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为奴(古言 主仆 H)

大将军守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救......救命啊......快来人啊着火啦!”

    混乱的人影中,眼前所见的是滔天的火光,扑面而来的是火焰的滚滚热气,她置身火海中,望着大批慌乱逃脱的人,双腿却像是被钉在原地,不知该往何处走。

    呛人的烟火味道和另一种她很熟悉的味道充斥在鼻尖,抬头时,只见楼上那扇紧闭的房间。

    那里好像……有个人被困在里面,她要去.....去救.....

    但还没等到自己起身救困在火海中的人,才刚跑了几步,头上“咔嚓”一道声响,顶上的横梁伴随着火星子忽然落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轰”的一声,巨大重物便砸在了自己头上。

    “不!”

    女人尖叫着从床上坐起来。

    她大口地喘着气,身上直冒冷汗,望着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才逐渐从慌乱中清醒过来。

    正对上男人的眼神时,她终是完全清醒了。

    “......大人。”

    “做噩梦了?”汪沉擦去她额角的冷汗。

    汪琼此时还被吓着,完全没注意到男人的动作,胸口还堵着,把气给通顺了之后才勉强道:“嗯……梦见了一场大火……”

    若不是那场大火,她如今也不会落到这步境地,家破人亡、落入青楼、沦为妓女、卖身为奴。

    “......只是个梦而已,别想太多。”汪沉难得有了些柔和的语气,他轻拍着她的肩,安慰道。

    “嗯……”

    看女人紧皱的眉头还是未能舒展开,汪沉道:“我再去点一支安神香,你再闭目睡一会儿,就会好些了。”

    女人转头,看见桌案上的香炉已经没了烟,原来她睡了这么久。

    察觉到汪沉准备起身,汪琼连忙拉住他的手制止他:“大人,奴婢去吧,您坐着就是。”

    “你躺着吧。”男人制止住她,自己下床拿起香点燃。

    说真的,如果不是刚才自己掐手臂掐的太痛,她真的会以为这是做梦。

    汪沉竟然会如此行为。

    待人说话语气这般柔和轻顺,这种让下人做的事情自己亲力亲为,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眨眼间,男人便已经回来坐在床边,他探了探女人的额头,后把手伸回来,示意女人躺下。

    “安心睡吧,你现在是在汪府,也在我身边,大将军守着你。”

    *

    “大将军守着你……”

    他竟能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汪琼受宠若惊。

    她拿着蒲扇,本是领着任务看着煎药的,现在却心不在焉。

    不过好在那人现在已经上值去了,这府里其他人也不怎么管她,自己在这偷懒也没人说教。

    要她说,汪沉这个人可真是怪得很,把自己从青楼买来又不让服侍,收她做丫鬟也不让她干什么活,待她也是忽冷忽热,那晚对自己的安抚像是之前大哥在的时候待自己一般,可板起脸沉着声时又感觉要吃人。

    对,吃人。

    这几日在汪府待着的时候她没少偷听府上的其他丫鬟说闲话,听说半年多前府里的几个美人不知犯了什么事惹得汪沉不快,竟直接提刀将人抹了脖子,整个院子一片血迹,愣是清理了三四天才干净。

    不知道这阴森的府邸究竟吃了多少人。

    她是真担心自己的小命,这大人喜怒无常,自己又拿不准他的喜好,怕哪一天也跟那些美人进鬼门关。

    等到滚滚热气在眼前缭绕,汪琼才回过神,意识到药已经煮开了,她立刻弃了些柴换小火慢熬。这是汪沉的药,也不知是治什么病的,每天都要喝个两三回。可见他中气十足,身体健壮有力,面色红润,不像是有病气。

    这里处处都显露着诡异,怪不得当时自己被人买下之后那老鸨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她当时还不知道那眼中的怜悯因何而来,现在就算知晓也晚了。

    要不......还是跑吧.....

    先攒点银子,找个好时机逃出汪府,逃出长安,她还有个姐姐远嫁幽州,到时候投奔她便是。这般想着,汪琼就忍不住捂着胸口的玉佩,这是当时家里人给她的唯一一件物品了,好在玉佩的质量不怎么样,不然老鸨肯定就要把它当卖,自己倒时寻亲都不好寻。

    府邸的布局还尚未摸透,汪府占地极大,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日来的那大门在哪里,更何况这府里的小门小巷。左右她没什么活计闲来无事,汪沉也说了自己只要不出府就可,她便在府上逛了起来。

    汪沉给府上的人打过招呼,自己这一路闲逛畅通无阻,没人阻拦她,只是不像第一日那般有人领着她,自己像个无头苍蝇般乱转,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

    这院子里倒是比其他院子冷清许多,没有一个丫鬟打扫,但依然整洁干净。

    她好奇地进了院子观看,果真是一个人都没有,这里难不成是什么废旧之地?可也没见到什么荒凉之处。

    她回头望了眼,确定后面没人过来,咽了咽口水,轻手轻脚走到门前,想要把门打开。

    可手快要伸到门时,她止住了。

    万一......汪沉回来了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怪罪她?

    但是这附近又没人......他应该不会知道的吧?

    “琼儿姑娘。”

    背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女人一跳,她惊地转身,临阳正站在前方不远处。

    进府的第一天,是临阳带她逛了府邸,汪琼知他是汪沉的亲卫。

    他道:“这里是大人的书房,大人工作时喜静,不让下人打扰,院里除每日早晨打扫时都不会留人。若是您想逛汪府的话可以让我带您,这府里虽大,有些地方还是不要随意进出打探的好。”

    “知......知道了,谢谢提醒,”汪琼有些心虚,不敢看临阳的眼睛,这人跟汪沉一样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只是性子更冷话更少一些。

    但她知道,他话再少,还是会把这件事汇报给汪沉。

    这下好了,府里底细还没打探清楚,就要迎来新一轮的暗潮汹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