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为奴(古言 主仆 H)

你会不会也这般对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啪!”

    上好的玉猛地摔在地上,碎裂成几瓣,迸溅得到处都是,甚至有的碎片都飞在了地上所跪之人的身上,但那几人并不敢躲。

    那人虽然语气和善,但周围的气压极低,处处透露着无形的威严:“连个人都带不回来,你们何时变得这么废物了?”

    “主人息怒!”

    地上跪着的三人连忙磕头认罪,脑袋砸在地上时极重的声响,像是要将石板嗑坏。

    “我们实在是没想到他的武功就会比我们高出这么多,之前他一直保留有实力。”

    那人冷笑了声,“我倒是小瞧了他,本以为他早就死了,想不到命大活了下来,竟还苟活了这么久。”

    “主人,”一道黑影从那人身后现出,“奴去替您杀了那个叛徒。”

    “不必了。”那人抬手,“你的排名虽在他之前,但这三人都拿不下的人,你去了怕是也没什么胜算,要是露了马脚,让大理寺和汪沉查出来,这事得不偿失,多派几个人暗地里打探消息盯着他,别让他坏了我的好事。”

    “是。”

    “伍,我有别的事情让你去办。”

    “奴听主人的吩咐。”

    ***

    汪琼醒时天还没亮,汪沉正坐在旁边,双眼闭着,身形端正,宛若一尊佛像。

    她其实一直挺好奇汪沉这般究竟睡没睡着,刚才被吓醒了之后,她是完全没睡意了。

    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大着胆子小心翼翼起身,伸手探在男人鼻前想测他的呼吸。

    她动作极小心,呼吸也不自觉屏住,生怕让男人发现,可手还没碰到男人的鼻端,就被猛地握住了。

    “唔!”

    汪沉的下手其实并不重,只女人做贼心虚,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尖叫了声,手连忙挣脱出去,身子猛地缩紧,像只受惊的兔子。

    往后退到床里,就见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眼底一片清明,哪里有半分睡意?

    “大……大人,”女人低眸不敢看他:“您没睡吗?”

    “嗯。”汪沉问:“你刚才想做什么?”

    汪琼这段时间与汪沉的相处逐渐摸到了一点他的脾气,他虽然心情有些阴晴不定,但一般只要如实相告,不对他撒谎,也不会出什么事。

    “奴……奴婢……看大人这般样子不知睡没睡着,想探一下……现在奴婢已经知道了。”

    “嗯。”

    果然如她所料,汪沉没生气,只扯着她的腿让她再度躺下,又捻了被子来给她盖上。

    “还早,你再睡会。”

    “……大人,”汪琼胆大地握住他的手:“您……您也睡一会儿吧,这样下去身体会熬不住的。”

    她实在是无法想象每夜都这般究竟是如何坚毅,寻常人若是几天不睡,怕是身体都日渐消瘦,进入府中已有一月有余,基本每晚汪沉都是这样,可白日里他的精神状态也不见有所损耗,简直是个神人下凡。

    汪沉看着女人握着自己的大手有些微颤,进府这么久了,现在她还是有些怕他。

    半响,轻轻叹息了声,他终于松了身体在女人身边躺下。

    汪琼将身上的被子分给他一半,“大人您睡会儿吧,待四更的时候我唤你。”

    汪沉没应她,只定着眼看着身前的女人,汪琼被她这眼神盯得有些害怕,“......大人?”

    汪沉却问:“三陵,你可知我为何会如此?”

    其实进府的第一晚她就想知道,只是没那个胆子问,想不到汪沉竟会主动与她说这件事。

    等等。

    汪沉刚才唤她什么?

    三陵。

    荆三陵。

    这是她原来的名字,家中未出事前,父母给自己取的名字。

    女人还在惊讶中没完全醒过神,就听男人道:“大概是九个月之前,有刺客潜入汪府刺杀,那时我差点死在那人手上,还好福气大捡回来一条命。”

    女人又是震惊又是怀疑:“大人您武功高强,那刺客怎么会是您的对手?”

    汪沉的传言她听过不少,关于刺杀一事,据说要刺杀汪沉的人极多,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无一不败在他的手下。

    汪沉看向她:“你猜那人是怎么得手的?”

    “奴婢不知……”

    男人握着她的手放在胸前,拨开中衣,只见心脏处有一圈乌黑的印记,约拇指粗细,细看之下,还有一点疤痕。

    “那人扮作貌美的女人进入我汪府,在我纵欲过后、躺在我怀里时安然睡去时,趁我不备,将头上的簪子刺入我心脏。”

    “这……”

    女人听闻此话,吓得就要把手缩回来,可被汪沉紧紧握住不松。

    汪沉再度定定看着她:“汪琼,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也会这般对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