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天价分手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秋煦今天穿了一身雾霾蓝的西装,再配上一双七厘米的高跟鞋,别说,放在人群中还蛮出挑。

    她和郑沫一起走过红毯,看着那些记者拿着长木仓长炮,她靠近郑沫,说:“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写通稿说我们关系好。”

    郑沫也十分配合地在现场上演了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然后二人便说说笑笑地走向会场的方向。

    正好遇见需要和自己一起进场的师弟,郑沫十分识趣地去和后面的张沅聊天。

    说实话,樊秋煦对这位师弟不是很熟悉,她昨天临时抱佛脚看了几个小师弟的视频,但还是没太记住对方的长相,她看着对方拘谨地向她打招呼,然后就开启了静音键。

    啧,王飞飞的亲戚和他完全不是同一个类型的嘛!

    这小弟弟,还挺怕生的。

    但没办法,二人的尬聊还是得继续。

    她和小师弟一起进入文化节会场,小师弟看了一眼,身体有些僵硬,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他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

    樊秋煦当即就乐了。

    “今天不仅仅会有一些娱乐圈的人,还会有一些富二代和国会议员。”她指了指前方的那块写着“第三届宁海市文化节”的牌子。

    “放轻松,跟我来。”

    樊秋煦带他见了一个又一个的制片人,经纪公司高层,还有一些唱片公司的音乐总监,小师弟也很给力,樊秋煦让她叫人,他就叫人,让他“推销”自己,还能王婆卖瓜。

    不错,樊秋煦对今天的搭档还挺满意的。

    她带着小师弟在会场转了一圈,重点见了一些娱乐圈的人,算是为小师弟拓展人脉了,不过这个人脉拓展的有没有效果,那只能看小师弟未来的造化了。

    祁遇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樊秋煦带着一个男人绕了一整个会场,他不禁想:这个男的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该不会她本人是个恋爱脑,用自己给别人铺路吧?

    不着急,答案马上揭晓。

    樊秋煦和小师弟绕着会场,终于走到了祁遇这里,她看向对方,有点愣神,她发现自己压根不认识对方。

    就在樊秋煦还在恍惚的时候,祁遇主动说:“你好,我是盛夏的祁遇。”

    樊秋煦立马就将来人和他的身份相匹配。

    榆安州州长祁远山和明家大小姐的儿子。

    樊秋煦挑眉,有点意思。

    她笑了笑对上祁遇的视线:“祁总好。”

    祁遇的心一颤,他觉得网上的那些全都是照骗,真实的樊秋煦比上的图片好看一万倍,都是什么水平啊,把人家照成这个样子。如果说上次中秋晚会上樊秋煦是笑意嫣嫣人间富贵花,今天她这一身打扮,可就是十足十的职场女精英。

    看来是上次化妆师稍微敛去了她的锋芒,如今看到樊秋煦的这张极具攻击性的脸,祁遇突然感觉月亮降落在他的心上。

    同一个人居然可以带来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可真是太奇妙了。

    与此同时,樊秋煦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她便想到,沉之言的新戏好像就是盛夏投资的。

    话题这不就来了吗。

    “之言新戏的投资方?”

    樊秋煦的话把祁遇从自己那跑偏的思绪中给拉了过来:“姜导还说,想让樊PD操刀主题曲呢。”

    樊秋煦弯了弯唇:“合适的话就合作。”

    小师弟愣愣地听着对方你来我往,他突然感觉这里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找了个由头就溜了。

    祁遇挑眉:“这没关系?”

    樊秋煦向服务生要了一杯香槟,和祁遇碰了碰,颇为无奈地说:“公司要求的。”

    哦,奶新人啊。

    祁遇假装闲聊:“看起来你们关系还挺好的。”

    “真的吗?其实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

    那就是说,这也不是很熟嘛。祁遇现在很高兴,心情舒畅地向樊秋煦提及有关合作的事宜。

    “樊PD又是什么要求尽管提,祁某能做的一定会做到。”

    啧,不愧是背靠明家,据沉之言说,盛夏特别肯砸钱,之前有个流量塌房了,姜导想重拍相关戏份,沉之言本来都觉得,这部剧可能没啥播出的希望了,没想到盛夏二话不说就答应重拍了,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有钱就是好。

    樊秋煦歪了歪头,看向祁遇:“这个片子很重要?”

    祁遇没说实话:“这是盛夏今年上的唯一一部自己投资的剧。”

    樊秋煦点点头,这是你上来之后的第一部戏,肯定得搞好,是这个意思吧。

    他十分热情地邀请对方:“如果樊PD不介意,我很乐意您接手其它的配乐。”

    樊秋煦还挺介意的。

    她最近可不是一般的忙,明天还要飞到另一个城市,连开三天演唱会,并且还要在当地举办线下签售,以及一些综艺物料拍摄。

    祁遇很惊讶,他原以为“飞鸟”最近的行程只有演唱会。

    那怎么能够呢,这也太不符合在资本家的尿性了吧。

    从今年三月份起,飞鸟就开始在欧美地区巡演,每周周一直保持在开三场的程度。快速结束掉了在国外的行程,压缩了预算成本。本以为开完了会舒服点,但是樊秋煦对“资本家”这三个字的认识仍然不甚清晰。

    回国后,公司说趁着暑期学生党有时间,要多开几场粉丝见面会,所以现在樊秋煦感觉自己不是在工作,自己是在拍《走遍C国》。

    几个主要城市自然不必多说,王飞飞见没想续约,大笔一挥,直接让她们去中小城市做签售,如此下来,这可是为团综拍摄提供了丰富素材,AE不想花费大价钱cover摄制组的费用,所以一期视频都没在国外拍,中小城市在拍摄预算方面的优势更加突出,拍摄出来的成品也更具有人文气息,AE可以拿着以往的预算拍1.5集,因为中小城市更加热情好客。

    通俗地讲:打点起来更容易,项目可以进行得更为顺利。

    祁遇默默地想,难道AE和“飞鸟”谈的不愉快?没能续约?前几天好像樊秋煦是有点别的动静。

    以现在她们的体量,想接盘,那自然大有人在,但就是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接。

    首当其冲的就是版权问题,这可是关系她们三个人的命脉,AE虽然早年间是个小作坊,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所以她们如果不想继续续约,应该需要一个能打通各方面关系的经纪公司。

    这么想想的话,盛夏也不是不行。

    “秋儿!”郑沫在距离她五六米远的方向向她招手。

    樊秋煦对祁遇说:“失陪一下”

    郑沫好奇的问:“那谁啊,你和他聊了这么久。”

    “祁遇。”

    张沅喝了一口香槟,看向祁遇离开的方向,缓缓开口:“祁远山和明斐的儿子”

    郑沫当即便了解了。虽说自己的出身不怎么好,但这样的事,该了解的还是了解的。

    张沅和樊秋煦上大学的时候是同班同学,两人都是金融专业出身。如果樊秋煦没有出道而是选择继续深造或者工作的话,或许还会和张沅在工作上有所往来。

    但迫于现实,她没有。

    也不重要了,毕竟现在挣的钱是自己搞金融几辈子都挣不回来的。上学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吗?

    因为张沅的关系,她认识了出生于政法世家的路嘉。

    像飞鸟这样体量的团体,不签约新的经纪公司,自立门户,和平解约之后能唱自己以前出的歌,还能拿着自己的团队名字潇洒离开,这里面需要撬动的关系难以想象。

    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钱并不是万能的,更多的时候,它更像是最后各方妥协的产物。

    樊秋煦拿着香槟和他碰杯:“这次特别感谢你,没有你和路嘉的帮忙,我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抽身”,她颇为豪气地说,“等我不忙了请你们俩吃饭,宁海随便挑。”

    张沅狐疑地看了一眼她,“我听说你最近把名下的房子都买了,你确定还有钱?“

    和AE分手,需要付一笔天价分手费,前一段时间,樊秋煦出掉了自己名下的两套房子,正好够上次郑沫口中的那“最后一个亿”。

    虽说股票基金债券固然好,但很多投资都有限制,不能立刻变现。樊秋煦看了一下,还是卖房子能够最快速地筹钱。

    虽说现在房价行情不算太好,但是架不住,宁海的有钱人多啊,她那两套市区大平层,根本不愁卖,上周就已经走完了全部的手续。

    她耸耸肩,有点凡尔赛地说:“没有房产,我还有很多股票,基金,债券,放心吧,饿不死我,怎么着也是C国第一学府出来的人,本科专业还是金融,怎么着都还是有点投资眼光的吧。“

    话虽如此,但樊秋煦可是实打实地拿出来这么一笔天价流水,

    再加上她嘴里的其他投资。

    啧,娱乐圈确实来钱快,再加上她那个考宁海第七的脑子,她可是比一般人有钱的很呐。

    就在此时,她们三人听到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向他们问好,樊秋煦看向这三位,

    她挑眉,重头戏这是要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