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还想要(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春节,万家灯火的日子,尧瑶又是一个人度过。

    除夕那天,她提前在一个饭店订了一桌菜,一个包间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上菜的服务员都用诧异的眼神看她,这顿饭她还是吃得很愉快的,菜都很好吃,很丰盛,吃不完还打包了。

    现在是大年初二,她还在吃着那一晚在饭店打包回来的菜,她自己煮了一小锅米饭。

    春节,和其他节日的意义对于尧瑶来说都毫无意义,只是一个有着特殊名字的一天。

    浑浑噩噩的在公寓里一直待到了大年初八,工作的人都要返工了,自从上次情人节之后,尧瑶再也没有见过黎之确,她想,或许会在开学前见到他。

    或许是因为一直没出门,尧瑶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气色不太好,整个人带着一股丧气。

    是郁闷和难过憋在心里,都反映在脸上了。

    她想去晒晒太阳,可是太阳已经落山了,她在公寓里甚至窗帘都不会打开,已经很久没看过阳光了。

    尧瑶洗漱后躺在床上,今晚困意来得早,她渐渐地闭上眼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脖子传来痒意,腰间也硌得慌,尧瑶忍不住皱起眉头,她想要翻身,但是翻不了。

    她微微睁开眼,黎之确的脸就离她那么的近,俊俏的五官就贴在她脸侧。

    尧瑶被吓到了,她连忙伸手推他,而是心里升起一种排斥感,就是不想和他那么亲近。

    黎之确抓住她的手,笑着看她:“我是人,不是鬼。”

    “我知道你是人。”尧瑶想挣脱。

    黎之确已经亲了下来,他压制住她的双手,整个人立在她上方,形成一种压迫感。

    他的吻带着强势的意味,咬着她的唇迫使她张嘴,她想要逃跑,他在追逐。

    接吻发出的湿润声让尧瑶感到难受,心里揪揪的喘不过气。

    嘴唇分开,拉出一条银丝,黎之确双眼已经是充满情欲的,尧瑶在下方看着他,胸口不停地起伏,呼吸不均,睫毛在闪动。

    “我不想做。”她说。

    “嗯,我来做。”黎之确不管她是什么态度,她的态度一向不是很重要,也不能决定他要做出什么选择。

    弱者不能决定强者的选择,弱者从来不具备话语权。

    黎之确直接拉下她的裤子,裤子丢在一旁,又拉下她的内裤,他低头看,发现一点湿意都没有。

    他看她一眼,然后伸手往小穴上摸,手指往里探,眼睛直直地盯着尧瑶。

    “你这些天都在陪家里人吗?”尧瑶忍不住问他。

    “嗯。”他应着手指往里加了一根,稍稍弯曲,触碰到某个点,让尧瑶忍不住轻呼。

    尧瑶扭着腰肢,手指紧攥着床单,黎之确神色平静,他没有下一步动作,依旧在用手指玩着小穴。

    “自己把上衣解开。”黎之确冷眼瞧她,语气依旧是我行我素,不容拒绝。

    尧瑶伸手一颗一颗地解开自己的睡衣扣子,衣服两边分开,露出白净的皮肤和像糯米糍似的嫩乳。

    黎之确的手已经被弄得湿了,他抽出被小穴吸着的手指,他把手上的水液都抹到尧瑶的大腿内侧,她的大腿肉软软的,他还捏了两把。

    他俯身下去,舌头绕着乳晕打转,含着乳头发出啧啧的声响。

    黎之确的口腔是温热的,贴近她胸口的脸颊的温热,尧瑶伸手摸上他的耳垂,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手凉没有感觉到温度。

    “开一下暖气,我冷。”尧瑶的声音发颤。

    黎之确含着胸乳,眉眼上挑,抬眼望她,从嘴里吐出满是水液的乳珠,然后起身去找遥控器。

    他按了制热功能后,又回到床上,发现尧瑶已经拉起被子把自己盖上了,正在侧着身子背对他。

    “你怎么了?”黎之确来到她边上,开始疑惑。

    “我前几天感冒了,还没好。”她说了个最简单的借口。

    “所以?”黎之确呼吸吐在她的耳侧。

    “我们一段时间不见了,一见面就要做爱吗?”尧瑶翻身,不知怎么的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

    黎之确掀开她被子的一边,扯过来一些盖在自己身上,他伸手整理她肩上的头发,头发带着点静电贴在枕头上。

    “那不然你要和我叙旧?”黎之确笑,他们还能这么生分。

    尧瑶不说话了,她本来被勾起的那点欲望已经消失了。

    “为什么不开心?”黎之确问她。

    “没有不开心。”尧瑶双目无神盯着被子。

    黎之确忍不住眯眼:“你看我像没长眼睛的样子吗?”

    尧瑶和他对视,她怎么敢说自己不开心就是因为你呢,会被当成笑话吧。

    “因为过年是自己一个人吧。”尧瑶说。

    “你不是有同学在A市,怎么不去找她们?”黎之确问。

    “我不想让她们知道。”尧瑶闭眼。

    就这样,尧瑶就这样睡过去了,可能是因为暖气足,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好闷,这是尧瑶睁开眼后的第一个感觉,怎么回事,在混沌之际她艰难地挪动身体,发现身后居然是黎之确。

    他怎么在她的床上,而且腰后的这个触感是……

    一只大手从衣摆下伸入她的小腹,她衣服上的纽扣什么的时候扣好的?内裤也穿上了,她不记得了。

    大清早的她的胸就成了他的掌中之物,随意揉捏,他醒了吗?尧瑶看不到他的脸。

    “让我插进去。”黎之确哑声,放出勃起的阴茎,贴在她的双腿间不停地摩擦。

    尧瑶也来点感觉了,他被她揉得晕乎,他的手指在搓着乳珠,又捻又拉。

    内裤已经被浸湿,黎之确抬起她的一条腿,手撇开她的内裤,就直接插了进去。

    这突如其来的饱胀感,让尧瑶感到舒畅。

    侧入的姿势进得很深,黎之确挺着腰在抽插,他在后面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声,他压着尧瑶搂过她,两个人的交合处都被水搞得泛光。

    “早上就那么多水,是不是做梦了?”黎之确亲吻着她的脖颈后方,缓慢又撩人。

    尧瑶觉得很舒服,甚至想要他重一些,她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穴口不停地吞吐着阴茎,一吸一吐。

    “嗯,好舒服。”尧瑶的欢声溢出,手忍不住下去自己揉着阴蒂,一边揉一边呻吟。

    黎之确看着她的动作,眼神一滞,抓住她的手,然后抬高她的一条腿,起身跪立在她的面前,把她的两条腿立放在肩膀上,拉下她的身子,不停地往前顶,他的阴茎被咬得酥麻,像是有一丝丝电流穿过。

    “有东西操你,还要自慰。”他每次都顶得很深,然后再抽出来,又用力顶进去。

    “还想要。”尧瑶一副柔情蜜意的模样。

    “还想要什么?”黎之确压下她的腿,内裤已经很脏,都是欢爱的痕迹,湿湿黏黏都是分泌物。

    “要你射进我的小穴里。”尧瑶满脸潮红,眼里都是暧昧。

    黎之确听到后,更为用力地大开操干尧瑶,尧瑶毫不掩饰地在房间里发出呻吟,那种情欲的快感,让人昏头。

    尧瑶主动爬到他身上,抱紧他的肩膀,上下起伏着,她的娇喘在他的耳边环绕。

    两具肉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身体。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亲密的触摸更能让人感到愉悦,尧瑶想抚摸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喜欢黎之确的手抚摸在她的皮肤上,每摸一寸,她就觉得这个人对她是有那么点情感的,抚摸,揉捏,这些都能让尧瑶感受到愉悦。

    至少,在做爱这一方面,尧瑶是能享受到爱的,是爱吧?应该是。

    黎之确低头在她的身体吮吸上斑斑点点的痕迹,硬硕的阴茎往上冲,他抓紧尧瑶的腰,提上去又按下来。

    尧瑶整个人往后仰,挺起胸在黎之确的面前供他舔抵,她的双腿夹紧他的腰,手扶在肩膀上。

    花心乱颤,蹦出汁液,最后一次落下时,两个人都在发颤,肌肤相贴,紧紧拥抱在一起。

    精液顺着小穴,又流到茎身下边,乱七八糟的交合处十分淫乱不堪,床单也已经不能看了。

    尧瑶的脸上尽是汗水沾着凌乱的发丝,黎之确看着她,伸手把她脸上的发丝用手指撇开,他的手掌贴近脸颊,在轻柔地抚摸。

    尧瑶倒在床上,筋疲力竭。

    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都太累了,而且这一大早上就剧烈运动,是头牛都要累坏了。

    清洗过后,整个人倒是神清气爽不少,两个人坐在客厅吃早餐,尧瑶煮了两碗面条,面条里放了西红柿和香辣榨菜末,冰箱里也没什么食材了。

    这样的场景,尧瑶又觉得有些讽刺,欢爱过后的男女一起坐着吃早餐,看着像是一对年轻夫妇,实际上什么也不是。

    他是谈恋爱了吗?尧瑶很想知道。

    尧瑶的心里面揣测不安,要是他们会在学校里约会怎么办,她可不想遇到,自己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和他们擦肩而过,听到同学的讨论自己是否能装作毫不在意,她面对这些未知的问题感到不安。

    (我习惯每章三千字了,但是现在有点吃力,我以后都写两千以上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