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最后一个风水师

正文 最后一个风水师第48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心中苦笑,原来原来,我不过是替代品。www.83kxs.com

    难道这就是我放不下的爱情吗?在云南边境,在湘西深山里面出现的小巫。难道都因为我和那个人很像。我整个人一蒙,难道是因为我和孟少锟有点相似。

    天啊,我有点头晕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这负责轮回的鬼差们也太不厚道了,怎么能让人看起来很相似,而且不沾亲不带故。

    该死的鬼差,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找他们算账。

    安倍惠子道:“这件事情,我小时候听家族讲过。但是孟少锟所爱之人并非是谢灵玉。据我所知,而是一个叫做叶白梦的女子。孟小鱼的孟家集团,便是孟少锟的后代。”

    我转念一想,谢灵玉在江城开的花店取名白梦,莫非也是这个原因。我依稀听过孟小鱼孟家的财团名字,取名白梦财团。莫非也是这个原因。

    我道:“若谢灵玉知道这一点,可比苦苦去地府之中寻找这个叫做孟少锟的人 ?'…'”

    安倍惠子道:“情知所起,有何原因可循。据我所知,今日的你,何尝不对谢灵玉牵肠挂肚。虽然她只是灵狐所留在人世的魂魄。”

    古秀连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谢灵玉追寻孟少锟。孟少锟爱着另外的人。而可怜的萧大师,却爱着谢灵玉。想来,人世间的情爱纠结,让人看不懂摸不着。”

    古秀连是道士,从未体会过爱恨情仇。但正好从局外人看红尘之事,正是点明爱恨情仇。不过两字而已,便是纠结二字,纠结得让人痛不欲生。

    郭芙蓉却是冷笑:“你这道士何尝知道儿女之情,便是一刻欢愉远胜过长生不老。我若不是亮亮深仇未报,便入黄泉与他为伴。”

    古秀连自幼生长于山野之中,所接触无非是草木鸟兽,对于郭芙蓉所说不屑一顾:“若得长生之法,何必眷恋人世俗情。”

    而郭芙蓉似乎下定决心,等报了周亮亮被杀之仇,便了结自己的生命。

    花长生在江城的时候,和入殓师钟离有过一段交往,道:“只可惜世间的情愫这东西。诵读再多佛经也驱散不掉。”

    我听着明白,谢灵玉追寻之人孟少锟,所爱是一个叫做叶白梦的人;而我所爱的谢灵玉,她所爱之人是一个叫做孟少锟的人。

    而于郭芙蓉和周亮亮二人,虽然相爱。却不能相爱存活于人间,只求死后团聚。花长生虽可以与相爱之人在一起,奈何那人已嫁人妻,回首之时,只不过是增添几分叹息而已。

    世间之事往往不如人愿,冥冥之中似乎早已注定。想到这里,我道:“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我也算了却心中的旧事。”却将那三年之约丢弃一边,心中嘲笑自己。

    安倍惠子却道:“萧棋。你何必神伤?想那谢灵玉何等聪明之人。眷恋在你身旁,怕你受到伤害。于她而言,她是爱过孟少锟。但她现在爱着的一定是你。孟少锟与她有恩,她去寻他只不过是报恩而已。我是女人,我懂女人的心。”

    我猛地惊醒,记得谢灵玉说话谨慎,原来是害怕我伤害,她曾说过,不去找那个人,如何可以更好地爱我。原来有这样的原因在里面。

    想来三年之约必定算数,想到这里,我精神为之振奋,笼罩在心头的烦躁之情为之一散,露出了笑容,回首看了一眼谢小玉,仿佛佳人在身边,如同仙人一般,而我面对如此玉人,竟然觉得自惭形秽。

    东陵子道:“解开这个心结也算好事。言归正传,安被困,你来这里是干什么?你们家族已经输了。”安倍氏族除了和鬼派有渊源外,和孟少锟必定也发生过另外的故事。方才牵扯孟少锟一人,才因此让我了结谢灵玉,解开心中的结。而东陵子祖师爷的本意,是想知道安被困为什么来这里。

    安倍困道:“世上没有不败的人。再说过去一百年。我们没必要生活在失败之中。若不能站起来,白长出一双人腿。”

    东陵子赞道:“你们家族的确比一般家族要优秀,在困顿之中崛起。有你么的一套。可长生之药于你们并无帮助,你们得到有合作为?”

    安倍困鞠躬道:“谢谢您的夸奖。”

    东陵子很少夸奖人,他夸奖了安倍家族,说明这个家族的确有值得称道的地方。而东陵子的夸奖,在安倍困看来是肯定,所以他不觉得没有面子。

    安被困接着说道:“求长生之药,便是为了长生不死。别无它用。”

    古秀连道:“花果山水帘洞的著名石猴,听闻肉身之死恐惧不已,不辞万里拜在须菩提门下,寻找长生的法门。猴子都渴求不死,奈何人呼!”

    东陵子长叹一声,指着我说道:“你过去吧玉尺拿起来。让尸王从里面出来。那长生之药就在棺材里面,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东陵子虽然占据了锤爷的身体,但是打尸王只能是我。我有点不敢上前,好似一年前,我不敢打开那个红色的冰箱一样,看到黄氏从里面出来一样。

    我道:“祖师爷,你不是搞我吧。我过去打开石棺,就要被里面跳出来的尸王弄死了。”

    东陵子骂道:“你是鬼派弟子,还会还怕一只尸王吗,我太生气了。你小子完全没有一点骨气,实在是气人啊!”

    我连忙说道:“祖师爷,你别生气。要不你自己过去拿?或者让这些渴望长生的人自己过去拿?”尸王还没死,大家目前还没有内斗,但尸王一旦被打死。怕是众人厮杀,只剩最后一人,独享长生之药。

    东陵子又骂道:“我要是有肉身的话,还不跳上去,还跟你胡说。这一群王八蛋,拿药有胆子,但是对付尸王就不敢。再说,尸王已经醒了,单靠一把玉尺是镇不住的。我们不杀尸王。尸王也会杀我们。”

    我道:“行。我便上前拿开玉尺,对付尸王。”

    东陵子喊道:“花千楼。郭大笨。你准备好了没有?”不化骨和银甲尸顿时点头,吓得不敢哆嗦。

    这下郭决的下巴快掉了。这郭大笨是郭家祖先的名字,没想到就是自己一直带着的银甲尸。世界的事情似乎命中注定一样,不管怎么努力,好像就写在天上,说发生就发生。

    郭决扑通也跪在地上,给三金也就是叫做郭大笨的银甲尸磕头。他平时没少骑在银甲尸的脖子上面,原来是自己的祖先,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害怕。

    花郭二人祖先和后人全部跪在东陵子的面前。花千楼和郭大笨便是千年之前,跟着东陵子两个不肖之徒。千年之后跪在东陵子面前,盖因本能。只能说东陵子厉害了。东陵子为了恳请古青青原谅,寄身在一只黑狗身上,那么只能说古青青厉害。

    安被困也准备随时对付棺材里面出来的尸王。我迈着步子,地面上的鲜血不少。锤爷和戴豪的鲜血绵延地留在地板上,空气里面蔓延着鲜血的躁动的气息。这些鲜血肯定是对石棺里面的尸王是极大的诱惑。一旁的地养尸也有些悸动,鲜血对僵尸而言,就像金钱对贪婪的人类一样。

    古热肠也有些躁动。

    我面前的石棺很大,足足比一般的棺材要大了好几倍。我心在想,这么大的棺材里面,难道里面还睡着了不止一只尸王吗,而是一家人。我眉角开始流汗水……

    第17章 一王一后

    东陵子见我走得很慢,瞻前顾后,害怕得很。又是骂道:“萧棋。你吃了虫族五条宝虫,还有郭天劫炼出来的阴蛇,怕个蛋啊。”

    我道:“临到关键时候。我居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我两步就到了大石棺面前,将玉尺拿了下来。石棺的盖子轰然炸开,石块飞溅,红色的尸气更是冒出来。然后就是石块噼噼啪啪地落在地面。小贱躲闪很快,没有被石头砸到。原本跪在地上的僵尸和人都站了起来,四处躲开,有一块石头落在地养尸的身上,弹了一下,落在地面上,发出哐哐的声音,也停下来。

    石块落地之后,变得安静起来。整个石墓里面安静起来。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长生之药在石棺里面,但没有人过去拿。如果被尸王撕成碎片了,人都死了,还长生个蛋,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懂。古秀连道:“日本人,你不是想要长生吗?过去把不死之药拿来吧。”

    安倍困这时候也谦虚:“道长年轻有为,肯定身手不凡,何不过去试一下。”古秀连又道:“花家少爷,你过去看看石棺里面有什么吧!”花长生道:“也好,我过去看一看。”

    花重阳一把拉住:“你个呆笨的和尚。枪打出头鸟。你一上去就被尸王弄死。后面人踩着你的尸体上去,是不会念想你们的好。”

    想来最后关头,无人敢动。空气之中的红色尸气和地面上红色血迹交相呼应,颇有点地狱阎罗殿的感觉。原本就在古墓里面,想到这里,我更是觉得胆寒。但相比尸王而言,这一群人更让人害怕。正如花重阳而言,我若上前,被尸王弄死之后,说不定后面的人踩着我的尸体上前。

    古秀连道:“这样等待也不是办法!”将已经死透凉透的戴豪提起来,用尽了力气,把戴豪当成暗器丢进石棺里面。此刻,石棺里面发生什么,无人愿意过去看。戴豪的尸体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石棺里面。戴豪的身子还在滴血。

    我骂道:“你倒是聪明。白白喂养了尸王的人的鲜血。”古秀连耸肩道:“没事,我们人多。”古秀连的袖子里面已经张罗几张符咒,应该是道教道法一类的东西,专门对付僵尸的。其余七尸也作好准备。

    石棺里面传来一阵动静。忽然,里面拔地飞升,跳出了一只僵尸,正是尸王。然后跟着跳出了一只僵尸,正是尸后。

    我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没想到一王一后,嘴角沾满了鲜血,已经吃饱了饭,力气肯定不小。我深吸一口气,打出了六丁六甲符,尸王转身从嘴里吹出一口气,把六丁六甲符打掉。

    一王一后东西站立,眼珠子转动,全身笼罩在红色的尸气之中。镇守长生之药的一王一后对于来人仇恨,必定要杀得干干净净。

    我喊道:“若要长生。还是先活命,别让自己变成死人。”古秀连应道:“尸王不过如此。”手上面符咒打上去,最后嘴里面念到。花长生用的是佛门除魔金刚之力,嘴里面念着金刚经,对付尸后。

    很快,就形成了两个战场。

    我和古秀连对付尸王。swisen.com古热肠和谢小玉在一旁帮助。花郭两家专门对付尸后。郭芙蓉和不化骨银甲尸将尸后围着。

    地养尸却呆笨站在一边,看着棺材里面。安倍惠子一群人退到一边。东陵子笑道:“你们果然是隔岸观火,坐收渔利。”安倍困道:“我们不是对付僵尸的高手。”尸王战斗力很强。我打出的符根本没有杀伤力。玉尺想从尸王的肛门攻击进去,却被尸王躲过。

    众人耽误了最好的时机,又把戴豪丢进去喂饱了尸王和尸后。当真是愚笨到家。古热肠被尸王抓住,猛地用地,把脑袋给拧下来。眼珠子转动了一下,身子还在往前面跑,撞在墙上面,不断地往前走,最后原地不动。古秀连喊道:“师父!”眼珠子通红,身上的符箓打的更快,但对于尸王还是无动于衷。

    我怕谢小玉遭遇古热肠一样的命运,将她挡在身后。额头上不断地流汗水。花重阳叫道:“让我来帮你们。”花重阳吸尸气,张开嘴巴,把尸王身上的红色尸气吸进了不少。奈何尸气绵延不绝。花重阳的肚子越来越大,几乎控制不住,反而遭受了灭顶之灾。也倒在地上了。全身发生了很奇怪的变化。但毕竟让尸王身上的尸气减弱了不少。

    玉尺对他的攻击似乎有了杀伤力。

    尸王几乎逆天。这尸后也是不弱。它被花长生和不化骨给围住,加上刀枪不入的银甲尸,简直就是大乱斗。却偏偏处于上风。似乎后比王还要厉害一些。不化骨的左手几乎透明,每一招式都几乎可以劈成一头牛。但尸后打在身上,觉得跟挠痒痒一样。

    安倍惠子将一把手枪拿出来,喊道:“躲开。”蹦蹦两声,专门打的是尸后的眼珠子。这子弹比一般暗器要厉害,打在尸后眼睛里面。

    东陵子骂道:“谁家笨女人。尸后会用眼睛看东西吗?太天真了!”安倍惠子悻悻退到一边。花长生一个不小心,手臂被尸后的手指甲划破,露出了鲜血。加上吸入少量的尸气,瞬间嘴唇发黑倒在地上,全身很快就僵硬,看样子,似乎要死掉变成僵尸。

    花长生喊道:“薛幼娘,朝我眉心打一枪。我不想成为僵尸。”花长生还把安倍惠子当成了薛幼娘,在法门寺也算是相识,乘着意识清醒的时候,希望安倍惠子可以帮他。

    安倍惠子叹道:“若真是打在你眉心上,那你岂不是再无救活的可能了。”花长生道:“我不想成为僵尸。”安倍惠子叹道:“也罢。”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几人,除了安倍困这自己之外。另外几人在吸入红色尸气之后,倒在地上抽搐,只怕很快就要化成血水。

    花重阳倒在地上,肚子里面的红色尸气跑得很快,已经压不住。他一生之中吸食了不少尸气,品类复杂,都跟着尸王的红色尸气开始胡乱跑动,眼看花家的独苗花长生眼看就要被尸变,哀求安倍惠子开枪打死他。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对于“七尸面世,长生不死”这八字的追求,不由地苦笑。想到这里,喊道:“不要。”

    花长生指甲疯长已经缠绕在一起,身上也几乎结成一层薄薄的霜:“幼娘。动手吧……”

    安倍惠子喊道:“萧棋。我怎么办?”我也被尸王逼到最后,若不是不惧怕红色尸气,不然我就要死掉。听了安倍惠子的叫喊,我也是无力回天,腾不出手来。想来艰难苦恨不管好人还是坏人,和尚居然也有死在这里。

    我道:“你看着办吧。”安倍惠子跺脚道:“让你拿主意,现在又让我看着办!”但转瞬也明白我的意思,应该是放弃花长生。

    安倍惠子咬咬牙,将枪举起来,对准了花长生的脖子,从这里打进去,断了气息,防止死后也变成僵尸。

    安倍惠子叹道:“方才勾心斗角,哪里想到,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东陵子上前,伸手将安倍惠子的手枪压下来:“这个肉身实在不好用。要是老夫正世……还能让这尸王尸后嚣张……”走过去,将花长生的嘴巴搬开,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放在花长生的嘴巴里面,脱到一边:“还能撑十分钟。十分钟就要变成僵尸,那个时候只能杀死了。”

    东陵子看着还在原地踏步走路的古热肠,伸手准备将它扶正,浮现刚才把花和尚拉到一旁的时候。肉身锤爷的左手已经被红色尸气腐烂,少了三根指头。

    东陵子扶正古热肠,拍拍他的胸膛道:“你有些本事。算起来也是个厉害的道士,可以把自己变成僵尸。也算空前绝后,但是脑袋没有了,就坐下来休息吧。”古热肠当真坐下来,一动不动。

    东陵子喊道:“要是我活着。早就收拾这一王一后了。萧棋,你争点气可以吗?”

    我不是不争气,是实力差距太大。我手上的玉尺只有挡住尸王的一双毫无规律但是动作巨快的双手。

    双手上面的指甲比锋利的匕首还要快。

    我想,我虽然不害怕红色尸气。但是抵抗尸王,必定会力竭而死。我是人,体力是不能跟尸王相比的。尸王毫无章法的打法,全部是进攻。我根本找不到空隙,把玉尺插进他的肛门之中。

    东陵子气得直跺脚:“一代不如一代。”

    我拼着力气打出几道无形符咒。见古秀连危险,把古秀连给救下来,手上面也被红色尸气给伤了一道。古秀连道:“多谢。打了这么一会,萧大师,你看出尸王的破绽没有?”

    我摇摇头:“没有。这怪物根本没有破绽。”古秀连半张鬼脸忽然一笑:“我已经发现尸王的破绽了。”我急忙问道:“是什么破绽?”

    古秀连道:“整个过程。尸王从来没有打开过嘴巴。”

    第18章 苦战

    古秀连原本是极为聪明的人,他设计害过我,几乎成功,他的观察力也是惊人。我认真看了过去,发现尸王果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张开嘴巴,这是不对的。僵尸王若要吸血肯定是有牙齿。而且会经常把嘴巴张开,有时候还能看到黑色的舌头。尸王嘴巴紧紧闭着,只能说明在他嘴巴里面咬着东西,不能张开嘴巴。

    我和古秀连两人对望数眼,双双跳到后面,喊道:“这长生不死之药就在尸王嘴巴里面。”这几乎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内容。安倍困和安倍惠子原本躲在一边,听了我二人的叫喊声,都看过来。安倍困道:“果然。原来藏在尸王的嘴巴。”

    安倍惠子手枪咚咚打过来。安倍困也是上前,他是安倍家主,是阴阳师,捉妖捕鬼上面是能手,在日本对付过僵尸,祖上安倍晴明对付过一只金甲尸,那是日本历史上面唯一一次出现的金甲尸,就连神州大地也没有见过金甲尸。金甲尸和尸王可以想抵抗。当今日的安倍困绝非当年安倍晴明。只是对于不死之药的渴求,竟然挺身犯险。从腰间解下了一根红色的绳子,似乎也是一件法宝。看安倍困的打算,怕是要用红绳子把尸王给封住,然后把嘴巴给撬开,拿出不死之药。

    古秀连和我两人颇有默契:“谢谢你。”古秀连走到师父身边,咚咚地磕头,又对着锤爷的身体和东陵子的尸体磕头。

    古秀连不像我的身体,红色尸气对他伤害很大,虽然他有道教罡气护身,我几次在危急关头,伸手挡住尸气,避免他尸气的伤害。

    我道:“我不是帮你。你师父古热肠原本是有侠义心肠的道士。我实在不想他的衣钵在你这里终结。”古秀连性子刚强,是不屑于我救他的:“萧大师,你不要假仁假义。我师父所受的困苦,和你鬼派有极大的关联。叶文心和林右他们,对他的折磨绝非言语可以形容。”

    我满怀歉意道:“或许他们也不想这样吧。对不起。”东陵子道:“叶文心不是鬼派中人。”

    古秀连师父脑袋掉到地上,将脑袋捡起来,放了几次在脖子上面,都要滚下来,只得长叹一声,把脑袋放在古热肠自己双腿上。

    我心想,若叶文心和林右在那场浩劫之中没有折磨古热肠,古热肠的性子没有大变的话,他的两个徒弟姬如月和古秀连或许成为正派有侠义的人,就和古热肠年轻时候一样。但假设根本是没有用。后来姬如月没少折磨叶文心。这种怨报,其实不该有。

    东陵子道:“当年古热肠被拷打,其实是林右意外地从叶文心口里面,知道了长生之药。而古热肠和长生之药有关系。林右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不死之药。给一位退居二线的老首长饮用。”

    古秀连骂道:“不死之药。不死之药。我恨死这个东西。”

    直到今日古秀连才明白当年古热肠竟然是为了这个一句话而死。

    我从林大卫的前途来看,他必定是大好前途,他爷爷林右为了自己前途,给老首长寻找不死之药,合情合理。林右能够得知长生之药,肯定是从叶文心口中得知。而叶文心知道这一切,多多少少和师公叶孤衣以及外公龙游水又有莫大的关联。

    而我在之前根本不知道关于长生的秘密,怕就是外公龙游水不愿意我因此而受牵连,知道得越少就不会躁动。

    古热肠受到折磨,鬼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古热肠一边,古秀连和姬如月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古秀连要毁掉玉尺,我都觉得情有可原。

    如今,古秀连面容已毁。师父死去,师兄死掉。他当真是世间孤苦无依的人。我呢,还有一些朋友,家里面还有父母。当初一点变动,如同蝴蝶的翅膀轻轻扇动,改变了古秀连一生的命运。

    我深吸一口气道:“古秀连。对不起。如果你觉得孤独。我以后请你喝酒。”

    古秀连神色凄惨,默默不语。将自己外套脱下来。默默地把古热肠的身体盖住,从眼眶里面流出清澈的泪水。古秀连忽然看过来,指着花长生道:“你还不救他。怕是他要变成僵尸了。”

    花长生的两颗虎牙似乎长出了不少,已经嵌进去石块里面。我上前一巴掌拍在花长生的脑门上,在他额头上面画了一个镇尸符,暂且镇住他发作。

    东陵子道:“他是尸后弄成这样的。需用尸后牙齿磨成粉给他喝下去。”我点头,和古秀连说话花去了几分钟。安倍困想尽了办法就是要把尸王给困住,然后撬开嘴巴。

    他手中的绳子看起来是一件法宝。安倍困身上的皮肤发黑,布满了尸斑。这黑色的样子,比梦流川还要厉害。看来走的和花重阳一路子,都是吸食死人气息来练功的。

    安倍惠子取出一瓶僵尸油涂在身上,才敢上前。红色绳子将尸王绑住。安倍困祭出鬼身,将尸王紧紧地扣住了。于此同时。银甲尸、不化骨并上花重阳和香尸郭芙蓉已经将尸后给压制住。

    但银甲尸的一只手臂也被撕下来,不化骨也受了很厉害的折磨。这一场决斗,可以说杀得昏天暗地。我将玉尺提起来,捡起了一块石头,过去要把尸后的僵尸牙敲下来,把花长生给救回来。

    尸后不断地挣扎,奈何被力气消耗,被四肢僵尸给制住。我喊道:“对不住你了。”石头砸下去,石头反而碎了,僵尸牙没动。

    尸后眼珠子死死地转动,似乎在看着我。我心中一阵发麻。但现在是不能心软的时候。古秀连丢过来一把匕首。我猛地用地,将其中一颗獠牙给扣下来。我体内有了五虫,一年时间走南闯北,力量已比常人胜过数倍。尸后的一颗僵尸牙给敲掉,我就要敲另外一颗。尸后声音恐怖,发出奇怪的求救声音。

    尸王被安倍困绑住,听到了尸后的呐喊声。似乎多了一股强大的力气,强忍着红绳子对自己的伤害,从安倍困身上挣脱出来。

    速度极快冲到我面前。我躲闪不过,被撞飞,落在墙面上,吐出一口鲜血,几乎晕厥过去。银甲尸千年之久,已经断了一只手,被尸王一拳打透了胸口,抓住了一颗发黑的心脏。银甲尸脸上表情恐怖。和他相处很久的郭决,见银甲尸被尸王一招致命。极为痛心。尸王猛地用地,捏碎了银甲尸郭大笨的黑色心脏。银甲尸继古热肠之后,倒在地上。

    安倍困双手指头交错,口中念着口诀,应该是催动红色的绳子。但尸王为了救尸后,完全不顾自己命运,腰间已经冒出一股青烟,在红色的尸气纠缠之中,显得十分迷幻无比。

    不化骨大喊数声,也不敌尸王。也跟着倒在地上面。香尸郭芙蓉和花重阳有人的意识,所以躲过尸王发狂的攻击。退后一边,不敢再靠前,举手投足之间就灭掉不化骨和银甲尸的尸王,加上腰间冒着的青烟,如同地狱的修罗一样。

    尸后复得自由,对我恨得牙痒痒。我把玉尺拿在手上,靠在墙面上,尸后转瞬就来。我连忙结出了一个大手印,挡住尸后的攻击。但还是没有,只靠着玉尺发出的蓝光。东陵子连连摇头,依旧恨铁不成钢。却无奈帮不上忙。

    咚咚。谢小玉原本被我拉到一边,没有参与进来。发狠起来,将尸后撞倒在地。玉尸谢小玉在古墓里面没有月光,本来就不占优势。尸后丢了一颗牙齿,加上之前的打斗,也实力弱了不少。尸后却胜在力气更大,尸气更凶猛,剩下最后一个牙齿也是凶猛,要是要在谢小玉身上,谢小玉怕是要消亡。

    我来不及多想,追上去,上前将几个厉害的镇尸符打在尸后身上,玉尺光芒万丈,忽然第一次感应到我心中急切救人的念想。

    尸后被玉尺光芒和灵符重创,重新大喊。尸王爱妻也是心切,猛地伸手将腰间的红绳子抓住,暴喝一声,红绳断裂。安倍困也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上的尸气快速蔓延反噬肉身,原本一双黑瞳的眼睛瞬间全黑。

    安倍困倒在地上,全身发出一股腐烂气味,化成一滩血水。安倍惠子冲上前喊道:“家主。”但一切已经晚了。用尸气修炼,死于尸气之下。再无话可讲。

    尸王挣断红绳子,修罗一般跳上来,落在我身边,手上利刀一样的指甲转瞬就割来。谢小玉原本面对尸后,动作转动很快,一把将我撞开。谢小玉的动作很野蛮,但里面却包含深情。尸王指甲划在谢小玉伸手,很快她身上的衣服割破,绝美的容貌上面露出一丝淡淡的痛楚,似乎怕我察觉,又很快掩饰住,露出一股无邪的笑容。

    我跌倒在五米之外,撞在巨大的石棺上面。石棺很高,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谢小玉忽然眼神迷离,被尸王和尸后给前后围住。

    我眼泪夺眶而去:“不要!”

    第19章 不见之缘

    古墓里面光线黑暗,红色尸气缠绕。我的眼泪还是流下来。谢小玉被尸王指甲划破了身子,眼神迷离,忽然伸手一手抓走了尸王,一手抓住了尸后。嘴角微微地笑起来,只是表情呆滞,看不出是否痛苦。

    她的眼神忽而迷离,忽而清澈地看着我。我看着她,那一刻我似乎感受她身体里面鲜活的灵魂。刹那间,好似漫长,看到了很多事情。我对谢灵玉的魂魄和对谢小玉是两种不同的情感。谢灵玉古灵精怪。谢小玉有时候可爱,需要人照顾。我把谢小玉当表妹,有时候当成不懂事的女儿。

    东陵子喝道:“现在不下手,还等什么时候。集成最后一卷《天极》里面的内容还记得不,用绝招。”郭芙蓉、郭决、花重阳已经是屏住呼吸。

    古秀连叹道:“只是这仙女下凡一样的谢姑娘,怕也要玉石俱焚了。”我犹豫不决,但现在是最好的办法,如果尸王和尸后挣脱,就再也没有好几回。一瞬间,好比一生漫长。

    东陵子喊道:“你爱的那个灵魂,可以重塑身体的。不用留恋的。”谢小玉毕竟与我相处一年,似乎隐隐的小女儿的情愫。我把嘴巴咬出了鲜血。一口血吐在双手,也吐在了玉尺上面。尸王和尸后一手被抓走,空出来的手在玉尸的身上杀戮。

    我暴喝数声,《天极》最后一卷里面有一个逆天的四象封印,以星辰力量,比一般的四象封印要强百倍不止。我来不及再犹豫,玉尺上前,接触两个大手印,推出两个四象封印,一个打在尸王,一个打在尸后身上。玉尺直击攻击在尸王的菊花上,然后将尸后另外的一颗僵尸牙给拔掉。我大汗淋淋,倒在地上,干呕出鲜血。尸王和尸后受了我鲜血结成的封印,东陵子张开嘴巴,喃喃地念着奇怪的口诀,外人听来,只觉得异常刺耳。我跟着东陵子一起念起来。

    玉尸随着尸王和尸后一起倒在地上,满屋的尸气也化成了一片虚空。花重阳得了尸后的牙齿,碾碎喂给了花长生,花长生慢慢恢复了知觉。

    地养尸戴忠终于挪动了身子,冲上前要去打开尸王的嘴巴。郭决和花重阳也都等着这一刻。两人齐齐冲过去。地养尸怒瞪一眼。

    郭决笑道:“小小地养尸何足挂齿,我能收拾银甲尸,害怕收拾不了你吗?”

    花重阳拔出一把短刀,悄然靠过来。郭芙蓉喊道:“郭决,小心。”郭决回头之时,一把短刀已经斜向上捅进了郭决的身体。

    花重阳笑道:“你对付得了银甲尸,对付得了地养尸。但你的身体还是会死,会痛的。”花长生喊道:“不要,太爷爷,杀人徒增罪孽。”

    郭决脸上抽搐,嘴角流出鲜血,花重阳这一刀斜刺上去,是人身上的致命部位。

    郭决生死之际,一把握住花重阳的手,冷笑道:“你可知道。我郭决……精通……金木……”话还没说完,怕要说的是我郭决精通金木二属性的虫术。一双冰冷的手死死地握住了花重阳的手。花重阳干瘪的脸上似乎露出了少有的恐惧。顺着匕首很快爬上了密密麻麻的虫子,金光闪闪的一下子就暴涨,转瞬之间就上了花重阳的身上,起初只有三四只,一下子上百只之多。花重阳原本可以对付这些虫子,但是今日和尸后打斗之中消耗体内过多,吸入体内的尸气也开始乱串难以压制。

    虫子一上身,瞬间就占据了花重阳的身体。

    花长生恳求郭芙蓉:“你们郭家的虫子,你能收回去吗?”郭芙蓉摇头道:“郭决老爷临死之前下了死命令,我虫术不行。但我知道萧大师精通五行虫术或许可以驱虫。”

    我道:“不是我不帮忙。我体力消耗过度,已经驱动不了虫子。”话声一落,我哇地吐了两口鲜血,脸色苍白。

    花长生冲上前,但已经拨不开了。花重阳被虫子咬得,最后只剩下了白骨。郭决算是好心,没有让虫子把白骨咬掉。至少还留有念想。这两人联手对付龙游水,没想到结果相互残杀,落到如此地步,令人唏嘘不已。

    地养尸不太明白冲过来要对付自己的两人,怎么一下子倒在地上面。地养尸戴忠的战斗力也不差,现在一个个死得死,伤得伤,最后他反而占据了优势。人算天算不如僵尸算计了。

    地养尸走到尸王面前。尸王忽然动弹了一下,身子往前倾,张开嘴巴,里面一颗黑珍珠一样的药丸,落在地面上,滚动着。正好停在了黑不溜秋吓得够呛的小贱面前。小贱嘴巴张开,舌头垂下来。

    小贱身上祖师爷住过,有时候祖师爷睡觉,小贱自己就会作主。所以小贱有时候看起来神经病一样,其实是因为体内住着一人一狗,这落谁头上,谁也要疯掉。

    古秀连站起来道:“小狗。我给你找五条美丽大花狗。你千万别吃了。”安倍惠子已经悄悄地摸手枪:“小狗。我给你盖一间大房子,你天天舒舒服服地睡觉。”郭芙蓉也说道:“小狗。这药丸要了不少人的性命。你是一条狗,应该好好保重自己的狗命。要不,我给你一百万。”

    对于一条狗而言,大房子和金钱其实不如两条鸡腿的诱惑力大。

    小贱汪汪地叫了几声,低头闻了两下,好似觉得气味不太好闻的感觉。但小贱进来这么久,觉得肚子的确是饿了,张开嘴巴就把黑色药丸给吃了。古秀连追上来:“给我吐出来,不然我把你炖了。”

    东陵子拍拍巴掌喊道:“好玩好玩。千年来,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得到这不死之药。倒便宜这只狗了。这药丸入口就化,你吃了它的肉也没有用。只能说冥冥之间自有天意。”古秀连、安倍惠子和郭芙蓉都是聪明之人,只是一时之间迷乱心智,见不死之药被狗吃掉,把狗杀了也没有用,只有作罢。

    花长生说道:“古道士。道教有修炼法门,你可以修炼成仙,或许可以长生不老。薛幼娘……不惠子小姐。我听说日本有个传说。从青竹之内出来一个绝世美女辉夜姬,天皇为追求她,被她拒绝。辉夜姬送给天皇不死之药。但天皇却道;不见之缘,悲泪满衣襟,长生之药有何益。把不死之药丢弃,形成东京的富士山。”

    安倍惠子沉吟片刻道:“富士山的确有长生不死的意思。这个故事在日本也流传很广。”

    花长生又道:“长生不死并不是什么好事。亲人死去,爱人不在又要什么意义。更何况现在医药发展,到以后想活一百岁一千岁都可以。怕那时人还要寻找短命的药了。你说我对不对,古道士。”

    古秀连是心智聪慧之人,花长生简单话语道理浅显,于是点头道:“然也。”东陵子拍手道:“你当真是个妙和尚。只是可惜了还俗娶妻生子。”花长生道:“在家出家都可以修行。《维摩诘经》里面便讲,俗世生活也能修炼成佛。何不计较有无头发,何必计较在家出家。”

    东陵子赞道:“不成料想,经此一番变化,戒色和尚居然顿悟。”

    花长生道,一日看遍爱恨情仇,生死纠缠,如何不惊心如何不顿悟。让我为众人诵一遍往生咒吧。

    小贱吃完黑色药丸,兴许是药力发作,在古墓里面不断地跑动。花长生诵往生咒。小贱何曾能够听得懂。

    东陵子脱离锤爷的身子,一句话也没有留下,离开了古墓。古青青已经早一步离开。或许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个伤心的地方。

    在古墓里面休息了一会。活着人的把死去的人的尸骨全部搬出古墓之外。地养尸从古墓出来,冲向了大太阳,最后全身冒黑烟。指着北方,倒在地上。我想,是让我把他尸骨送回家乡吧。

    郭决和花重阳被埋在古墓口中。不化骨花千楼,银甲尸郭大笨也埋在古墓之中。锤爷也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毒地。戴豪也被葬下来。

    不管生前如何显赫,死后便是一块墓地。

    他们都追求长生,就让他们沉睡在这仙人之岛。古秀连把古热肠火化,把骨灰带回三清山。安倍困化成血水,安倍惠子将另外五个手下尸体火化,把骨灰带回日本。

    直忙活了一天,到了天黑,才准备妥当。郭芙蓉叫道:“古秀连,今日我便要杀你。为亮亮报仇。”古秀连冷笑一声:“难道我还怕你不成!”两人斗了几个小时,不分胜负。

    我将谢小玉洗干净,将她头发洗干净,把泥土和石屑弄下来,只可惜没有梳子。我用五根手指当梳子,将她头发梳理漂漂亮亮,垂在肩头上。长发及腰的少女,竟如此美丽。

    我砍下木材和藤条做成木筏。正逢春夏之际,海上也有鲜花,我把鲜花放在谢小玉四周。

    将她推入茫茫大海之中。

    彼时,明月经天,月光落下来,她的脸洁白,如同玉那般。

    第20章 仙踪难寻

    我带着一狗回到了岸上。小贱懵懵懂懂,似乎还有一些关于小猫的记忆。它身上的东陵子已经离开。属于小贱自己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我带着玉尺和罗盘回到了江城,再过两天就是五一劳动节,约莫一年时间。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江城的空气越来越差,到处都有雾霾。地铁和快速公交车道一直在修,到处都有拆拆盖房子的工程。而汉楚大道也划入拆迁的范围。军哥的汽修所装修了三分之一再也不用装修下去。白梦花店也在开了一年的时间面临着被拆迁的命运。

    社会发展轰鸣的步骤在往前面开动,小人物的情愫总是会被牺牲的。军哥说既然拆迁,就带着宗宝几人回他们县城开一家大一点的修理厂,反正县里面开车的人很多。送别的前一天晚上,我请军哥喝酒,祝贺他生意兴隆,早日结婚,然后生几个胖娃娃。军哥笑道,我要是有儿子,让他拜你为师。

    我点头答应军哥。依旧是枝江酒,依旧是四块钱一包的白沙烟,抽起来烟雾缭绕,梦想之中的苦闷,现实的漫长都会慢慢习惯的。军哥笑容背后藏不住落寞。军哥说,感情深一口闷,愿我们以后再见面。我闷了白酒,滴答滴答的眼泪席卷地落下来。

    茫茫人海,为何人会流泪啊?

    陌生人,请你停住脚步,把你故事告诉我,和我交换,我也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不能再经营花店,我再一次失业了。也许是和社会脱节太久了,找工作总觉得不太适应。但易淼告诉我,不是你不适应,是你不习惯和人打交道,因为僵尸虽然杀伤力强,但其实是呆笨的物种,有方法对付,但是人却不一样,人要复杂许多。

    易淼养好枪伤之后,就开始隐居生活,好像是回到武当山修行去了,只是练小腰跟着他,估计修行是有点难度。他最后在武当山开了一家旅店,练小腰好像当了老板娘。

    建国叔和cici之间磕磕绊绊,建国叔赶走了cici身上的双面鬼,两人的感情似乎加深。只是世俗的眼光很奇怪。但建国叔怀抱之下,cici过得很幸福。高墨和建国叔之间约定好的。建国叔现在结束单身生活。高墨也要把自己嫁出去。

    过了一段时间,高墨真的找了一个小男友,完全是照着沈易虎的样子找的,只是稍显青涩一点,未经岁月的磨练,不懂人生而已。建国叔拍拍小男友的肩膀:“你要是对我徒弟不好。我会让一个专门对付……”高墨不高兴地喊道,闭嘴。建国叔其实是想说,让一个专门收拾僵尸的人把你收拾了的。但这句话没说完。毕竟说起抓僵尸的人,听起来像是拍电影的感觉。

    高墨谈恋爱,他的男神沈易虎也似乎松了一口气。沈易虎最近狗屎运,孟小鱼居然怀孕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当爸爸。我跟他说,三十多岁的人当了爸爸再也不能那么拼。

    沈易虎原本拼命三郎,现在变得惜命起来。在抓捕了犯罪分子过程之中,两颗子弹打在胸膛,差点死掉,昏迷一天一夜醒过来。孟小鱼强势要求沈易虎辞职,辗转一段时间,说江城雾霾空气质量有问题。带沈易虎离开江城去美国西雅图,开始超级奶爸的生活。

    钟离结婚之后,很快就怀孕,带薪休假,我从高墨的口中听了她的消息,她最近计划盘下店面,准备开一家奶茶店请两个人。不再去当入殓师,毕竟她老公是入殓师,所以下定决心准备当半全职太太,奶茶店就当贴补家用。怕是我看错钟离的落花流水之命,她眼角的泪痣和她自己的人生幸福根本没有关系。若爱对人,命运会默默地发生改变。同笑同悲,脸上面相便发生改变的。

    从高墨的口中,我更是听到了一些陈荼荼的消息。陈荼荼原本做事认真,勤快,能力强,被领导看准,最近办了几件大案子。四月份走家里面的关系,把工作从江城调到了上海,离开了江城。高墨骂我,白白放掉了一个好女孩,你这样的人活该一辈子打光棍,遭雷劈的。我苦笑道,你不是我,你如何懂我。

    我转身离去。高墨身边酷似沈易虎的青涩小男人指着我的背影道:“他好像一条狗。”

    ……

    回到我的小镇上面。村子里的队伍,在五一广场舞比赛之中,没有进入下一轮,这让母亲很难过很沮丧,不能去香港玩了。

    我告诉她以后有机会再去香港玩。在那边我认识一只白色鹦鹉,可好玩了。母亲道,那肯定要花钱的,还是不去了,咱们这里山清水秀,跑那么远干什么呢。没过几天,风石桥打了电话过来,说母亲的生父,那个法律名义上真正的外公已经奄奄一息。母亲在我和父亲陪同下,去送了那个老人最后一面。母亲对于风家的财产没有半点兴趣,送走之后回到村子过田园生活。

    父亲最近不看芒果台的言情剧,最近迷上了香港电视剧《潜行狙击》,说这电视剧实在太好看。只是可惜女主人公最后死掉了,着实可惜,该死的坏人,可恨的结局。

    我说:“要怪就怪编剧,要是我写,我肯定不让陈法拉死掉,我让laughing死掉。让女主活在世上。不过这是电视剧,指不定导演心情好,编剧脑门一热,又人投资,再拍一部,下一集女主人公就能活过来。没有绝对的结局的。”

    父亲道:“算了,想起来可惜。我还是找本《三国》看一下。不想大结局了。”父亲过了一会,合上了三国,问道,我怎么觉得我们家小黑狗有点奇怪,我有两天看到它似乎可以飞起来。

    我哈哈笑道,怎么可能,老爸,你眼睛看花了,狗能飞起来,那还得了。父亲摇摇头,接着看三国了。时不时看了一眼蹲在院门口的小贱,眼神很奇怪。我知道小贱吃了不死之药,莫非它真的成为一条仙狗了。

    我查遍了古籍,寻找关于冥河的记录,或者是去冥河的办法,却无踪可寻,无路可去。又去燕赵大地寻找谢灵玉的踪影,只是经历百年历史,谢灵玉只是一个寻常官家女儿,世上根本不存在她的记录,更不用说修仙的灵狐的踪影。想必三年之约终是无妄,不由眼眶湿润。

    某一日惠风和畅,清风徐来。我忽然心有所感,辞别父母,带上玉尺罗盘,背上三五件衣服,一人一狗,往南而去。

    (全书完。)

    注:1。“此去经年”句,出自宋代词人柳永笔下。词牌名《雨霖铃》,这句讲的是,离别后,好景无人分享,只是虚设。

    2。谢灵玉灵狐女鬼玉尸之说。谢灵玉原本是修行千年的灵狐,但最后投入人世,为度过情劫,与正常女孩一样,当时并无任何功力和法术。惨遭横祸,故而魂魄离身,尸身下葬成为玉尸。魂魄成为女鬼,灵性极强,可以在玉尺里面睡觉。玉尸吸食月光,不以鲜血为生。

    3。东陵子花郭二家鬼派。花郭二家先祖行事偏狭。困住东陵子后。极力隐藏自己生前丑事。当莫白告知萧棋花郭祖先之事,并不知道二人伤害师父的举动。东陵子所擅长的是捕鬼镇尸,当时对于虫术和以尸气修炼只是有所研究。花郭先祖知捕鬼镇尸只能对付恶鬼,不对遏制彼此。估两人各自钻研东陵子的虫术和尸气炼身。两人害怕对方发难,估加紧钻研,后各有大成。而郭家虫术大成之后,征服当时虫术世家虫家。至郭七七一代,虫家最终脱离郭家,而郭家内部也发生变化。郭维新极力要把郭家虫术引上正途,继而被架空。乃与龙游水合作。后面故事不再赘述。

    4。关于鬼婴。画眼。虫老四。郭七七等故事,在后面故事会涉及。

    5。公元878…884黄巢之乱,“他日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公元881年,黄巢进入长安,唐僖宗出走。灵台地理部,东陵子先师带书出走皇宫,与此同时还有杨筠松,孟布天两人,从此风水秘书,天极道藏,奇门遁甲一类传入民间。杨筠松成万世祖师,孟步天秘书世代相传,孟家成千古大家族。唯独东陵子一脉,择命格孤苦之人,单脉相传,千年之内无人知晓。东陵子公元900年,创立鬼派,得到一把玉尺,多年累积而成写出了《集成》。同年日本遣唐使归国,安倍家族在日本开始崛起。

    公元1890年,叶孤衣出生,成为鬼派十三代。

    公元1937年,叶孤衣传术捡到因战争爆发被遗弃的左善。(左善到2009年,八十二岁)。公元1940年,叶孤衣五十岁,育有一女,取名叶文心。(叶文心到2009年,六十九岁)。

    1944年,在南方边境,叶孤衣大战日本东洋尸,将戴忠养在养尸地里面,在戴忠口袋藏了牛皮纸。当时和阮金卵碰面。

    公元1947年,龙游水出生。

    公元1957年二十七岁的左善被逐出师门。当时叶文心十七岁童年,六十七岁叶孤衣收五行缺水的龙游水,龙游水已经十岁。(龙游水在2009年,六十二岁。)

    1962年,左善出走,遇见了阮金卵,被豢养在药人,后左善杀死阮金卵。

    皱皮老太被阮金卵抛弃。

    1965年,十八岁的龙游水捡到孤女风青鱼。

    1985年,风青鱼嫁萧清河。

    1989年清明节第二天,生下独子萧棋。

    1999年,莫白在凤凰遇到德吉,以及湘西老太。

    公元2009年,萧棋三年之灾满。龙游水传道萧棋。萧棋入行。

    2009年,萧棋与左善,阮金卵见面。

    遇叶文心。</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