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只身徒越万重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鉴于不同家族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所以城西那块地,一定是各家的焦点。

    包厢里,许熠珩正在和张沅谈城西开发区的开发权问题,他希望许家能和张家乃至路家合作,共同分这一块大蛋糕。

    但是,合作不是那么好谈的。

    许熠珩自然知道张路两家都有意向,但是许家和张路两家并非世交,没有老一辈人的积淀,有些时候做起事来真是麻烦得很。

    就比如现在,三家就利益分配问题无法达成一致。

    路嘉看着场面不对,向着张沅和许熠珩的方向看去,岔开话题说:“今天秋煦开了她那辆骚气的车。”

    张沅表示情绪稳定:“就是那个有赛车涂装的吧。”

    许熠珩脑海中马上联想到了在“久久”门外看到的那辆骚气冲天的保时捷,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他适时出声说:“赛车涂装吗?我刚刚在外面也看到了一辆。”

    路嘉肯定地对他说:“没错,那就是我们樊大明星的,她今天来这吃饭。”

    “和谁啊?”张沅夹了一块牛肉,随口地问道。

    “徐川吧,他不是容衢山里面拍戏么,最近杀青回来了。”路嘉给许熠珩倒酒,反正看这个样子正事既然谈不下去了,不妨就谈点这样的花边新闻来让大家放松一下。

    毕竟,这些年她和徐川的事,这些媒体可没少写。

    许熠珩也加入进来:“他们俩是不是谈过,我之前经常看一些自媒体说他俩是一对。”

    这个问题路嘉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许熠珩说的是事实,现在既然生意聊不下去,不妨就聊聊这样的东西,他开始向许熠珩科普这些年樊秋煦徐川的那些事。

    ……

    许熠珩今晚“被迫”听了许多关于樊秋煦的轶闻趣事,他对这位大明星并不陌生,毕竟为了选城市代言人还特地让人做了有关她的背调。

    但是今天从路嘉张沅这样的朋友口中,他对樊秋煦又有了更深的了解,感觉这个小姑娘还挺有意思的。

    也不能说是小姑娘了吧,毕竟她今年已经……

    如果没记错的话28了。

    他坐在车上,就这么默默地想着。

    今晚的谈话彷佛打开了许熠珩对樊秋煦的好奇心,他开始上网搜索这位在C国乃至全球家喻户晓的女制作人。

    对,是制作人。

    他今天才知道,原来网上经常用来做一些配合“大气磅礴”视频的配乐是她写的,而且制作人挂的还是她的名字。

    既会作曲,又会写词,还能负责一整首歌的制作流程。

    他手机连上车载音乐,放着樊秋煦的歌。

    略显忧郁的音符在封闭的车厢中流淌,每一声伴奏乐器的颤抖都好像一根无形的线,勾起了许熠珩无尽的伤感,他安安静静地坐在后座,默默地听着这首悲歌。

    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她的模样。

    不得不说,她的确好看,是那种有攻击性的好看,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肩上,修长的眉毛微微拱起,勾勒出一双锐利的眼神,精致的嘴唇微微上翘,做什么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哦对,还有那个让许念安倍感钦佩的纹身,居然纹在手腕处,她还真是“无畏”啊,那个地方得挺疼的。

    ……

    车子抵达许宅。

    许颂宜看到爸爸的车子,迈着两个小短腿,哒哒哒跑向那辆宾利。

    “爸爸!”

    许熠珩听到自家小棉袄脆脆地喊了自己一声,立马心花怒放地弯下腰去,小颂宜也很配合地张开双手,说:“爸爸抱。”

    他捏了捏女儿的脸,柔声向她解释:“爸爸今晚喝了点酒,有点味道,一会再抱颂宜好不好?”

    许颂宜慢慢地靠近许熠珩,鼻子像小狗一样嗅了嗅,坚持说:“就要爸爸抱。”

    许熠珩看到女儿坚定的小脸,感到自己的心立马化了一块。他虽然很想现在亲亲她,但是鉴于自己今天在外面喝了一点酒,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摸了摸她的发顶。

    随后他一把就把小颂宜给抱了起来,一起走向前厅。

    许熠珩扫了一眼家里人,嗯,还是老样子,该在的都在,该不在的都不在。

    程岚看见自己儿子抱着孙女走了进来,她没好气地对许熠珩说:“回来了。”

    她真不理解,为什么儿子可以对孩子那么好,就是不愿意和儿媳一起好好过正常人该有的日子呢。

    他们俩又不是有什么协议,两个政治家族在一起,没有原则性的利益分歧,是不可能分开的,就算私底下有什么协议也没用,他们俩的胳膊目前还拧不过大腿。这个道理她懂,她儿子做了这么多年议员了,自然更懂。

    程岚一看到自己这么可爱的孙女就感觉心疼,她真心不希望自己孙女是在家长的不和谐中长大的。

    许熠珩自然知道程岚为什么不给自己好脸色,他宽慰她:“我有分寸。”

    程岚听到这句话并不开心,你有分寸,你有分寸,你有分寸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有什么发展。

    他单手抱着许颂宜,另一只手拿过来她的水杯,温柔地问:“要不要喝点水?”

    许颂宜乖乖地抱着小水杯自己小口小口地喝起来。

    程岚看见这个场面就生气,多好的孩子啊,怎么摊上了这样的家庭。

    难道自己和丈夫最初真的做错了吗?让他们二人联姻,这完全是祸害了三个人的人生啊。

    程岚在心里叹了口气。

    给了自己丈夫一个眼神,许知行表示爱莫能助,他安抚地拍了拍妻子的背,还是让孩子们自己折腾去吧。

    这个时候,许念安从楼上下来,看见许熠珩,眼睛亮了亮。

    她拜托自家哥哥考虑樊秋煦作宁海市代言人好久了,但由于他们一家三口最近都在自己家住,没回老宅,因此她一直都没有等到下文。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放在心上,有没有了解到秋煦到底有没有和徐川谈恋爱。

    天知道,她真的好奇死了。

    现在自己有了一个如此完美的借口,就可以悄悄地了解自担的感情状况了。

    就算谈了也没关系,她都出道十年了,格莱美都拿了三次提名了,事业已经很成功了,况且老大不小了,也可以考虑谈恋爱了。

    就这样想着想着,她开始怀着一颗老母亲的心,考虑自担的感情生活。

    许念安快步走到许熠珩面前,捏了捏颂宜那小可爱的小圆脸,言语中带着暗搓搓的期待:“哥哥哥,我上次问你的事怎么样了啊。”

    许熠珩抱着颂宜去玩具区。

    他推了几个积木放到许颂宜面前,让她自己拼。

    许熠珩的眼眸黯了一瞬,他没能直视许念安那热切的视线,转而看向了许颂宜拼的积木,他缓缓开口:“她不合适。”

    许念安虽然有设想过会是这么个答案,但是她还是很不服气。

    自家爱豆这么多年兢兢业业地搞事业,也没听说她有什么污点啊。她这么多年的一言一行都是很谨慎的,有争议的话题绝对不碰,怎么还是不合适啊。

    许念安心里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念头:樊秋煦该不会逃税漏税吧。

    一般这么重大的问题官方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而且就算及时补交,现在的舆论可不像前几年,怎么着也得雪藏个两三年,复出也只能边际化,环C国复出。

    许念安看着自家哥哥这个淡漠的眼神,心道不好,她直接大胆询问:“樊秋煦该不会逃税漏税吧?”

    许熠珩摇了摇头,“那倒不是。”

    她试探道:“应该没有涉及到原则性问题吧?”

    许熠珩淡淡地回答说:“没有。”

    那还能是啥?许念安思考了一下,该不会是私德有亏,个人作风有问题吧?

    她据说樊秋煦本人还挺有钱的,或许确实有点个人小爱好。

    这个嘛……这不过是富婆们都有的爱好罢了,如果是这样,许念安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她也有过类似的梦想,如果自家爱豆实现了,她自然是十分赞成的,这十分符合樊秋煦一贯以来给自己的感觉。

    富婆,清醒,洒脱,有野心。

    这简直就是樊秋煦的代名词。

    樊秋煦那么优秀,为什么要结婚生孩子,她就应该好好享受自己美好的人生,好不容易熬出了头,她可不能因为这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而止步不前。

    她的生命就应该永不泯于泛泛,合该是掀起波澜,暴雨涤山。

    许念安感觉自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这次得对了!

    “难不成是个人作风问题?”她颇有自信的问道。

    反正自己今天一定要问出一个答案。

    毕竟是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情实感的追星,她今天必须要知道自己的爱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只听见对方一把否定道:“不是,她这个人还挺好的”

    许念安有点气急败坏,快步走向积木附近,哀求地说道:“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啊?你快告诉我啊。”

    许熠珩敛去眸中的忧郁,直直地看向许念安说:“第一,她过去曾经被雪藏过不到两年,是因为她曾经遭遇过潜规则,至于这件事成功与否,恐怕这个你要问她本人或者是极为亲密的朋友才能知道。”

    他顿了一下,继续向自己妹妹解释:“我们不得而知那个实施潜规则的人手里有没有相关照片或者视频,这样的东西或许她自己可以反击,但是官方在调查出来之后肯定不会喜欢自己的代言人有着这样的潜在风险。”

    许念安愣了楞,脑子一时卡住,CPU高速处理着这样的信息。

    她曾经设想过樊秋煦这一路会走得很辛苦,但即便如此,她仍旧低估了她前行路上的坎坷和荆棘

    许念安从来没有想过樊秋煦居然曾经会有过这样的遭遇,这对她这样的温室花朵而言是不可想象的。

    就在她感觉恍惚的时候,许熠珩的声音还在继续:“第二,她是一个被拐卖的孩子。”

    他的话一出口,整个客厅的气氛顿时冷了起来。

    他近乎残忍地开口:“即使这件事看起来很值得歌颂,毕竟现在她名利双收,简直就是这样出身孩子奋斗的典范,但我不太想用这件事来消费她。”

    程岚这个时候急切地开口说:“她多大了?”

    许念安还在回想刚刚许熠珩的话,机械呆呆地回应说:“28。”

    许父就在这时开口,为事情收尾定了基调:“这件事对人家来讲估计也不会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还是不要大肆宣扬这样的事情,女孩子在外一个人闯荡,不容易啊。”

    许熠珩淡淡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自从他看完那封邮件之后,那就让经手的人都紧紧地闭上了嘴,毕竟他们调查了那么多明星的个人隐私,有些人甚至和某些权贵们关系甚笃。

    闭紧嘴巴还是有好处的,毕竟现在这个世道,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许念安现在回过神来,问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我想知道,最后那个家庭有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就在这个问题抛出后,程岚和许知远都看向了自己儿子。

    他点了点头,眼睛滑过一丝狠厉:“樊秋煦亲手把他们送进了监狱,以路嘉的水平,他们应该下半辈子都会在那里度过了。”

    他望向窗外,看向那一轮明月,他不知道在那两年的时光里她是如何熬下来的,但好在,她是能够在扛住了那些苦难,踏过了那些荆棘。

    最终,荆棘之路长满玫瑰,在坎坷中奔向未来。

    许熠珩突然感觉有句话用来形容樊秋煦很合适:

    前有万人争第一,逐名者密,夺利者蹊,百般压抑拼朝夕。

    而她无需泛舟,只身徒越万重山。

    ------

    哇咔咔,最近的字数很多有没有!!!快夸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