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被gay后再也不敢鬼畜了

第48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从小虚荣心就强,这一招把我吃得死死的。

    还好我大学同学里有几个土豪,我向他们借几万块救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话说回来,老子还欠着十几万没还呢。

    651

    江燃听完表情很严肃。

    “那你打算继续养你妈妈吗?”

    我垂下头:“现在有钱了,应该能养得起吧。”

    “可你这是纵容。你工资多了,她向你要的也多。”江燃义正言辞。

    “那也没有办法啊。”我把头扭向一侧,错开他的目光,努力止住哭腔,“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想再没妈妈了。”

    江燃语气突然柔和起来,凑到我身边,手指戳了戳我的胸口:“没想到,你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原来心肠这么软。”

    被他这么说我更加难受了。

    这种混乱的生活,我要是清醒着过,还不如一条绳子吊死算了。

    我又吸了下鼻子,江燃坐近轻轻揽住了我的肩,扭头对着我哭得有些泛红的眼睛吹气。

    我大脑突然一阵空白,身子有些软,直接靠在了他怀里。

    次奥,为什么我的心跳得那么快?

    不行,莫书遥,你要冷静啊!

    “唔…”突然我身子猛颤了一下。

    652

    江燃突然直起眼神:“不舒服吗?脸怎么红?”

    我把他推开,拉起被子在床里裹了一圈,嚎叫道:“滚滚滚,你快给我洗澡去!”

    没想到这次他居然干脆利落地起身了,眼神从上而下扫过,轻笑道:“好吧。”

    !!我老脸一热。

    可恶,又被江燃给吃死了。

    作者有话说:莫书遥很快就能觉悟了。

    第33章 有钱的感觉就是好

    653

    结束外景拍摄,这部剧拍摄就正式结束了。

    我银行卡上蹭蹭蹭地多了好几个零。

    啊啊啊,这就是一夜暴富的感觉!

    我现在终于可以骄傲地挺起胸膛,说我要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

    赚它一个亿!

    654

    不过当大明星行程安排真的很紧,下了飞机经纪人就把我们弄去唱片公司录双鱼佩的片头曲。

    虽然有点累,但想到又有钱赚,我瞬间精神抖擞。

    说不定今年我就能住进海景别墅大排屋了呢。

    加油,莫小遥,冲鸭!!

    655

    这首歌叫《万径》,我先看了眼词,虽然不认识作者,但她写得挺不错。

    一看就知道是读过原著的人。

    真好,没有辜负我家儿砸的神仙爱情。

    656

    指导老师还给我们准备了两份谱子。

    我和江燃的手不约而同伸向了那份五线谱。

    江燃手头动作一顿:“你以前学过乐器?”

    “没有,但我学过声乐。”语毕我从他手里抽过五线谱,“而且肯定唱得比你好。”

    江燃闻言轻笑了声。

    小姐姐也笑道:“莫老师果然是全才,名不虚传。”

    那可不?毕竟是全村最靓的崽,当然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这可是我爸在夏威夷教我的呢!

    只是可惜他没能看到我现在光宗耀祖的样子。

    657

    小姐姐先指导我们开嗓。

    我不好意思地挠头:“那啥,我可以单独去一边练吗?”

    “为什么?”

    “因为我开嗓比较粗暴。”

    “嗯?”江燃和小姐姐都好奇地看着我。

    我无奈补上后半句:“河东狮吼那种……”

    江燃皱眉:“这样不好吧?伤嗓子。”

    呵,你是不知道老子当年的战绩,要是真伤到嗓子怎么可能一唱成名?

    我昂首挺胸:“这叫特殊性和普遍性的辩证统一。”

    “诡辩。”江燃瞥了我一眼。

    哈??

    算了,好男不和男斗。

    658

    我溜到角落里,对着墙嗷嗷叫了几嗓子,尝试爬了几次音阶。

    回去的时候,江燃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注视着我从门口进来。

    “看什么?”我不耐烦。

    江燃笑道:“什么河东狮吼,明明就是小猫乱叫。”

    ??江燃你什么时候学坏了?

    还是说,混熟了就原形毕露?

    信不信我把你暴打一顿!

    恶龙咆哮.jpg

    659

    熟悉好曲调和歌词后,小姐姐让我们先配合伴奏录个demo小样。

    江燃先唱,他的音域比我低,磁性的低音炮在我耳边响起,比他说话的时候还要撩人百倍。

    配上那隐隐哀伤的伴奏,就连我都觉得难顶。

    这首歌发行后,江燃的混蛋粉丝肯定又要喊着给他生猴子了。

    不行,我堂堂中传校园十佳歌手,怎么能总是被他压得死死?

    660

    我音域比较高,前面一直憋着唱,到高音部分就忍不住释放天性了。

    “我生蜉蝣见沧海,白日升平拨云开;

    朝菌晦朔是你,执手与我天明;

    寒蝉十年是你,渡我春秋万载……”

    噫,这歌词写的真好。

    我有些走神,往旁边看了眼,正好对上江燃侧脸的曲线。

    他认真的样子,就像连绵雪山,俊美又带着风雪的冷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