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燕窝红糖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秋煦感到小腹一阵收缩,大量痛感袭来,直冲大脑皮层。

    她快速找到了刚刚郑沫给的布洛芬,还好,这东西既可以止痛还可以退烧。

    随便从保姆车上找了一瓶矿泉水,在口中含了几秒钟后,咽了下去。

    她只感觉自己好像被抽空了一般,浑身无力,小腹泛着绞痛,每一次呼吸都在挑动她敏感的神经。

    “我去,刚刚吓死我了,你突然摔倒,还好我眼疾手快,把你扶住了,不然明天就是全球头版头条了。”

    郑沫回想起来刚刚的情景就感觉一阵后怕,这姐妹也太强了吧,生理期疼成那个样还能上台。

    放心,刚刚那一下,不管扶没扶住,都会是明天世界娱乐媒体的头版头条。

    #樊秋煦演出险摔倒#和#音乐盛典踩踏事故#这两个一定会一起上热搜的,她可得好好谢谢王飞飞,要不是他今天请来那么多媒体,估计还不会有那么多精彩的报道呢。

    舒意很是懊恼,刚刚自己为什么没有快速处理樊秋煦话里的含义,她很担心地问:“今天你确定自己住么?”

    樊秋煦强撑着力气说:“没问题,又不是第一次了。“

    郑沫把东西递给樊秋煦,她的手突然蹭到了樊秋煦的胳膊。

    “我去,你这是在发烧啊,你这不是单纯地生理期啊,你今天和我回去吧。“

    樊秋煦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没事,我可以。“

    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关上了门。

    **

    祁遇回想起刚刚的事情,仍然觉得心惊肉跳,他以前觉得,踩踏事故离自己特别远,甚至以为,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没想到,今天居然切切实实地在自己面前上演。还好那个人摔倒后,工作人员及时接手,疏散人群,打开应急通道,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这种事情的影响就好比你打开了多米诺骨牌的开关一样,一旦开启,覆水难收。

    祁遇从体育馆挤出来都快十点了,从这里开到郊区别墅得两个小时,他实在不希望在这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中开夜车。他查了一下地图,按照现在宁海的路况,从这里开到春江湾大概不到四十分钟。

    反正现在装修算是基本结束了,他今晚准备就在自己的新家睡觉了。

    宾利从宁海的主干道上一路飞驰,十分顺利,提前十分钟到了春江湾二期。

    果真,大悲之后,必有大喜。

    他慢悠悠地往18栋的方向走,提着刚刚在便利店买的串,漫不经心地按下了18层的电梯键。

    就在电梯即将关门之际,他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急促的“等等!”

    祁遇应急地按了一下开门键,然后他就看着一个身穿浅灰色毛衣和白色牛仔裤的女生,戴着帽子和口罩走了进来。

    樊秋煦虚弱地说了一声:“谢谢。”

    这声音,这着装,实在是和刚刚在舞台上的那位很像啊,哦,关键是和自己一层。

    众所周知,这一层楼都是一梯两户的设计,所以对方是樊秋煦无疑了。

    祁遇关切地问道:“不舒服么?”

    樊秋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和虚弱:“生理期的事。”

    祁遇点了点头,樊秋煦用手捂着小腹处,脚步不稳,摇摇晃晃地走出了电梯。

    她实在不希望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样子,直到进了家,才摘下了那令人感到烦闷的口罩和帽子,在客厅的下面的柜子里弯腰焦急地寻找上次剩下的暖宝宝。

    她现在真的很难受,是布洛芬的药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吗?

    额头上渗出了几滴细汗。

    樊秋煦烦躁地翻着电视底下的柜子,把今晚或许用得上的体温计,退烧药,检测试剂都给拿了出来。终于在翻到最后一个柜子的时候,找到了上次生理期时买的暖宝宝。

    立马往肚子上一贴,感觉缓解了一些。

    趁自己现在还有点力气,抓紧卸了妆,换了一身衣服,准备上床裹紧被子熬过去这一夜。

    突然,房门铃响了。

    她狐疑地看了一下监视器,居然是祁遇。

    打开门,祁遇便被她苍白的脸色给惊到了。

    他就说呢,刚刚为什么在电梯里还是全副武装,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祁遇的心一颤,他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种深深的担忧,一定很疼吧。

    他也不废话,立马开口:“我炖了点燕窝和红糖水给你。“

    樊秋煦愣了一下,为什么祁遇这样的人会有燕窝红糖水这种她都没有的东西。怔愣地侧过身去,让祁遇把这两样东西端进来。

    她也没有客气,尽力拉开椅子,先是喝了一小碗红糖水,然后把那点燕窝给吃完了。

    “谢谢你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估计你现在应该难受,自己没法做。我看着家里还有点东西就做了。“

    樊秋煦不傻,知道晚上一个男性给一个女性送这种东西意欲何为,但是她现在实在是难受,全身无力,除了小腹那里的绞痛,其他地方都是酸酸疼疼的,她目前不想思考这样的问题,只想回房间一觉睡到明天。

    她以最快速度干掉了桌子上的红糖水和燕窝,努力地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体却显得异常虚弱。她的腿有些颤抖,似乎无法支撑起身体,樊秋煦感到一阵阵的眩晕和虚弱,她艰难地起身,没想到差点摔到地上。

    祁遇立马扶住了她,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他的指尖碰到樊秋煦手臂,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他都能感觉到那滚烫的体温,祁遇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她在发烧。

    难怪,她今天看起来呆呆的,不似那天和程风谈判时的敏锐,看来是疼痛和发烧让她变得迟钝了一些。

    祁遇扶着樊秋煦进了卧室,把对方放到床上之后,在征得主人的同意之下去了洗手间,找了一个干毛巾,用凉水冲洗然后稍微拧干了一下,放到她的头上。

    他听到了一声微弱的“谢谢”和“今晚麻烦你了”。

    祁遇找到客厅中被樊秋煦扔在地上的体温木仓,对着她的头试了一下温度

    39.0!

    怎么这么高,这样下去,樊秋煦有被烧傻了的可能性吧。据说用水银的那种比较准,但是现在看来,她家里估计没这个,就算有,祁遇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自己那边也是新家更不可能有。

    他火速打开了手机里经常使用的外卖软件,依稀记得自己之前点外卖的时候,上面好像还显示过看病买药的版块,祁遇选了一个配送只需要32分钟的一家药店,下单了两个水银体温计和一些感冒发烧治咳嗽疼的药凑够起配门槛。

    希望能快点送到吧。

    对了,突然想起来樊秋煦有个指示牌,为了避免东西送达不敲门,他还特别给骑手留了言,“一定要敲门”,向对方打赏了188的红包,希望对方能够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快点送达。

    也不知道她烧了多久了,祁遇发了一句牢骚:“你到底有没有吃药啊?“

    整个卧室静悄悄的,久久没有回声。

    她睡着了。

    骑手很给力,原来32分钟现在直接15分钟搞定,祁遇从门口拿着水银体温计就想给樊秋煦量。

    他突然意识到,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这样照顾一个女生,贸然做这样的事情确实有点不妥,他面露难色地朝已经熟睡的那个人说了一句:“冒犯了。”

    水银体温计就靠谱很多,刚刚那个电子的上面读数快39了,这个就是38.6,还可以,不至于烧傻。

    祁遇准备去小芋头上搜一下,高烧多久不退需要去医院,然后,他就看到首页上左上角第一个推送抓住了眼球---樊秋煦摔倒。

    经过两个小时的互联网传播,#樊秋煦摔倒#的话题已经达到上亿人次的浏览量。

    这就好比向平静的湖面扔下一大块石头,凭空掀起了整个湖面的波澜。

    此刻,无论国内外,都有粉丝在声讨经纪公司的所作所为,细数近一年来“飞鸟”的死亡行程。

    【要不是郑沫眼疾手快,樊秋煦今天一定会脑袋着地。】

    【家人们,我有个姐姐是做娱乐圈相关工作的,她说今天樊秋煦可能是发烧了。】

    【樊秋煦今天不管有没有发烧,AE都应该暂停“飞鸟”的死亡行程!】

    【支持!支持!她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练习到凌晨三点,第二天还能活力满满的人,现在确实这副样子。】

    【请AE马上出相关声明,不要删帖压热搜!】

    【真是笑死人了,AE今晚大出血啊,为了那个小男团AE花了那么大的价钱发通稿,没想到刚发出去的还没热乎一分钟呢,就来了一个更大的,这可是泼天的富贵啊(doge)我就静静地看你花钱删帖压热搜。】

    祁遇花了一些时间接受了这个现实,短短十几秒的视频被他放了三四遍,现在才明白,原来刚刚那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其实并不全是因为那个踩踏事件,更多地,或许是因为樊秋煦。

    他深深的望向了床上躺着的人,喉结慢慢地滚动着,眼底里都是化不开的浓烈情绪,刚刚触碰到她时,那炙热的体温,灼得他全身发疼,握着手机的指尖有着连祁遇自己都难以感知的微弱颤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