扫百人,肠穿肚破,却被数千箭射来,亡在墙头,犹然站立,死不瞑目。

    大周皇朝又能有多少武帝,除却玄石学院特殊之地,大周不过区区七个,楚公公早已亡去,刘一木和张留白死去,也就剩下四个,这再死去两个,只剩下关香巧和白衣文士。

    只是,赤离独树一帜,在两朝做刺杀之举,白衣文士可没有为大周尽忠之念。

    两个武帝身亡,其余的高手和民众更是被屠杀无数,处处凄惨之极。

    白无悔东躲西藏,还是被抓住,押解至希花城处,也没怎么引诱,他就投靠大殷了。

    关香巧与秋怡月躲藏在山林中,难以问世,超级高手再强,也不能与兵马洪流抗衡啊!

    闾京被围,周望远惊惶不已,坐在龙椅上,都能看出瑟瑟发抖。

    无奈,京中异子们个个披挂上阵,虽然白千道亲训的精兵悍将已然衰弱,但还有勇力,能支撑住。

    周望远指望各路诸侯救驾,可是周边诸州不是被攻陷,就是投降,已没多少军队能来。

    凄烈战争持续中,军鸽不停地往外飞,射杀大多,还是有漏网之鸽飞出去。

    白千道正在万里大山中修炼,这里大山连绵,军马无法通过,大殷只有从宣州平原之地攻入。

    军鸽飞来,满山乱窜,终是一日为他见到,招手让它飞下,获悉此战事。

    白千道很无奈,他不想再问大周诸事,谁知匹坦军事才能十分不凡,竟然里应外合夜袭成功。

    大周时常处于安平中,丧失了警惕性,宣州原属兵将太过骄横,没他在,腐败已是严重,这才败了。

    如今,亲朋好友俱在闾京,他不得不再回去。

    “零一,那匹坦很可恶啊!”

    附近传来零一笑声,说道:“他帅才出众,运筹帷幄,但也只是一代天才而已,你若去,杀了就是。”

    “你不准备出面遏制他?”

    “我离开大殷许多年,或许权势已被他掌控七七八八,不会再听我的了。再说那只是我借宿之地,人间界的破事,我也不想再问,而你应该喜欢管吧!”

    白千道苦笑,又听零一说道:“大殷也有超级高手,是为攫绎和望奇,应该也去了,你若不赶紧回去,你的那些女人兄弟,恐怕命不保。”

    这一说,白千道真急了,一个踏步就已不见。

    零一在后疾追,却她这分体力量也不过超级高手,比不上白千道的轻功,这就被远远落在后方。

    闾京城外,白无悔已是彻底倒戈,为希花城所命,率领一支军队,在城下叫嚣不停。

    梁月夕至城上,痛心望着白无悔,说道:“无悔,白家上下都为大殷敌贼所杀,为什么你没有报仇之心,还要卖朝求荣?”

    白无悔无情地望着她,说道:“梁月夕,你甘愿为那白千道卖命,竟是卑躬屈膝的样子,这也是我不能理解。白如亮因此疯了,不知所踪,你也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反而成为那白千道的奴婢,又有何颜面说我?”

    “你……你都不愿唤我一声娘?”

    白无悔大笑,说道:“我等为各家异子,本就是个笑话,你们坚信不疑,只有我们心知肚明,你们所生之子或许早已亡去。念你对我还不错,只要投降大殷,我会请求饶你一命,做我的妻子如何?”

    梁月夕听的瞠目结舌,伤意和辱意涌上心头,悲愤地道:“你怎么会说出此语,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也是可笑,我与你本就没一点血缘关系,而且我很喜欢你的美色,要不是有这母子关系桎梏,早已要了你。”

    梁月夕是真把他当做亲儿,哪想此子还存这龌龊想法,一时怒的急火攻心,喷出一口血,手撑墙头才站稳。

    白无悔望着,说道:“怎么会吐血了,真让人心疼,我的美人,快快投降,入我怀抱吧!”

    陡然,吕忆双冷厉声音传下:“白无悔,我等异子是不属于这,但如此长时间,至少还有情理存在,不会做出漠视人伦之事,你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啊!”

    白无悔冷笑,说道:“白千道又如何,还不是要了他名份上的娘,他是不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完全不同,郑玉环也不是这里的人,她是为神落凡间,与我夫君早已在外面相识,才会在这里相亲,相爱。”

    白无悔呆了呆,震惊地道:“那女人竟然是神……”

    又眼珠一转,说道:“吕忆双,匹坦统帅对你念念不忘,可说是为了你才杀入大周,你也快些归顺大殷,承欢匹坦统帅胯下,以后还能封个皇妃……”

    “闭嘴。”

    “可恶之极。”

    “该杀,必须杀了……”

    ……

    曲杰等听的怒气上涌,纷纷暴叱,杀意猛烈。

    白无悔大笑,说道:“想杀我,就来吧!”

    眼见城墙上依然是怒骂不休,但没人下来,白无悔冷笑道:“一个个光逞口舌之能,有本事率军杀出来啊!”

    雷亚实在耐不过,就暴怒着欲跳下城墙,吕忆双及时阻止:“不要下去,以免中了诡计……”

    雷亚满脸怒容,说道:“他出言忤逆,太过嚣张,不杀了,实在不甘心,窝火啊!”

    陈彩珊也怒道:“是,羞辱你,就等若羞辱我们,我与雷亚一起下去……”

    “不可……”吕忆双望向远方,冷静地道:“对方阵营有超级高手在,下去后,便难以回来。就让他先得意,以后有机会让他生不如死,我想千道也快回来了。”

    闾京内,某处,李厉害密谋已久,与几个将领欲叛乱,却为天机处预先探知,俱是围了起来。

    李成哲亲临,冷酷看着李厉害,说道:“李厉害,你真是贼心不死啊!”

    李厉害心中恐慌,又甚是疑惑,说道:“怎么可能,我与他们之谋事,彼此异常小心,为什么你们连我们秘密聚会之地也能探出来?”

    随即,他就看见李秋爽从李成哲背后走出来,恍然明白一切,厉吼:“你竟然敢背叛我?”

    李秋爽目色不明,说道:“爹,我一直对您忠心,从未有背叛之意,不想对您出手,可是您……为了保命,秘密传信给那匹坦,要把我送给他,这就太让我伤心了。”

    李厉害稍滞,才道:“这本就是权宜之计,如今闾京必然会被破,我等都难逃一死,我也只是表面如此,待能活命,便会带你逃亡它处,岂会真的送你给那匹坦糟蹋。”

    李秋爽摇头,目中流露些许悲色,说道:“记得杀那一晃昊帝吗?我听您之言,诱惑与他,差点被他真的羞辱,还好您及时来了……还有鼓山大战,覆灭久剜宗等,我俱是听您命令,九死一生之境,为您创下那番基业,您又是怎么对我的?每次都要我在前头,还对我生疑,秘密调查与我,几次三番试探我,这还是父女,还是我愿意跟随的爹吗?”

    李厉害沉声道:“你去了青州后,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有事在心,又不告诉我,我怎么会不生疑。”

    “我现在告诉您,在青州我已为白千道挟制,需要解毒丹才能活命,但我还是未有背叛您之心,经常想着一死了之……可是您所作所为太让我寒心。而让我背弃您之初,是我遥远的记忆复苏,娘被羞辱致死,您不仅未挺身保护她,还若无其事,继续认贼为师,您怎么会忍得下心?”

    “我……我那时力弱,又有什么办法,最后还不是为她报仇了啊!”

    “虚伪,我对您太了解,您必须要靠那老贼成就更强力量,才漠视一切,舍弃了深爱您的娘。而您力量变强后,又必须除去那老贼,以免他成为您的绊脚石……”

    “错,错,你是我女儿,对我误解太深,不该,我不允许……”李厉害被说出心里的遥远深层秘密,疯狂怒吼。

    “我还是您的女儿吗?”李秋爽悲戚一笑,说道:“以前,我以为您把我当做女儿,其实一直以来我对您的真正面目早已看透,若能舍弃,您会毫不犹豫舍弃,就如对娘那么残忍……”

    “胡说,胡说……你敢背叛我,就必须死……”李厉害一剑刺来,刺入李秋爽的胸膛。

    鲜血激喷,李秋爽低头看着剑,再抬起头,目中已是浓浓失望和伤意,说道:“您刺出这一剑,代表我与您从此恩断义绝!”

    飞镰从她的袖中旋转而出,只能看见一丝残影,掠过李厉害的脖颈。

    李厉害惊恐睁大眼,捂着自己的脖子,血水从指缝里汩汩流下。

    李秋爽悲戚地道:“他曾说过,我必然会弑父,这是命运,不可改变。我也从未曾对您说过,我之力量远远超过您,只是尊重您,才没让您知晓!”

    李厉害倒地,脖颈裂开一道缝,头颅悬挂,血色中,他的面容满满是毒戾之意,至死还在怨毒女儿。

    李秋爽也倒地,仰望天空,目中空洞,泪水缓缓流下。

    李成哲至她面前,淡然看着她,挥了挥手,明探们一拥而上,肆杀几个叛乱将领。

    李成哲弯腰,抱起李秋爽,向外走去。

    白无悔每日里在城下,骂语越来越重,龌龊,下流。

    城上也是骂声一片,虽不龌龊,下流,但反击愈来愈激烈。

    这期间,还夹杂着攻城战,只是防守力量也强悍,不仅每日保持数万战士,几十个绝顶高手分布在四方,便是超级高手也很难做到短时攻上来。

    超级高手杀人凶狠,但也怕弓箭射击,如蝗飞箭,没谁能一直抗得住的。

    这日,没有攻城战,白无悔再次来至城墙下,骂声不绝。

    后方,匹坦与希花城在一起,笑望那处。

    希花城笑道:“大王,那白无悔持久去骂,哪日就能激的对方忍不住火气,下来杀他,或许因此开了城门,那就是破城之时。”

    匹坦点头,笑道:“他做一条疯狗挺合适,骂语恶毒,无所顾忌,甚好。”

    希花城面色稍不自然,转眼即逝,心中在想,或许我在你心里也是一条狗,这没什么,待哪日我凌驾你之上,让你永远做我的狗。

    他又转望向一处,心知那里有两个超级高手,被供的高高地。

    心想自己也快迈入帝武境,倒是能与其中一个斗一斗,在这里个人武力还是比不上群体武力,关键是掌重权。

    如今,翎皇突然不知所踪,匹坦权倾朝野,我需再隐忍,以后说不定能做个皇帝当当,快活个几千年。

    他在想着宏图霸业的美事,那方白无悔口出下流之言:“梁月夕,赶紧下来吧!让我好好宠幸你,或许你还能给我生下一子半女,这也是白家的荣耀啊……”

    “孽子……”

    梁月夕被气疯了,竟是不管不顾飞下城楼,向着白无悔一掌击去,她心里还在想着要击杀这孽子。

    突然间,白无悔身后几个护卫,全力抢前,各施武力,从几方攻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