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去,怎么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祁遇看了看递上来的邀请函。

    李衡在此时开口说:“上面希望您代替祁州长参加这次的中秋晚会。”

    祁遇问他:“全程直播?”

    李衡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看来上面还挺重视这次中秋晚会的,他问李衡:“这次参加的明星很多么?”

    李衡是什么人,一下就捕捉到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他立刻回复说:“樊秋煦会参加。”

    祁遇挑眉,那还有点意思,自己终于可以见识一下,这位红遍大江南北的顶尖团体的制作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

    樊秋煦今天的舞台很简单,就是唱唱歌,走走位,就过去了。

    反正这样大型的舞台,唱歌都不需要真唱,都是放提前录好音频,今天的中秋晚会,她只需要晚上一站,装个吉祥物就好了。

    沉之言戳了戳她:“这都下午四点多了,那个祖宗怎么还不来。”

    樊秋煦正在做造型,闭着眼睛,任凭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她才不关心那个“小花”呢,每次彩排都出问题,心都在摄像机上,根本没有想过该如何更好地呈现舞台,就算是只有简单的律动,也不能走位都记不住吧。

    每次要么是挡沉之言的镜头,要么是挡她的镜头。

    真是没意思。

    而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导演急急忙忙地告诉她俩:“和你们一起合作的那位,今天不小心把自己的衣服给撕坏了一个小口,所以可能要二位老师配合换成浅色的衣服。”

    樊秋煦挑眉。

    还挺能找事的哈。

    导演走后,沉之言这边肯定能找到,就是不知道樊秋煦可不可以,她试探地开口:“你……”

    樊秋煦自然知道沉之言后面有什么人,她摆了摆手,一件衣服而已,还没那么困难。她一边给任静发信息,一边说:“其实我很好奇,她会穿哪家的衣服。”

    沉之言倒是开口说:“那个人帮我搞到了一件C家的高定。”

    樊秋煦则无所谓,任静给她搞来啥样的衣服都行,看着刚刚那个导演汗流浃背的模样,她今天只要能穿一件浅色系的衣服上台,估计就能万事大吉了。

    但是她也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多,和自己合作的品牌方应该没有一个会效仿自家公司的倒油操作,她猜,自己今天或许能穿一件,意料之外的衣服。

    很快,任静就从她们代言的那家奢牌搞到了一件即将参与巴黎高定时装周的礼服。

    这才是大牌应该有的水平,毕竟这样的机会,想要都要不到,既然有人创造出来,那必然要紧紧握住。

    助理小葵花也很快把衣服送了进来。

    沉之言看了看她和樊秋煦的礼服,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本来,她们的衣服是官方提供具有东方韵调的服饰,那三套礼服,可以很好地呼应这次晚会的主题。现在却突然改成了大牌高定,沉之言还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万一那位一口咬定她和樊秋煦抢风头怎么办,到时候可就不好公关了。

    沉之言撇了撇:“我觉得那位可真是闲得慌,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

    樊秋煦则不这么认为:“那位可是程风的人。”然后给了沉之言一副你懂得的眼神。

    程风是谁,国内地产龙头华佑集团的少东家,作风比较洒落,放肆不拘小节。

    如果说,明家的盛安属于乘着互联网热潮起来的new  money,那程家则是树大根深扎根于地产行业的old  money。

    程家借着自己的本身优势,早早地实现了集团转型。依托自己多年在地产行业的积累,布局酒店业,现如今已成为了C国酒店业的龙头。

    最大的亮点,莫过于三十年前程许两家的联姻。许家的政////治底蕴,程家的地产根脉,造就了现在宁海最为强盛的两大家族。

    许家的大儿子许熠珩也在大学毕业之后便进入国会工作,凭借父辈的庇荫,早早的便成为了一名参议员。

    沉之言呵呵了一声。

    那行吧,估计那位的礼服也是“艳压”级别的,她可就放心穿这件还没有上过秀场的高定了。

    **

    祁遇准时入场。

    进入演播厅之前,官方要求各位人员都要上交手机。祁遇没啥可干的,突然想起来自己想搬家的事,他突然靠近,对李衡说:“春江湾的房子卖得怎么样?”

    李衡被祁遇的靠近吓了一跳,他平复好了自己的小心脏后说:“春江湾一二期应该都卖得差不多了。”

    这在祁遇的意料之内,毕竟赵恒看上的东西没有差的,但他却也没想过能好到这个程度,现在地产行业不是不好做么,看来宁海的有钱人还是多。就应该多宰宰。

    祁遇也不想把钱送给程家,他问李衡,市区大平层还有别的楼盘吗。

    李衡诚实地回答说,最近的可能是明年年底竣工的春江湾三期。然后他委婉地向自家老板表示,一般的您也看不上啊。

    祁遇了然。

    “那就重点看春江湾的海景房吧。”

    在结束了与李衡的对话后,祁遇视线转向舞台上,他突然愣了愣神,好像,穿白裙子站中间那位就是樊秋煦?

    祁遇转过头去问李衡:“那位就是樊秋煦?”

    他点了点头。

    很漂亮,真的很漂亮,不是那种柔柔弱弱,惹人怜惜的美,恰恰相反樊秋煦长了一张极具攻击性的脸。祁遇现在就坐在整个演播厅的左侧,从他这里能最直观的看向舞台上的她。

    这特么都什么技术,真人比照片好看一万倍!

    他的目光一直追着樊秋煦的走位,就在她向祁遇方向走来时,他似乎看到,对方弯了弯唇,笑意盈盈地望向他。

    祁遇心脏漏了一拍。

    **

    沉之言很不爽,今晚表演的时候,和她们一起唱歌的那位流量,眼都快粘到演播厅的摄像机上面了,她那不到一米六的小身板,硬是挡住了右边的摄影机,为啥,因为走位不对,如果不是刚刚樊秋煦向右边走,今晚她一个有效镜头都搞不到。

    “有那位撑腰就可以这么无法无天吗?”

    樊秋煦笑了笑,眼神中尽显冷漠:“就是不知道这件事出来之后,那位会不会继续保她。”

    正在卸妆的沉之言突然对樊秋煦说:“我的新剧还有几首歌,你有没有兴趣参与一下?”

    “姜导派你来的?”

    沉之言点了点头,谁让她和樊秋煦是大学同学呢。

    在宁大上学期间,大二的沉之言在迎新晚会上认识了大一的徐川,后来两人经常一起做小组作业,练台词,演舞台剧。一来二去地,就和徐川有着近二十年同学情的樊秋煦认识了。樊秋煦并不是学表演的,她和任静一个学金融,一个学数学。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樊秋煦选择进入这个圈子,毕业后,任静也开始做她们的经纪人。

    毕竟她俩不像徐川,有一个强大的表演世家在后面撑着,沉之言和樊秋煦都没有这方面的资源,所以她们俩更能理解对方的苦,遇到什么困难都尽可能地帮衬着。

    而且樊秋煦也没啥朋友,除了那两位好同事,就是任静徐川和沉之言,她对于朋友的请求,向来都是能帮则帮,毕竟机会也不多,更何况现在大家发展的都还不错。

    这次是沉之言第一次挑战拍悬疑,可以说是她的转型作品。虽说有大制作剧组在后面靠着,但谁不想让自己的新戏还没开播就有热度。

    樊秋煦倒是对这样的事情没有太多抵触情绪,她对沉之言说:“我先看看,合适就接。“

    沉之言知道自己今晚完成了任务,她很开心,招呼着去吃宵夜。

    樊秋煦拒绝了,她凉凉地说:“今晚之后还不知道舆论会发酵成什么样呢,咱俩别那么高调,还是各回各家吧。“

    果真,热搜爆了。

    **

    最近为了查一些资料方便,祁遇基本上下载了所有能用的社交媒体,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手机爆了。

    于是乎他不明所以地打开手机,看着上面如雪花般推送的一条条信息。

    花了十分钟确定,这件事和樊秋煦无关。

    无关的意思就是,这件事应该牵扯不到她头上,可是虽说无关,但处处相关。

    樊秋煦穿那套白裙子的照片刷遍了整个所有社交媒体,还有品牌官方前来认领。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发酵,走位的问题被一点一点地曝光在大众的视野之下,一时之间,乐子人们齐出动,上班暂停,上学暂停,谁都不能妨碍我吃瓜。

    他捋了一下整个事件的发展脉络,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罪魁祸首”穿的衣服。网友们,又或者说是樊秋煦和沉之言的团队扒的很清楚,这是V家的新款高定礼服。

    祁遇挑眉,本来感觉是一场无聊地明星撕逼,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却逐渐有意思起来。

    他如果没记错的话,程风可是和这家奢侈品品牌的总监关系很好,他经常能看到程风和这位总监在一起喝酒吃饭,如此想来,他想要一条今年即将在巴黎时装周展示的衣服,那还是很容易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程风你这是被自己养的鸟给啄了眼啊。

    祁遇越吃这个瓜越高兴,他让家里的阿姨给自己煮了一碗面,然后伴着一些学习视频美美地吃了一顿午饭。

    啧,眼光真差。

    那些人的水平也就那样嘛。

    就在祁遇吃瓜正起劲的时候,李衡的电话适时进来:“春江湾二期的房子,海景房只剩下一套了,您要吗?“

    “你有没有去看房?”

    李衡从绿泡泡上给祁遇发了几张照片和房子的内部构造图。

    祁遇看了一下,不得不说,确实风景很好,而且还是市区大平层,做什么事都很方便,比他现在住的城郊别墅区好多了。

    祁遇马上拍板就要这个了。

    李衡小心翼翼地补充道:“您确定么?这套是十八层。”

    怪不得呢,怪不得春江湾的房子那么抢手却单单留下来了这套海景房,居然是,十八层。虽然他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住在这一层,怎么着都感觉晦气。祁遇看了看李衡给他发的具体的位置信息:春江湾二期A区18栋18层。

    你还真别说,乍一看还怪吉利的。

    李衡在电话的另一头说:“1801已经被买下来,这个房子是一梯两户,只剩下1802了。”

    哦,已经被买下来了,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富人能花半个小目标买一套十八层的房子,有意思。

    祁遇让李衡去立刻去办。

    他突然对自己的邻居很好奇,他有直觉,对方一定不一般。

    李衡在电话那头抛出自己的最后一个问题:“下周M杂志举办一场慈善晚宴,您去么?”

    **

    “去,怎么不去!”郑沫十分愤愤不平道。

    任静看着这两天网上关于上次中秋晚会的舆论风波持续发酵,她有点担心樊秋煦,听说那位搞事的小花和她背后的金主也会到场。

    说实话,樊秋煦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但实际上做事比谁都狠,一旦你触碰到了她的雷区,她可能会玩死你。还好,樊秋煦大部分时候情绪还比较稳定,任静怕就怕那天,属于樊秋煦的少数时候,这也就意味着她很有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稳定发疯。

    樊秋煦对此反应平平,她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这位已经在全国人民面前处刑了,那位就算再厉害,也得避避这阵子的风头,哪能这么逆着民意呢。

    她情绪稳定地开口:“程家那位,我可惹不起,人家可是有一位议长舅舅撑腰,不过我就不相信,那位程家的太子爷,就这样放任自己的小情人来参加这样的活动。要么她失宠了,要么她想与我握手言和,把这一页掀过去,至于沉之言那边……他们应该还会有别的打算”。

    然后她美眸一挑,意味深长地看了郑沫和任静一眼:“没关系,见招拆招嘛。”

    樊秋煦拿起桌子上的Manner喝了一口。

    郑沫感觉这位的精神状态可能没有看起来那么稳定,但是舒意在下周文化节那天还有一个综艺要拍。

    郑沫感觉最近要忙死了,整天去各地开演唱会和签售会,还要抽出时间来拍团综,还有那些零零散散的个人物料。

    她偷偷看了一眼樊秋煦,这女人看似八风不动,但不知道内心到底在憋什么坏招,想来想去,还得是自己陪着才放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