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很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祁遇心里一颤。

    这是他第一次见樊秋煦这种眼神,彷佛不带任何情绪,只是平静地说出事实,但却像一位来自地狱的使者,轻飘飘地便对人的一声做了判决。

    然后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漫不经心的状态,她歪了歪头,耸肩无奈道:“但是李阿姨生了郑沫,郑博海后来娶的那位夫人,生了现在的郑家二公子。“

    祁遇自知来了机会,顺着樊秋煦的话说下去:“所以说现在这个时代是不是好了一些,‘女权主义’崛起?”

    她摇了摇头:“虽然说Me  too运动开展地如火如荼,确实是让更多女性敢于开口揭露那些不堪的过去,有积极意义的,但是那样的东西只能在集会时激发民众的肾上腺素,国会可没有出台什么措施来保障女性的权益。”

    祁遇双臂交叉,思考了一瞬:“可是这已经比李阿姨那个年代好很多了。”

    “那只是看起来,你知道我的经纪人任静吧,她也是宁海大学毕业的,我出道的时候一点水花都没有,快大学毕业的时候她给我出了个主意,‘飞鸟’逐渐依靠互联网被大众熟知,没办法,AE太弱小了,很多事情别人都不和我们玩,她的主意可以说是让我们由三个籍籍无名的小艺人,变成现在的有一定影响力的明星,即便如此,AE仍希望她能30岁之前不结婚,35岁之前不生孩子。”

    祁遇觉得没戏了,恹恹地开始吃肉,转而问道:“那民和呢?”

    樊秋煦睨了对方一眼:“我还是比较希望女性能有堕胎自主权的,现在这个世界太抽象了,居然女性的堕胎权还能当作政治筹码。”

    祁遇乐了,她这是哪个政党都不亲,油盐不进啊:“那你会更喜欢哪一方呢?”

    樊秋煦实话实说:“哪一方都不喜欢,我压根就没投过票。”

    “为什么?”

    她颇为无奈地回答道:  “因为这就是一个比烂的世界,我的投票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两派都不是什么正常人,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草台班子,我管好自己的事就够了。”

    祁遇腹诽:你自己当然不会产生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但是这群人看上的不就是你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吗。

    樊秋煦笑意盈盈,看着祁遇:“很失望?”

    祁遇倒是没有觉得太失望,本来他就有预感,说动对方的可能性不大,但没想过樊秋煦压根就不喜欢掺和这样的事。

    是不是价码还不够呢?

    樊秋煦懒懒的掀了一下眼皮,随意扫了一眼祁遇的微表情,似笑非笑地说:“你暂时可以不用在我的身上下功夫了。”

    祁遇朝她的方向靠了靠:“是因为张沅吗?”

    樊秋煦挑眉。

    这人的敏锐度还挺高,这么快就能查到自己和张沅的关系,以及……

    可是现在应该出了王飞飞没人知道“飞鸟”之后的计划,王飞飞也不可能蠢到大肆宣扬他的摇钱树即将移植到新环境中吧

    那么……

    樊秋煦怀着探究地目光望了对方一眼。

    “你既然能拒绝程风那么好的条件,估计AE的合约已经不是个大问题了,那晚你看起来和张沅很熟悉,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你们俩居然都是宁大出来的,仔细一看你们俩的简历,居然还有交集。”

    祁遇抿了一口酒:“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也没找人查证过,”而后人畜无害地笑了笑,“仅仅是凭着一些直觉罢了。”

    哦?

    仅仅是凭着一些直觉罢了?

    那这么说,您应该是属狗的,嗅着味就能直达谜底。

    樊秋煦也不扭捏,眼含赞赏地看着对方:“确实如此”

    祁遇无所谓地说:“反正我没觉得我能说服你,所以这个结果我还蛮开心。”

    “因为我不会投给你的对家?”

    祁遇还补充说:“郑沫居然在我们的目标群体中,品牌忠诚度极高。”

    樊秋煦拿起酒杯,向二人的香槟杯中添了一些酒,顺着对方的话向下说:“而且用户维系成本极低。”

    她抬眼,与祁遇的视线交汇,星星点点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变得柔和了起来,樊秋煦的眼睛适时撞上了他清澈明亮的眼眸,有一道细微的电流在心中划过。

    樊秋煦举了举杯,二人很有默契地碰了碰:“Cheers!”

    **

    阳光透过窗户,轻轻洒在阳台上,映衬着桌子上残留的食物和空酒杯,阳光投下的斑驳光影在他们的身上跳动,如同温柔的拥抱,祁遇突然有些贪恋此刻的温暖。

    已经两点钟了,这一顿惬意的午饭也走到了尾声,樊秋煦起身开始收拾卫生,祁遇也加入进来,樊秋煦和祁遇把还可以下次吃的菜收拾好放进冰箱,之后,他们开始打扫卫生。

    但是让客人做这样的事情显然是不太合适的,樊秋煦阻止道:“不用管了,我自己来就行,你昨天那么晚才回去睡觉,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祁遇抬头,干净澄澈的眉眼弯了一下,歪了歪头,嘴角微微勾起,撩了撩眉头间的碎发,淡淡说地说:“东西不多,我陪你弄完。”

    樊秋煦怔了一下,而后想到,他好像知道怎样展示自己。

    祁遇也发现了,暗暗记下了戳樊秋煦的点。

    就在她想继续和祁遇掰扯卫生的时候,任静的电话打了过来。

    “有一个钢琴家想找你合作,她想改编一首你的歌,下次巡演用之类的,你ok吗?”

    她动作一顿,这种合作意向不是第一次遇见,不会是想炒作博流量吧?

    祁遇看他正忙,自己把剩下的一点东西收拾完,把一些大块残留物去除,剩下就全部丢到洗碗机里了。

    “真钢琴家?”

    “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二等奖。”

    虽然自己不是专业学钢琴的,但是为了出道还是略微学过一点相关内容的,这个比赛的含金量樊秋煦还是了解一些的。

    “那可以接触一下。”

    “王飞飞的意思是,反正你这两天也不露面,不如就把这件事敲定,尽快出曲子,这位好像刚结束国外的演出,国内还有几场没开始,你懂得。”

    樊秋煦有点不爽:“那万一我觉得对方不行呢?没有任何余地?只能同意?”

    任静在电话那头很无情地回复说:“大概如此吧。”

    她在绿泡泡上把那位钢琴家的帐号推了过去:“你们先聊一下,不行再说,但是最好是行。“

    樊秋煦无语。

    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咯。

    算了,昨天自己也算是让王飞飞在全网火了一通,这不就是个简单的合作么,无所谓,反正这“舒适的“五天可以看作是意外之喜。

    她加了那位名为“杨乐乐“的钢琴家,对方很快便通过了好友申请。

    【樊老师你好呀,我想把您的Begin改编成钢琴曲,这里是我写的谱子。您有什么建议嘛?】

    樊秋煦挑眉。

    这看起来似乎还挺不错,而且上来就直接扔谱子,看起来还挺靠谱的,

    刚开始,她只扫了两眼,但没想到,对方做的确实还有点意思,此时,樊秋煦已经从客厅转移到了卧室,认真研究起来这个谱子。她渐渐发现,这份改编并没有破坏原曲的气质,反而赋予了曲目新的韵味和表现力。

    研究了一些时间,她开始斟酌着向对方发信息:【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呢,我们可以面谈吗?】

    对方很痛快的回复说:【都可以的,看您的时间。】

    二人约定下午三点半见面,时间有点紧张。

    樊秋煦快步走出了卧室,看见祁遇正懒懒地倚在客厅吧台上,喝着一瓶看起来有点大的Vichy  Catalan。

    樊秋煦对方这副模样时,脑海里涌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坏了!忘记家里还有客人了。

    第二个念头就是:坏了!客人已经开启“自助模式”了。

    她快步迈向厨房,看着正在运行的洗碗机,祁遇嘴角噙着笑,仿佛在说:快夸我,我是不是很能干。

    樊秋煦向阳台方向看去,默了默,对方不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么,怎么干活还这么勤快。虽说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吃饭邋遢的类型,活也没有多少,无非就是端端盘子,清清一些垃圾的小工作,但对方居然在自己不在客厅的时间内,全部都干完了,还给自己顺手开了瓶威域。

    祁遇扬了扬右手的玻璃瓶:“没想到这个气泡水还不错,下次我也买点放家里。”

    樊秋煦十分上道的表示:“我这里还有一箱没拆封的,祁总拿去喝。”

    开玩笑,人家帮自己打扫了卫生,她怎么着也得有点颜色,虽然她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祁遇也不客套,真就把那一箱水拖到了1802.

    没办法,有点小沉,一箱居然有12瓶。

    祁遇在门口对樊秋煦笑着说:“下次见了,樊PD。”

    樊秋煦与他道别,快速找好了帽子和口罩,也没管那些锅碗瓢盆,回卧室拿起来自己的电脑和车钥匙便出了门。

    **

    潭壹路178号,鼎跃大厦。

    樊秋煦按照杨乐乐发的位置,上了电梯,直达琴房。

    这是她第一次来鼎跃。

    程家斥巨资打造的新商业住宅区。

    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栋栋玻璃幕墙反射着阳光,人流如织,穿梭于国内外各大奢侈品品牌,精品店以及咖啡厅的橱窗之间,各色灯饰装点着街道。

    高级写字楼与豪华住宅交相辉映,层层迭迭的建筑昭示着华佑集团的野心。

    樊秋煦默默地想,只有这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来拿到柴可夫斯基音乐奖的孩子吧。

    杨乐乐的助理在电梯口等着她,十分热心地帮她带路。

    一阵熟悉的琴声传来,轻柔而富有力量的音符,在人的指尖跳跃,如同飞鸟般自由翱翔于湛蓝的天空。

    钢琴声此起彼伏,就像奔腾不息的怒涛,让人仿佛置身于汹涌澎湃的大海之中。

    樊秋煦进入了琴房,二人对视,一切尽在无言的默契中,她也加入其中,

    一阵熟悉的乐声在整个房间内回荡。

    随着高潮的推进,克罗地亚狂想曲充满了激情与力量,钢琴音符逐渐加速,节奏变得更加紧凑。

    二人不像是刚刚认识的陌生人,更像是昔日的好友,用音乐进行一场情感的交流和生命的诉说。

    杨乐乐在结束后,快步走到樊秋煦的位置,唇角扬起了一个礼貌但又不失让热情的笑容,轻快地说:“樊老师久仰,我们终于见面了。”

    樊秋煦也落落大方地向对方问好:“杨老师过奖了。”

    二人一阵寒暄后,开始切入正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