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又发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闻言,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转身就要离开。

    楼梯口迎面就撞上了上次见到的那个小姑娘,她手上拿着刚从超市买来的鲜食,好奇地看向时绥。

    “魏姐姐,你来啦?”小姑娘扭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魏衡,又道,“哥哥,你终于出来了。”

    她提着袋子笑笑,“哥哥,我爸爸喊你今晚来我家吃饭,好吗?”

    魏衡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的目光追随着时绥,轻声道:“谢谢小莹,我不去。”

    叫小莹的小妹妹脸上闪过失落,又将视线落向还没走远的时绥,又道:“那魏姐姐,你今天是来喊哥哥回去吗?”

    时绥停住脚步,瞪着无辜的小莹,咬牙切齿:“我说了,我不姓魏!”

    要让她和这个变态一个姓,死了算了。

    “岁岁,你跟谁说话呢?”下面一层,时父好奇地抬头,看到了女儿愤怒的面孔,“你弟弟出来了吗?”

    时绥快速下楼,撞了时父一个趔趄。

    “你这个小孩,着什么急!”时父不明所以,抬头去看,惊喜地大喊,“哎哟!魏衡你出来了!”

    他还以为时绥说动魏衡了,赶忙上前,“走吧,我们一起回家。”

    ——

    时绥坐在座位上生闷气,魏母也不好开口问发生什么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两个人从楼上下来了。

    魏衡坐在时绥的身侧,沉默不语。

    “假惺惺。”时绥小声地吐槽,转过头不去看他。

    “过完年我就走。”魏衡语气淡淡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

    刚才时父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没能劝动,临走时自言自语地说“岁岁的游戏机泡汤了”,魏衡眼眸微动,答应了回去过年,但也只是在过年期间而已。

    时父笑得开心,管他还要不要回去,先把他弄回来才是关键。

    车开到了商场,时绥自己拿了一个推车,往里面放自己爱吃的。

    “魏衡啊,你想吃什么就拿,别客气,你看你姐姐,这车子都要堆不下了。”时父看着走在前面的时绥,无奈笑笑。

    “姐姐爱吃的我就爱吃。”魏衡望向时绥活跃的背影,淡淡地说道。

    花了小一千在零食上,后备箱都要放不下了,时绥拿着一包薯片在车上就拆开吃了。

    “哎哟,别掉车上了我的祖宗,招老鼠。”时父无奈,又透过后视镜去看魏衡,“囡囡啊,你给你弟弟吃点啊,你这包薯片这么大,你也吃不完。”

    时绥眼珠子转了转,将薯片往魏衡那边递了递,“喏。”

    魏衡的眼眸波光微动,他看着时绥递来的零食,半晌才从里面拿出一片,轻声道:“谢谢姐姐。”

    时绥立马收回,又开始望向车外了。

    车窗开了一条缝来散味,少女的发丝随着微风飘扬,她的脸上洋溢着因为吃着喜欢的零食而餍足的微笑,齿间嚼着薯片发出清脆的声响,指间沾着油渍,她不以为然。好美的画面,美得让魏衡久久地不能移开视线。

    少年的青春悸动总在某个不介意的瞬间,及时早就心有所属,却又在此时变得格外深刻。

    ——

    经过上次的事情,魏衡也算老实了,俩人和平相处了几天。

    除夕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饭。

    魏母的厨艺不错,烧了好几道时绥喜欢的菜,也有几道川菜,但没有当时魏衡做得辣。

    晚上九点半,时绥一边在客厅看着春晚,一边和室友在群里吐槽节目。

    女孩拿着手机咯咯笑,脸蛋微红,刚才硬是要让父亲给倒点酒喝。

    吐槽到激动的时候,光着的脚丫没控制住地踹了时父一脚。

    “囡囡,你什么时候练的无影脚?”时父拍开时绥的脚,“被你踢得要腰间盘突出了。”

    时绥没理他,笑得前仰后合。

    坐在沙发对面的魏衡也跟着笑了,只是笑容很浅,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分明。

    “哎,我记得储物室有烟花来着的。”时父突然道,“囡囡,你去拿来,我们点烟花。”

    即使是一线城市,但时绥他们家住在郊区,并没有严禁燃放烟花。

    “烟花?”时绥跳起来,回想着,“是哦,去年我买了好多,都忘了!”

    说着立马拉着时父,“那个太重了,你帮我拿。”

    “我不去。”时父稳稳当当地坐在沙发上。

    时绥“嘁”了一声,“我自己燃,不带你玩。”

    ——

    储物室很久不用了,里面有一股灰尘的味道。

    在室内转了两圈,时绥叉腰,“放哪儿来着的……”太乱了,不知道当时丢哪里了。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女孩还在蹲着找东西,开口就说:“爸,你还记得我放哪里了吗?”

    身后的人没有应答,只是把门关上了。

    “早知道当时全放完了……”时绥起身,扭头去看,身形一下僵住了。

    看着身后被关上的门,时绥咬着牙,转身就要走。

    手腕被拉住,少年的指尖微凉,语气低沉,“你就不打算和我说话了吗?”

    “没什么好说的。”时绥冷冰冰地说,“记得你自己说的,过完年就滚。”

    魏衡手背上的青筋凸起,他的唇因为痛苦而抿成一条直线,终于,他缓缓地松开力道。

    还以为可以走了,时绥呼出一口气,下一秒,更大的冲击力将她揽入他的怀中。

    能够听到少年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一声声,声声入耳。

    “我后悔了。”他说,字句破碎成片,“对不起,时绥。”

    时绥知道推不开他,只是冷漠地接受着此刻。

    “我克制对你的感觉,但是我做不到。”魏衡将头埋入少女的颈间,好似只有在此刻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时间被拉得很长,时绥只感觉空气好像要变得稀薄,头也要晕了。

    少年慢慢地放开她,目光与她对视。

    眼眶是红的,鼻头也泛了红,和印象中那个乖戾的少年很是不一样。

    他强忍着泪水,透过雾气去看她。

    “如果我做得不对,请你教我。”他说,语气诚恳,“姐姐,我想喜欢你,我也想你……”他没再说下去,不敢逾越。

    时绥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下竟是一阵波动。

    脑海中回想着当时魏母说过的话,是了,童年的不幸让他们成为“怪物”,而这不是贬低他们、厌恶他们的理由。

    “我……”魏衡沙哑着嗓子,眼底有些无措,“我可以……”

    时绥没说话,只是微微皱眉看他。

    “我想……”少年颤抖着双手,有些抓不住少女的肩头。

    他垂眸,望着时绥泛红的脸颊。嫩得像蜜桃,引诱着人去尝一口是什么滋味。

    他凑近少女,闭上眼睛,用嘴唇轻轻地擦过她滚烫的脸蛋。

    “喂!又发疯!”时绥立马将魏衡推开,分明方才只是非常轻柔地擦过,但那感觉就好似浑身上下都被通了电,心脏咚咚地飞速跳动。

    “神经病……”少女羞赧地转身,这次她没有嫌恶地擦掉魏衡留下的痕迹。

    时绥走到门口,一下把门打开。

    魏衡定定地站在原地,像个孩子一样有些无措。

    “喂,快找烟花,楼下等你。”

    少年转过身,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眼底终于回荡起光芒,明媚如月。

    ——

    魏衡那句话改编自梁静茹《勇气》中的“如果我的坚强任性会不小心伤害了你,你能不能温柔提醒,我虽然心太急,更害怕错过你”。每次听到这句歌词我都感觉好那啥(就是被戳中的感觉

    姐姐开始慢慢接受弟弟了,但依旧毒舌、口嫌体正直

    另外,今天就要回上海啦,祝大家除夕快乐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