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其实是根草,粉丝还非要当个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秋煦不出意外地被吵醒了。在长达五分钟的电锯滋滋声中,她彻底放弃了睡觉。

    无他,就连手表都向她发出警告,说环境太吵,在此环境内三十分钟或许会导致暂时性的听力受损。

    她生无可恋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现在才10:25,新时代的好青年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起床呢!

    更何况她凌晨三点多才到家啊!

    就在此刻,隔壁又传来了超过90分贝的砸墙声,手表继续发出预警,她就静静地看着自己手表上的那个实时监控分贝的小标志变红。

    她上网查了一下,好像一些人说,十点钟装修算是合理时间。

    哦,好叭,合理就合理吧,不能睡就不能睡吧,先吃个饭,然后再午睡吧,毕竟装修队不能一直干到下午,中午一点不休息的吧,他们不能这么敬业吧。

    然后,她略一思索,感觉还是很有必要问问邻居装修多久,如果时间太长的话,那就去住酒店叭。

    毕竟,现代人的邻里关系都紧张得很,一不小心就问候你全家,尤其是一些中年大叔,不管谈什么,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子自信和十足十的顽固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还不差这点酒店钱。

    她伴着刺耳的装修声点了个外卖,一头扎进了洗手间,关上了门,打开ipad公放,彷佛瞬间置身于百万录音室中,边听歌边洗漱,还美美地敷了一个面膜,这几天行程那么多,她都没时间好好护肤了,今天她完完整整地进行了一整套工序,感觉自己都水润了许多呢。

    打开手机一看,樊秋煦发现外卖已经送达。作为一个标准的i人,她在自己门口贴了一个外卖指示牌:快递外卖请放门口,请勿敲门。

    很好,自己的午饭有着落了,她先找好电子榨菜,慢悠悠地开门拿吃的。

    就开开门的瞬间,她正好和电梯中刚走出来的祁遇对上了视线。

    原来自己的邻居是他啊。

    还挺巧的。

    祁遇有点恍惚,他之前确实想过自己的邻居不同凡响,但也不要这么优秀吧,居然是樊秋煦,这么说,自己相比程风许熠珩,算不算近水楼台先得月?

    祁遇自知理亏,向着1801的方向打招呼道:“好巧啊,没想到居然和樊PD是邻居。”

    樊秋煦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可能未来真的需要去酒店住了。毕竟她还是不要和祁遇这种人有矛盾比较好,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毕竟对于这位祁家的太子爷而言,现在只是过渡,仕途才是归宿。

    不过她很惊讶,这样的家庭居然这么唯物主义的么?居然选十八层,真就一点都不介意?还是说自己卖房子被别人知道了,这个人故意来的?

    樊秋煦不是什么好人,她总是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

    祁遇顺势道歉,以一种十分真诚的口吻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砸墙这么吵,这样,我加一下你的绿泡泡,把施工队的工作安排同步给你,这样就可以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做这些噪声比较大的工作。”

    樊秋煦也没推辞,毕竟加上绿泡泡,这种事情利好你我他。大家以后做什么事都会方便。

    祁遇回到1802,告诉施工队,今天声音大的装修一律暂停,具体的安排等之后再说。

    手机刚好在此时震动了一下,他随手打开了大眼仔,看见自己关注的粉丝后援会发了一个帖子,说有可靠消息,飞鸟将合体参加ATV的音乐盛典,活动将于十天之后开通售票窗口。

    下面的评论立马迭起了高楼。

    【飞鸟最近不是要开签售,粉丝见面机会还有演唱会吗,怎么还有时间来这种活动?】

    【合体啦,合体啦,只要合体我就冲】

    【天天就知道捞钱,今年的新专辑居然是精选版,公司真的太离谱了吧】

    【看样子不太可能续约了吧,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要续约早就发声明了,AE是想趁着飞鸟还在公司,能捞一笔是一笔吧】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合体,这么频繁的团体活动我尊嘟害怕】

    祁遇立马来了兴致,重点看了几条说“飞鸟”不会续约的帖子。

    看来AE确实做的不怎么行啊,祁遇翻了翻一些说她们不会续约的帖子。

    没想到啊,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一些粉丝做了分析贴,还有一些粉丝甚至做了PPT和分析视频。

    他真的很好奇,这些东西,究竟是粉丝自发的,还是有人授意的。

    如果是粉丝自发的,这或许可以成为“飞鸟”谈判中的筹码,但是如果是有人授意的,会是谁呢?

    樊秋煦吗?

    看来这位的野心可比祁遇想的要大。

    但是单凭樊秋煦一个人肯定是做不成的,之前李衡为了分析“飞鸟”三个人的续约情况,特地把“家庭”这一栏给单列了出来。

    她的出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只不过上的是,宁大,嗯,还是收分特别高的金融。

    突然,祁遇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一个人的样子---张沅。

    他可是记得,张沅是靠自己的成绩考进去了宁大,自家老父亲很是羡慕这样的孩子,不像祁遇,要不是家里的“钞能力”,宁大怎么会要他。

    他们这样的家庭,能靠自己考上宁大的,那一定会传得这个圈子里人尽皆知。

    至于张沅和樊秋煦的关系,这好办,他直接上网搜了搜二人的公开履历。

    确实,他们同一年进的宁大,而且学的还是一样的,金融学。

    怪不得,怪不得那天的文化节上,郑沫站在张沅旁边,喊樊秋煦过去。

    看来他们熟悉得很呐。

    那解决这样的事情,樊秋煦压根就不需要借程风的手,她只需要和张沅做几次利益交换就可以了。

    看来,争取人才,做好背调还是非常重要的。

    他又看了看手机,感觉接下来会很有意思呢。

    **

    任静也是在这个时候给樊秋煦打电话的。

    “公司要你们合体参加ATV的音乐盛典,但是要和师弟表演交换舞台,然后合体唱一首飞鸟的歌,公司那边要这周定好歌,下周出编舞编曲,下下周开始准备。”

    “我说呢,他们怎么舍得让我们仨参加这种活动,又给不了几块钱,怎么能比得上开签售呢,哦~还是要奶后辈啊。那我们仨这次完全就是纯纯为Уцshцweи.cσm呗。“

    樊秋煦越说越不爽,声调越来越高,并且重重强调了”纯纯“二字。

    “等到时候粉丝又得骂我们,觊觎他们家哥哥之类的,拜托~谁稀罕他们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B榜进不去的水平,可真有她们的,其实是根草,粉丝还非要当个宝,对她们自家哥哥的滤镜不说有800层厚,也只能说唯有喜马拉雅才能相提并论。“

    她自然知道问题不在艺人和粉丝而在于经纪公司,然后继续说:“是不是又是王飞飞那个213想出来的这个损招啊,他可真是个让人才啊,不服不行啊。营销的一把好手。“

    樊秋煦毫不客气地开启了对王飞飞的祖安输出,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建议这边就不要再开演唱会了,全部改成签售,这多爽,视频签售就更爽了,人在家中坐,钱从八方来。这才符合AE那个暴发户的本质啊,什么音乐,什么理想,在真金白银面前,那通通都是个P。”

    任静默了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还是让她发泄出来比较好,心里有事不说的危害更大。

    毕竟也是替自己赎身的未来老板,脾气大点就大点吧。

    然后就带来了一个更为惨烈的消息:“王飞飞说要你把关,所以你这周和下周都要参与前期舞台设计。“

    樊秋煦问:“我们现在的时间还能压缩?”她提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不是还要开演唱会吗?一个星期不会时间全都用在赶飞机上了吧?“

    任静回答道:“除了已经对外公布的签售和演唱会,其他工作主要配合你的时间来,一些无聊拍摄先给舒意和郑沫。“

    可以,很可以,这太可以了。这很符合AE那个破烂公司的一贯作风。她相信,即便如此,等这个舞台结束,王飞飞那个213一定会让自己补上没拍完的物料。

    Anyway,忍一忍!忍一忍!美好的未来就在前面向自己招手呢。

    樊秋煦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我忍!”

    挂了电话后,樊秋煦收到了一条消息。

    哦,原来是自己1802的那位邻居给自己发的有关装修的时间安排。

    樊秋煦重新向小葵花check了一下自己未来半个月的具体安排,她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下,然后,悬着的心终于死了。

    按照这个安排,她根本不需要回家,直接把飞机和练习室当床就行。

    樊秋煦脸上mmp,嘴上骂唧唧:呵呵,王飞飞,你以后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什么把柄,不然我真的很想搞死你。

    她气冲冲地向对方发出了一条信息:【最近半个月我不在宁海】

    1802的祁遇收到这条消息之后,挑了下眉。

    这么忙?

    看来这个舞台很值得看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