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方高能(变态杀人魔 强制h)

抱操(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拖住他。”

    打完电话,池野的面色沉得不像样子,将手机往床上一扔,低头看着林笙。

    这种眼神太过阴鸷,林笙搭在他大腿上的双腿止不住颤意。

    又不关她的事,干嘛这般看着她。

    林笙的视线无处安放,侧过过脸颊,看向别的地方。

    男人沉默好半天,随后起身,戴上眼镜,整理好衣服裤子,临走时,他伸手挠了挠林笙的下巴。

    “把我弄硬了,可我现在还得回去办事,你说怎么办呢?”

    刚才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此时穿好衣服,西装革履的,却又顶着这样一副皮囊,毫无阻碍说出如此下流的话。

    “那……对不起?”林笙试探回道。

    “没关系,”池野面无表情凑近她耳畔,咬了咬耳朵,“下次,一并操回来。”

    待他快走到门口时,林笙克制不住,终发出一声轻叹。

    心道总算躲过一次,谁知那人扭动门把手的动作停住,他顿了片刻,忽地转过身来,边走向她边解开皮带。

    目光犹如钩子,紧紧锁住她。

    林笙双手还撑在床上,下意识后退,“你……你不是有急事吗?”

    可对方身高腿长,几步走到床前,掏出手机,拨出电话,沉声说了句:“两个小时,跟他说我有台手术。”

    说完随手将其扔在枕头上,充斥欲色的眸子看着她,“自己过来,还是我拽过来?”

    林笙肩膀一颤,眼前的男人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儒雅模样,偏生西装裤拉链敞开,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棍直挺挺立在那儿。

    她索性眼睛一闭,慢腾腾地移向他,身上的白衬衫因刚才男人的举动而松松垮垮,露出半边泛红的酥胸。

    这副景色叫池野重重吞下一口唾沫,在林笙还没靠近他时,大掌便握住她的小腿,将她往自己胯前拖过来。

    眼下这具身子因羞耻,亦或是先前的情动而现出薄红,大腿根还残留着些许他的精液,池野呼吸急促,低头埋向她的脖子。

    舔舐不够。

    他爱啃咬。

    爱听到她耐不住疼痛而呜咽哀求。

    介于他太高了,又站在床沿,这个体位让他肉棒只能兴奋,然吃不着肉穴,于是干脆跪在床上,双臂顺势使力,将她继续一扯。

    林笙被迫抬高臀部,肉穴抵上一根烫烫的棍子,硬不说,还因其主人兴奋而微微跳动着。她以为对方至少会稍微做点儿前戏,没想到下一秒,那物什就直直插了进来。

    太过紧致的肉穴被生生凿开,媚肉随着本能反应,妄图将它挤出去。

    “啊……痛……”

    池野更不好受,那边的事儿急需他去处理,可身下的肿胀无时无刻不被她挑动着,所以一咬牙折返回来。

    操她。

    马上。

    这是他的念头。

    “乖小猫,放松,主人进不去……”池野绷着声调,忍耐着诱哄道。

    主人?疼痛之余,林笙还是捕捉到了这个词,一时有些气恼,疼出水光的眸子瞪了他一眼。

    这一瞪,却是引得池野低笑,肉棒微微撤出,龟头快退到穴口时,猛然狠狠往穴洞里一捅。

    “嗯……”

    紧而温热的肉壁如无数张小嘴吮吸着肉棒,因林笙的颤抖,花穴收缩,吸得他爽到尾椎骨发麻,浑身肌肉紧绷。

    他附身,咬着林笙的耳廓:“有时候,我真想干死你……”说完合嘴咬了咬她的耳垂,“我要动了……”

    “不……”她被过于粗大的肉棒涨得难受,刚想出口,那欲根便开始在她的穴里驰骋。

    林笙大张嘴喘息,双手抓着他的背,无助承受着男人大开大合的操干。

    “唔……轻点儿……”也不知道池野是被刚刚那通电话刺激到了还是怎么,每次捅进来似都用着极大的力道,她的只觉体内器官都被撞地混成一团。

    于是实在耐不住,林笙指甲在池野健硕的后背上刮出道道血痕,然这种犹如小猫挠痒的痛于池野而言,倒更像是她在同他调情。

    床嘎吱嘎吱叫个不停,响亮的啪啪声回荡在这逼仄的房间里。

    男人的低喘,女人的呜咽,合奏出一首淫靡的曲子。

    “啊……池、池野,你怎么了,嗯……太重了呜呜呜呜……”林笙再倔,也终是讨饶,但显然,对方沉沦于情欲,难以抽离。

    她哪能受得住这种讨伐,在一次次的抽插下,不一会就攀到了云端。

    致命的快慰迫她哭出声儿来,在快到高潮之际,一口咬上视线里这个宽大的肩膀。

    两人几乎时同一时间抵达云端,浊液带着滚烫的温度一股脑射入蜜穴中。

    池野伸手,在她还在颤抖的小腹上打圈,“小猫,你看,都吃进去了呢~”

    而后,话风一转,将她抱起来,肌肉鼓起的双臂牢牢将她的双腿环在自己腰上,“不听话,咬我。”

    林笙扔处于高潮余韵,却倏然被腾空抱起,双臂忙不迭勾住池野的脖子,身下还吃着肉棒,这会儿因一时紧张,下意识紧缩,夹得男人发出一声低沉又色情的呻吟。

    他的皮带只是解开了,却没脱下,冰凉的皮质贴着她的大腿根。

    “乖乖抱紧哦……”池野说着,手臂开始动作,掐着她的臀肉往肉棒上抽送。

    “噗叽……”

    这个体位能顶到最深处。

    每次抽送,肉棍都混合着方才的粘液,两人的性器因来回的离合而打出白色泡沫。

    不一会,她再次被送上高潮,池野似乎每次操弄她,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将她干到几乎快要晕厥。

    且他从来不爱给她放松的机会,高潮一波接着一波。

    嫩穴的包裹叫池野爽到发出阵阵叹喟,射出汪汪精液,又被他用肉棒堵在小穴里,不允它流出来。

    林笙想要将精液排出去,耳边传来低语,“要是吸不住,让它沾在我裤子上,叫我待会儿没法回去工作,你想知道我下次会怎么对你吗,嗯?”

    闻言,林笙混沌的意识有一瞬间清晰,迅速收紧穴肉,可他的粗大肉棒还在里头,穴怎么收也收不回去。

    本就被操干得神志不清,此刻被这无厘头的威胁闷头一棒,心中涌上委屈。

    脑袋一热,张口又咬上他的肩膀,与方才的牙印完全重合。

    男人却是笑出声来,左臂抱着她,腾出右手往她臀肉上拍了一把,掌下的嫩滑叫他爱不释手。

    很快,肉棒又开始抽插起来,他的耻毛剐蹭着林笙的嫩穴,双方的性器上都沾满泥泞。

    不知过了多久,林笙被抵在墙上,加速抽插上百下,体内的肉棒吐出最后一发浊液,她才被放回床上。

    小穴一时间无法闭拢,红肿的穴肉颤动收缩着,吐出大量白色的液体。

    迷乱不堪。

    走之前,池野伸手抚摸着她失神的脸,轻笑道:“下次,换个床,这床质量不行。”

    屋内再次恢复安静,只剩下她的喘息声,都说以前有女妖精吸食男人的阳气补充内力,可她怎么觉得,男妖精更可怕,能给她彻底榨干。

    休息许久,林笙才奋力撑起身子,两腿打颤,扶着墙来到厕所,重复之前每次做爱后的流程——扣出精液。

    无一例外,又是一大滩。

    林笙嘟囔,这男人迟早精尽而亡,可转念又一想,照池野折磨她的力道,恐是自己先走……

    她来回清洗着身子,胸都搓红了心里才舒坦点,围上浴巾回到床前,神色恹恹地打开饭盒。

    “真是个……”林笙速速扒了口饭菜,腮帮子鼓鼓的,可即便这样嘴里也要念念叨叨骂他一句,“变态。”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偷偷骂他了,再不骂一骂,心里迟早憋出病来。

    不过最近自己温顺了些,池野似乎当真没再提要剥她皮之类的话,慢慢来,下次,她想要得到手机给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至于沉棠那头,一直是池野在回她消息,不知都说了些什么。

    等等,那她和沉棠那些聊天记录不就被他看完了……

    林笙在心里浅浅死了一次。

    ******

    宝子们,我回来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