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都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一个人回了家,到家了嘴里还在咒骂魏衡。

    时父问起,时绥搪塞说那男的还想再多待会儿,自己就先走了。

    半个小时后,魏衡也回来了。

    他换了一身衣服,穿着黑色的大衣,裤子很单薄,鞋还是那天见到的灰扑扑的球鞋。

    饭桌上魏衡挨着时绥坐,一感觉少年的贴近,时绥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爸,我跟你换个位置。”少女端着碗,不由分说地把时父挤走了。

    虽然也不喜欢这个阿姨,但至少比和那男的挨着坐强许多。

    “怎么了?前两天不是还一起看电影嘛?”时父笑笑,觉得自己的女儿又闹脾气了,“我看你们关系挺好的嘛!”

    “谁和他关系好。”时绥扒拉两下米饭,伸手去夹一块肉。

    气得手抖,肉夹了两下没夹起来。

    修长的双手靠近,握着筷子的姿势标准,将肥瘦均衡的红烧肉放进了时绥的碗里,“我帮姐姐夹。”他说着,模样乖巧懂事。

    时绥将筷子插进碗里,又抬手把那块肉夹给了时父,气冲冲地说:“你吃!”

    “我说时绥,你今天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时父有些莫名其妙了,尽管平时宠着女儿,但现在也太没礼貌了。

    “是不是今天累着了?”魏母在一旁担心地看着时绥,又将视线落向对面的儿子,“魏衡,你是不是让姐姐收拾得太辛苦了?”

    魏衡没说话,眼底的神情晦涩难测,半晌才开口道:“嗯,姐姐对不起。”

    听起来确实诚恳真切,时绥抬头去看,少年揉搓着掌心,左手虚握成圈,右手食指套进圈子里,缓慢地上下移动。

    这个动作……刚才那个画面又一次冲击少女的脑海,他分明是在挑衅!

    “哎!一家人说什么对不起!”时父来打圆场,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你姐姐啊就是被我当成了小公主,什么家务活都没干过,不像你,从小就帮你妈妈干活了!”他说着,还有些懊悔地叹了一口气。

    “岁岁就是要被当成公主疼的。”魏母示意时父住嘴,安慰着时绥,“没事的,你弟弟是男孩,多吃点苦也没什么。”

    魏衡闻言,眼底的神色暗淡了下来。

    从小到大,他没有过过好日子,为了生计,他没有享受过美好的童年。

    “以后咱们都不吃苦了!”时父活跃气氛,“魏衡啊,我听你妈妈说你今年中考的分数有六百多?”

    “嗯。”魏衡垂眸,轻声应答。

    “这个分数可以上四校了啊!”时父惋惜地叹气,拍了拍少年的肩头。

    四校,S市最好的四所高中,高考可以轻轻松松地考入全国顶级高校,本科率百分百。

    “是这样的,我呢有一个朋友在S大附中当领导,你的情况我已经跟他说了,过开年你就去上学好吗?”时父看了一眼时绥,笑着说,“你姐姐当时上的也是这个学校,不过她成绩太差了,大学考得也很一般。”

    S大附中,尽管有一个S大的头衔,但是两者没半毛钱关系,时绥当时考进去才五百来分,要说魏衡读这个学校,多少是暴殄天物了。

    还拉踩上了?时绥心里不是滋味,懒得看他们。

    “你呢少一个学期,但是分数很高,所以进去了直接跟他们上高一就行了。我还知道你初中就已经接触过高中的知识了,所以你去这个学校我相信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时父眼底满是赞许,对这个小儿子很是器重。

    魏衡沉默着没说话,他抬眸去看正在低头扒着米饭的时绥,半晌才道:“谢谢爸。”

    ——

    尽管魏衡家里的东西还没有搬来,但是时父和魏母已经领证了,他们俩今晚就被时父安排住下了,等东西搬来了再做装置。

    12月的江南天气寒冷,刺骨的风呼呼地刮着,天空中还飘着小雨。

    时绥洗完澡出来,迎头撞上了路过的魏衡。

    被吓一跳,女孩赶紧捂住胸口,心脏咚咚地跳着。

    “神经……”她暗骂一声,打算转身离开。

    “洗好了?”他明知故问,视线在她的身上打量,“该我了。”

    时绥家里有两个卫生间,之前都是时绥一个人用一间,时父一个人用一间,现在又多了两个人,他们夫妻俩自然是要用一间,于是她和魏衡只能凑合用了。

    “里面的东西别乱动!”时绥瞪了他一眼,“我的护肤品都给我摆好了!”

    “放心,我不会用你的东西。”魏衡笑笑,嘴角露出一个痞痞的弧度,“但我不保证我会好奇地闻。”

    他倾身,凑近时绥,“我很想知道,姐姐头上用的是哪款洗发水?”

    白天的画面回荡在眼前,时绥咬牙切齿,圆圆的眼睛瞪着魏衡,“你他妈是不是有什么疾病啊?”

    “可能是吧。”少年耸耸肩,脸上是无所谓的笑意。他靠近少女,伸手去触碰时绥还没有完全干的发梢,放在鼻间轻轻地嗅着。

    他闭着眼睛,仿佛陶醉的模样。

    “姐姐,你知道吗。”他说,明亮的双眼睁开,蛊惑般地望着眼前的少女,“每次闻到你的香味,我都硬了。”

    时绥推开魏衡,脸又一次涨得通红。

    她拿毛巾狠狠地擦着方才魏衡触碰过的发梢,气得哆嗦,“我警告你,你别他妈碰我!”

    少女背贴着墙壁,愤怒的胸脯随着呼吸一上一下,“我不管你有什么癖好,还是单纯的变态,你再这样,我让我爸把你赶走!”

    闻言,魏衡又笑了,只是这一次的笑却是那样灿烂,“他是你爸,也是我爸。”他看着眼前受到惊吓的女孩,觉得很是有趣。

    “在血缘上,我看起来比你更适合这个家,不是吗?”少年敛起笑意,眼底又重回初见时的冷漠。

    “时绥,你知道这16年来我怎么过的吗?”他双眸静静地注视着她,就好像随时都要把她剖开。

    少女被噎得说不出话,她愤怒地看着魏衡,终于气得转身离开了。

    少年站在原地,目光空洞地望着时绥离去的背影。

    回味着方才女孩身上的味道,他自嘲地笑了笑,也转身离开了。

    ——

    弟弟还是蛮疯的(确信)和他的童年有点关系吧,后面会说为什么他这样的

    不过这样的疯批我真的很爱啊啊啊啊啊啊

    弟弟其实有一点妈宝(褒义)单亲妈妈一个人抚养小孩16年真的很辛苦,请善待每一位妈妈(姐姐虽然前期不喜欢,后期会有改善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