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贪欢1V2

第04章:性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承哥,我来!”

    眼角带疤的男人兴奋癫狂的笑着,随手抄起一个酒瓶走到女人身边。

    “你……你们要干什么!”

    女人看着刀疤男逼近不住的往后退,奈何四肢都被人按着,根本动弹不得。

    刀疤男晃着酒瓶一下一下砸在手里,一侧嘴角勾起,笑的狰狞可怖。

    “宝贝儿,你说你这肚子有没有你的嘴硬啊。”

    男人邪笑着,拎起酒瓶放在女人肚子上游移。

    两个酒瓶隔着一层薄肉相互碰撞,触感明晰。

    女人已经被吓得说不出来话了。

    她知道这次不成功会受折磨,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下场。

    一股液体顺着插在花穴里的酒瓶流出,又带出了不少血。

    “呦,吓尿了!”

    “可惜了这白白嫩嫩的小肚子,哥哥这一酒瓶子下去,可就是皮开肉绽,”男人越说越兴奋,漆黑的眼底染上疯狂,衬得眼角那道疤更加瘆人了,“玻璃碴子直接从肚子里扎出来,那场面得挺好看吧!”

    周围一阵哄笑声,没有人觉得那个场面血腥残忍,相反所有人都期待这场视觉大秀。

    “不……不要……不要……求求你们……!!!”

    “来喽,宝贝,准备好了没,”女人越求饶,刀疤越高兴,他高高举起酒瓶,大喊着,“快,录像没有没准备好,这场面可是少见的很!”

    “刀哥快啊,等不及了!!”

    “是哈,我手机录像开半天了!”

    周围好几个人应和着,欢呼尖叫此起彼伏,整个屋子里的人比磕了药还兴奋。

    “承哥,这……”

    一直站在萧承爵身边的男人低声开口,语气里透着些担忧。

    “放心,他叫刀疤不叫疯狗。”

    “不要……不要啊……我说……我说……饶了我吧!”

    女人尖叫着,眼看着酒瓶落下,她越是挣扎手脚被按的越紧。

    “宝贝晚喽,准备好皮开肉绽吧!”

    刀疤狞笑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酒瓶带着一泓冷光狠狠砸了下来。

    “是老莽!老莽派我来的。”

    女人尖叫的喊出来,嗓子都劈了。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酒瓶在距离她肚皮半厘米的位置停下了。

    “切……没意思!”

    “就知道会这样。”

    茶几周围的男人纷纷泄气,意兴阑珊的咒骂着,鸟兽散到了周围的沙发里。

    女人剧烈喘息着,浑身冷汗倒流,紧绷的身体瞬间瘫垮,被松开钳制的手脚无力的套啦在茶几上。

    活像一具被玩坏了的布偶。

    “黑鹰,走了。”

    萧承爵叼着烟双手插兜,肩上披着西装,额发被夜风吹起,眉弓深邃,鼻梁高挺,双眸明亮,带出一片惊艳倜傥。

    闻澜下了出租车脚步一阵踉跄。

    腿心的空虚麻痒让人抓狂。

    若不是她经历过曾经那一遭意志力强悍,估计这会儿都躺大马路上自慰了。

    “小姑娘,我扶你进去吧。”

    闻澜摇了摇头,勉强一笑,“不用了,谢谢。”

    “那你这……”

    司机正说着,就见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

    一个漂移旋转,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闻澜面前。

    后车门打开,率先迈出来一条西裤包裹的长腿,健壮有力。

    萧承爵从车里出来一把将闻澜打横抱起,爆发的男友力,连司机师傅都被秀了满脸。

    他吃惊的感叹着,“这年轻人!”

    闻澜被欲望折磨的快要意识混乱了,刚被萧承爵抱起来的时候她还挣扎了一下,恍惚间闻到了熟  悉的味道这才安静下来。

    紧张不安感消失,随之而来的欲念被无限放大。

    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疯狂,无尽的空虚感难受的让她抽泣。

    “承哥……承哥。”

    萧承爵感觉脖颈处有些湿润,他低下头看着怀里被性瘾折磨的满脸媚色的女孩儿。

    “宝贝儿,忍忍,马上进电梯了。”

    闻澜咬着唇点了点头,脑袋往男人的脖颈里又扎了扎,圆润的鼻头蹭弄着,如猫儿一般。

    “叮……”

    电梯门刚一关闭,闻澜直接抬头逮着男人削薄柔软的唇瓣急切的亲了起来。

    说是亲,其实跟啃没什么两样。

    萧承爵192,180斤的体格子被170,110斤的女孩推到电梯角落勾着脖子亲。

    那场面想想就刺激……

    要是被他那群手下看见了,估计又得一边鬼叫一边打开摄像机。

    萧承爵无语失笑,低头应付着急迫的女孩儿。

    这栋楼的户型是一梯一户,现在这个时间段也没什么人。

    两人就这么忘我的亲着直到电梯打开。

    萧承爵一把抱起闻澜,扛着就往门口走。

    开门关门,扔钥匙,摘手表,脱鞋,扯衣服。

    两人就这么一路亲着,如同两团炽烈的火。

    萧承爵这会儿都怀疑他刚刚到底有没有喝了那杯下了药的酒,欲望来的太快,他鸡巴都要憋炸了。

    闻澜被甩在床上的时候身上就剩下了一条内裤。

    说起来倒也好脱,直接撕就行了。

    萧承爵西装外套已经不知道扔哪了,黑发凌乱散落微微盖住眼角,衬衫直接开到了肚脐,整个胸肌腹肌明晃晃的露着。

    黑眸深潭泼墨,里面燃烧着一把火。

    那张好看到极致的脸被欲望渲染的浓烈勾人。

    大腿处隆起一条粗长的埨子,打眼一看20厘米起步。

    闻澜被亲的意乱神迷,先开始她还占据主动,被男人压在床上后她就只能被迫承受了。

    宽厚灵活的舌头探进嘴里强势的攻城略地,勾着她的小舌极尽缠绵。

    闻澜被亲的喘不过气,小脸憋的通红,双手抓着他的衬衫松了紧,紧了松。

    “噗,哈……”

    男人亲够了,唇舌噗一离开,她立刻喘息起来,亲吻的快感勾起全身泛滥的空虚,身下的花穴蠕

    动起来,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水。

    萧承爵直起身,双腿岔开跪立在她身上,一手解开仅剩的衬衫扣子,随手脱下来丢在一边。

    他就那么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双眸被欲色染的漆黑无比。

    灯光明亮,男人肤色冷白,宽肩窄腰,眼镜蛇一样的背脊,肌肉虬轧。不似健美总动员那般夸张也是线条清晰,力量感十足。

    整个右臂都是纹身,层迭的图案将他原本的皮肤彻底盖住,性感狂野。

    闻澜眯眼看着他,体内奔涌的性欲被眼前这张脸彻底勾起。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而且这么好看的人,就要操她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