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及时行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秋煦重新回到了原先忙碌的状态。

    由于前几天线下签售没按时开,AE给她们让她们先以演唱会为主,辅以之前没做完的工作,还要多开一些直播和线上签售。

    樊秋煦还是第一次见识这么高级的东西,线上签售,可真是新玩法,最后没想到还是印证了那句话“钱从八方来”。又不是没有线下的环节,还要多搞一套这个东西,AE真的是穷疯了,逮到她们仨使劲薅。

    她这两天忙得脚不沾地,睡觉基本上都在飞机上。

    樊秋煦结束了下午的这场活动后,回到后台,沉沉地坐到了椅子上。

    郑沫觉得怪稀奇,这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体力满满的状态,没想到现在直接瘫在了椅子上,她戳了戳樊秋煦的脸蛋,贱贱地说:“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樊秋煦有点不爽:“你很高兴?”

    郑沫神清气爽地挥了挥手机:“不知道吧,中期选举的结果刚刚出来,这次民和不仅仅保住了众议院,还拿下了参议院。”

    这还真是让她啧啧称奇,丰民怎么一个也守不住。

    樊秋煦听到这句好,坐好恢复到了正常姿势,有些看热闹地开口:“那你还这么高兴?”

    郑沫看了一眼四周,确定只有她和樊秋煦二人,她靠近了对方,耳语道:“许家和其他几大家族联手搞定了城西那一大块区域,未来将会提供很多就业岗位,而且城西那个地方,你是知道的,那边的人口非常杂,还有许多外来移民,本身就是宁海的边缘地带,让那个地方成为一个为富人服务的新区肯定是不太可能的,毕竟荒芜了那么久,而且富人有元溪江附近的大平层以及城东城南别墅区,怎么可能去哪里呢。因此,许家把那块地规划成了一个面向普罗大众的地方,据说还要让宁海的几所大学开分校区。”

    郑沫给了对方一个默契的眼神。

    樊秋煦默默地想着:中产甚至是底层人民应该乐观其成,新区建设肯定会有一系列的税收优惠,那么企业们也会支持,一定程度上还团结了那个地区的移民和其他种族人口。

    还有,许家一向是民和内部的开明派,并没有很鲜明地支持反堕胎。

    许熠珩或许只能讨好宁海的一小撮选民,但是得到他好处的企业可是遍布于整个C国的,资本家要你选,你敢不选?不选就开掉你。

    这些樊秋煦都可以理解,但是樊秋煦不能理解地是,为啥民和搞得这么好,郑沫还这么开心,要知道,她那个倒霉爹可是也在那里面。

    樊秋煦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郑沫听着有几个人谈话声越来越近,她声音轻快地快速说了一句:“但是郑家一杯羹都分不到啊!”

    舒意和小葵花进来,向在椅子上坐着的二人宣布:“今天我们的造型师Lina要去约会啦,我们快点收工,不要打扰人家小情侣甜甜蜜蜜。”

    郑沫和樊秋煦也不是那么不讲情理的人,她俩很贴心的说:“Lina你走就可以了,我们自己搞下面的。”

    Lina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她本来是想和舒意分享一下小别胜新婚的喜悦,没想到舒意以为她想直接下班。

    要不是她们仨,哪能有她的今天,不管是娱乐圈还是时尚圈,都是很吃人脉的地方,她们家只是一个稍微支撑起女儿留学的家庭,但也仅限于此了,很多留学生打趣说回国没有工作,不妨做全职儿子,全职女儿,但是Lina知道,她家不行,她没有工作爸妈真的养不起她一辈子。

    现在还能偶尔接一些杂志的单,她已经很满足了。

    Lina随即表示,不,没有,你们误会了,我今天只是有点小激动。

    樊秋煦贴心地说:“没关系,去吧,我们努力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有资本去做这样的事吗?”

    再加上旁边郑沫和舒意的助攻,Lina成功提前俩小时下班。

    本身后台就没几个人了,她们一行人这几天就没休息过,舒意让其他工作人员做完就下班,不用和她们一起耗。

    卸妆的时候,舒意突然想到中午任静给她发的信息:“盛夏最近拍了个新电视剧,准备无找人做背景音乐,”她看了看正在卸妆的郑沫和已经换完衣服准备回酒店的樊秋煦:“你们俩觉得呢?”

    郑沫问:“什么剧啊?”

    舒意照着中午任静给他发的信息,念了相关内容。

    在听到王嫣导演的名字时,郑沫来了兴趣:“这个导演我记得是和徐川合作,让他拿人生第一次影帝提名的那位吧?”

    她扭头看向樊秋煦。

    樊秋煦配合地点了点头:“对,而且这部戏还是盛夏投的。”

    舒意眉眼弯弯:“你消息还挺快。”

    樊秋煦不置可否,只是说:“前几天徐川不是刚去大山里放出来么,那个时候王导好像就联系了他。”

    舒意继续很是快乐地说:“据说女主角是沉之言欸,这个剧组怎么感觉都是熟人呢。”

    樊秋煦还真不知道女主角是沉之言:“定好了?”

    舒意翻了翻她今天中午吃到的瓜:“前天好像是最后一次试镜,之言把那些王导选的女明星杀的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她这是开辟新赛道,迭代新打法了?

    这时,樊秋煦手机上弹出了一条信息:【樊PD,下周三有时间嘛(可爱)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

    樊秋煦看了一下日历,下周一她们就能结束国内最后一场演唱会,剩下的就是一些线上签售还有年末舞台之类的,她思考了一下应该来得及,便给杨乐乐回复说:【可以的(ok)】

    处理完了杨乐乐的事,樊秋煦打开了舒意发在群里的那个有关王导电视剧的介绍。不得不说,祁遇这次确实大方,各项配置都是一顶一的好。

    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女主介绍,野心家……

    她陷入了沉思。

    **

    樊秋煦回过神来。

    今天她起了个大早。

    王飞飞果真是不太会给他们仨喘息的时间的,她今天要来公司排练年末晚会的舞台。不知道AE发了什么疯,说要融入东方元素,要把歌曲改编成,听起来就有悠扬古韵之感。

    还找了一些极具特色的传统服饰。

    反正,今年敲定的就那三场,闭着眼做就好了,做完就解放了。

    现在编舞老师的工作遇到了一些瓶颈,他让樊秋煦先休息一下,自己和伴舞们沟通一下。樊秋煦翻了翻行程,神奇地发现今年过年“飞鸟”三个人有三个行程。

    郑沫去春晚唱歌,舒意参加巴黎一个艺术展的开幕式,

    而樊秋煦则去洛杉矶拍杂志录一些物料,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许多官方听说她今年来不了自家春晚,纷纷邀请她去当地社区深入一线,向全球海内外观众送上新春祝福。

    挺好的。

    看着那些dancer们按照编舞老师的指令,排练着相关队形,她惬意地享受着宝贵的中场休息时间。一边看编舞老师和伴舞聊舞蹈细节,一边思考自己今年过年去哪。

    任静十分贴心的没有安排除夕的工作,理由是:樊秋煦不过年,但是其他工作人员还要回家吃饭。

    她点开购票软件,随便刷了刷机票。

    过年对自己来讲,就是一个久违假期。

    自己既不需要和广大年轻人一样回家,被各路神仙催婚催育,也不需要考虑各种传统习俗。

    因为她就压根不了解什么传统习俗。

    掐指一算,人生不过三万天,及时行乐就好。

    管那么多干嘛,哪有那么多的道道。

    就在这个时候,她刷到了洛杉矶有直飞大溪地的航班。

    自己似乎还解锁过大溪地这个地点。

    她划了划旅游宣传界面,感觉看起来还挺漂亮的,就是一些设施看起来有点破。

    看到了有一个什么沙滩别墅,看起来最起码这一家能保证自己的私密性,不会被春节出行的各位当成稀有动物观赏。

    毕竟世界真么大,粉丝那么热情,大家看到自己很激动也是正常的。

    她直接提前三个月订好了自己的酒店和机票。

    “秋煦,你过来看看这个地方改的怎么样。”编舞老师招手让她过去。

    **

    “樊PD,我在这里!”

    杨乐乐向她挥了挥手。

    她今天下午和杨乐乐约好去吃一家新开的日料店。

    樊秋煦喜欢事先做好计划,在发现这条路她不熟的时候,果断在AE排练结束后就开车往这边赶。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她跟着导航七拐八拐地走进了一条小巷子,来来回回找了半个小时都没找到,她直接决定,把车放在巷子外,自己走进去,慢慢找。

    终于等到了杨乐乐来寻自己。

    对方问她是不是今天排练工作很忙,年末了,工作压力很大。

    樊秋煦感觉有些尴尬还有无语,我到了,我半个小时前就到了。但她也不好意思对人家说自己跟着导航走了半个小时都没找到正确的位置。

    她只好说,是的,最近年末舞台编排确实时间很紧张。

    而后一抬眼发现:她换发型了。

    上次樊秋煦见她的时候,还是一头大波浪,这次居然剪成了齐肩短发,整个人感觉很有活力的样子,不像上次……

    情绪那么淡。

    樊秋煦跟着对方走,笑着闲聊道:“看起来杨老师最近心情不错。”

    杨乐乐冲她甜甜地笑了笑:“樊PD不要喊我杨老师了,喊我乐乐吧。”

    樊秋煦也礼尚往来,眉眼弯弯:“那你喊我秋煦。”

    杨乐乐欣然同意。

    她向樊秋煦说,最近中期选举尘埃落定,民和不仅保住了众议院,还拿下了参议院,许家这两天很是风光,前几天简直就是门庭若市。这两天,终于不用杨乐乐陪他们去做戏了,只需要许熠珩一个人去应对纸醉金迷的名利场。

    他这一个周忙得很,之前下午下班回家还能和小孩玩,哄小孩睡觉,这两天他晚上十二点之后就压根没回过家,每天都是一身酒气,杨乐乐嫌烦,让他去睡客房,不要打扰她。

    樊秋煦乐了,本来以为,这对夫妻应该是那种彼此都很讨厌对方的那种,更甚者或许会针锋相对,但没想到,杨乐乐让许熠珩去客房睡他就去客房睡了,还挺听话的,和她第一次见对方时的印象有些小差距啊。

    樊秋煦打趣着说:“那他还蛮听你话的。”

    杨乐乐瘪了瘪嘴,用一种“你不懂”的眼神看向对方:“那是因为我前期和他配合得好,给够了他面子,不然天天演‘夫妻情深’真的很累人的。”

    杨乐乐话音一毕,指了指右前方的那个招牌。

    她颇为豪气地说:“好不容易下班了,吃点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