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

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而像害羞的小鹿那般稍加撩拨就仓皇逃跑,时而又那么……

    谢时颐顿了一下,目光落在程攸宁唇角那点酒渍上,问道:“好喝吗?”她的声音不自觉沉了下来,眸光中已然覆上一抹昭然若揭的幽深。

    程攸宁偏着头,握着酒杯的指尖轻微地拧了一下,谢时颐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的耳尖透着粉,也不知是洗澡时的热气还没散去,还是因为别的。

    她喉咙有些发紧,下意识想去摸摸程攸宁的耳朵,可才屈了屈手,就见程攸宁忽的仰起头,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

    杯子里的酒只浅浅剩了个底,但对于一口来说还是略多了些,程攸宁鼓起了腮帮子,自侧面看过去,竟有些像个小包子,大抵是喝得太急,还洒了点出来,酒液自唇角淌下,摇摇欲坠地挂在了下巴上,犹如一颗晶莹的赤珠。

    “慢点……”谢时颐怕她呛到,可提醒的话才出口,程攸宁已将那一大口酒咽了下去,喉间发出咕咚一声闷响,钝钝的,倒像是撞进了谢时颐胸腔,与此同时,挂在下巴上的那滴红酒也随之坠下。

    落在浴袍上,在胸口上开出一朵小花。

    而后,是一道悠长的吸气,谢时颐见那细长的眉毛末端往下撇了稍许,几乎要被逗笑。

    红酒度数虽低,可这般子灌法,酒量一般的人怕是要头晕的,只是她尚且不及调笑,程攸宁已抬眸看向她。

    不似她以为的那般局促得无处安放,那双清亮的眸子直直地迎向她,被酒液润湿的唇角缓缓勾起。

    这……是在挑衅?

    笑不及舒展就戛然而止,谢时颐的眸光暗了暗,刹那间,她好似听到了嗡嗡的响声,闷闷的,像从远方传来,又像是紧贴着耳朵有风扬起,震得头皮麻麻的,脑子里一阵发懵,待反应过来,她已一把扣住程攸宁的腰,咬上那残留了几许酒香的唇角。

    味道如何,不如自己来尝。

    手机被她随手丢开,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炖响,酒杯也被随意搁置在浴室门口的架子上,若不是顾忌碎玻璃,她也想直接扔了。

    程攸宁口中的酒味比自杯中品尝到的更为香醇,叫她克制不住贪意,丝毫不顾程攸宁是否还有喘息的余地,只一味汲取,将那些不自觉溢出口的细碎呻吟磨得更碎,任由紧搂着的背和腰一点点软下去,最后连喘息都变得绵软,只能迎合她的辗转,再无一丝抵抗的余力。

    她本想去床上,可跌跌撞撞往后退时,膝弯撞到了沙发角,身子登时失了平衡,往后仰倒,连带着程攸宁一起栽倒在沙发上。

    她的后背抵上沙发扶手,有靠枕缓冲,倒不至于摔疼了,只是猝不及防之下,两人俱是一惊,暂时自那难解难分的气氛中清醒过来,程攸宁直起身子怀里,表情有些呆愣,本能地往旁看去,似想弄清眼下的处境。

    那袋牛角包静静地立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兜兜转转,倒像是回到了不久前,谢时颐哑然失笑,可目光触及程攸宁胸前露出的大片肌肤,笑便收了回去。

    经过刚才那番拉扯,程攸宁的浴袍彻底敞开了,一直开到了小腹,若不是腰带还系着,就要彻底散了。

    胸腔和小腹都随着呼吸轻起伏,不知是不是还没来得及擦拭干的缘故,白皙的肌肤上隐隐蒙着一层水光,看起来尤其柔软,像是稍用力就能掐出水来。

    打趣的念头顿时荡然无存。

    她把程攸宁的脸掰回来,说:“不准分心。”话音未落,便含住对方的嘴唇。程攸宁的嘴唇已有些红肿,她却依旧毫不客气,缠得愈来愈紧,似是誓要吮出血来才肯罢休。

    “呜……”程攸宁终究是气短了些,起初还能勉强,五次三番后,头脑便昏沉起来,几乎要喘不上气。又不知是不是那口酒还是咽太急了,酒劲微微上了头,身子脱力得尤其快,只一会儿,抵在谢时颐肩头的手便使不上力了,她本来靠两条腿撑着身子,这时腰软绵绵塌下去,便坐到了谢时颐腿上。

    南半球正值夏季,天气正热,谢时颐的居家服是一件薄薄的短袍,里头是短裤,腿上的皮肤被冷气拂得微凉,忽地触及程攸宁似残留有热水温度的腿根,鲜明的温差令她不由得怔了一怔,随即心狂跳起来。

    程攸宁浴袍下面什么都没穿。

    “你……”她下意识想问,嘴却被捂住了,程攸宁垂下了眼,修长的睫毛掩住了眼里的情绪,她只能看到被雾气打湿的睫毛晶晶亮亮的,往下,便是紧抿的嘴唇,隐隐在发颤,继而是圆润小巧的下巴,再往下,她看到了挡在她嘴前的手。

    并没有完全张开,而是微微蜷起,不知是没有力气,还是底气不足,她握起那只手,置于自己掌心,被她捏住并拢的手指修长而纤细,通体白皙好似由白玉雕琢而成,唯有指尖泛着粉。

    并不是因为充血或情绪使然,而是天生就蒙了一层樱粉。

    谢时颐觉得造物主大抵是特别偏心,不单给了程攸宁一副出众的皮囊,还精心设计了一些尤其可爱的特质。

    比如说稍显尖利的犬齿,比如说极易变红的耳朵,再比如说粉色的指尖。

    她低头亲吻那可爱的指尖,待程攸宁的呼吸渐渐放松,误以为危机过去时,忽地挑开她的腰带,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腰防止她逃跑,另一只手探进浴袍里,径直抚上腰带下再无衣料遮掩的肌肤。

    还狎昵地捏了捏。

    “我可以理解成你是故意的吗?”感到怀里本已软得不成样子的身子猛地僵住,几乎化成一块石头,她便笑了,笑得像只餮足的猫。

    程攸宁的脸皮很薄,哪怕是这种时候,这种适合肆无忌惮说浑话的场合,听到仅仅如此程度的打趣,她也会羞得面红耳赤。谢时颐倒不指望她会配合地来一些蜜里调油的情话,自顾自笑开心了,便体贴地替她寻起了借口。

    应该会说是忘了吧。

    其实多半也确实是忘了,毕竟那时候她是逃去浴室的。

    她亲了亲程攸宁的脸,又亲了亲她的耳朵,耐心地等着她支支吾吾丢出那个意料之中的理由,却忽地被她紧紧抱住。

    两条胳膊环住她的脖子,像攀上栖木的藤蔓,热气打在她肩头,伴随着轻飘飘落下的绵软嗓音。

    “你真讨厌。”一字一顿,若非是调子实在太轻,语气又太黏,像化了的奶糖,倒像是认真在数落她的不是。

    她弯了弯眼,也摆出一本正经的架势:“可你还是喜欢我。”

    说着,朝程攸宁脖子上青色的血管咬了上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