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器材室(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漂亮的女同学愣了一下,目光在时绥的脸上停了几秒,才笑起来,“原来是魏衡的姐姐,你好,我们几个都是魏衡的同班同学,我叫沉星然。”

    沉星然的声音很好听,能在学校里广播也是很多同学举荐的,当然,她待人接物都非常友好,很多人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出众的外貌。

    “你好。”时绥点头回应,没打算告诉沉星然她的名字。

    “我们下午有场十大歌手的决赛,姐姐也会去看吗?”沉星然说着,侧头瞄了魏衡一眼。

    “嗯,我今天就是来看比赛的。”时绥也笑笑,目光也看向魏衡,后者同样盯着她看。

    “星星,不知道你和魏衡谁能拿第一呢!”坐在时绥身侧的女同学开口,语气中有些八卦,“你们俩这么配……”

    “嘘!别说了。”沉星然脸上泛红,笑得像春天里的一朵小花儿。

    真漂亮啊,时绥想,性格好还长得漂亮,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吧。

    心下嘀咕着,又有点生气,好看又怎么样?好看也不能当饭吃。

    安慰了自己,低头把猪扒啃得干净。

    ——

    决赛在下午两点举行,吃完了午饭,魏衡带着时绥在操场上消食。

    还是一年前的样子,时绥有些兴奋,东看看西走走的。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绕着操场转了两圈,时绥有些累了,想去体育馆休息。

    正值午休,有些同学吃完了饭就来打球,声音噼里啪啦的很吵。

    “去器材室坐坐吧?”那里有一张小床,原本是给老师或者身体不舒服的同学躺的,今天没课,老师也不在,同学也不会进来。

    时绥点点头,顺着记忆来到了器材室。

    还是老样子,其实也就一年,当然不会有太多变化。

    时绥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四周的环境。窗外有同学在打球、运动、嬉笑,室内很安静,隔绝了大部分的声音。

    魏衡倚靠着一个鞍马,双臂在身前抱胸交叉,很慵懒的一个姿势,眼神落向时绥。

    像是想起了什么,时绥问道:“你还受欺负吗?”语气中有点小心翼翼的。

    魏衡笑笑,摇摇头,“没有,大家都很友好。”

    时绥满意,也算是放下了心。不过也确实,尽管才来半天,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他们俩的注视,至少不是带有恶意的。

    “那……”抿着唇,时绥佯装不在意,“我觉得那个女同学好漂亮。”

    魏衡看着时绥的侧脸,她的眼睛转着,有些不安,“嗯。”

    “有、有追你吗?”女人的第六感,刚才那顿饭暧昧得要死,她是指沉星然对魏衡。

    魏衡又笑了,起身来到时绥的身侧,突然俯下来,双臂撑在床上,身子直逼少女。

    看到时绥眼中自己的倒影,她的眼眸中还带着一丝诧异。

    魏衡沉默半晌,勾了勾唇角,嗓音蛊惑,“有。”

    时绥皱眉,有些生气,扭头不看少年,语气嗡嗡的,“我也觉得她和你挺配的。”

    魏衡没说话,突然伸手掰过时绥的下颚,迫使她看着他。

    “我只能和姐姐配。”他说着,语速很慢,听得时绥心里痒痒的。

    “又说这种话……”时绥心里又该矛盾,她想要挣脱开魏衡的桎梏,却不料他直接吻了上来。

    距离上一次亲密接触已经好些时间了,感受得到少年口腔的温热长驱直入,勾着时绥的舌头不停纠缠。他的鼻息喷洒在时绥的脸上,惹得少女都感觉面颊滚烫了起来。

    时绥不再反抗了,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然开始享受这种行为。

    荒唐,又浪漫。

    感受到少女的回应,魏衡放开抓着时绥的手,一边伸入她的衣间,一边摸着她裸露的大腿。附中的校服男女不同,男生是短袖和裤子,女生是短袖和裙子。

    魏衡的手从大腿内侧游走到更深处,隔着裙子的内衬,暧昧地抚摸沉睡的花蕊。

    时绥脑袋昏沉沉的,竟是自觉地张开了大腿,让魏衡摸得更方便。

    少年一只手揉捏着时绥的乳房,手指捏着乳首来回揉捻,惹得少女打了几个激灵。

    另一只手因为时绥下意识的动作,从短裙的内衬边缘伸入,还隔着内裤,去轻戳已经泛水的小屄。

    “啊哈……”时绥又抖了一下,主动结束一个漫长的拥吻,侧头轻轻地喘气,“窗、窗帘拉起来……”

    魏衡睁眼,神情微微清明,少年起身,去拉住了室内的窗帘。视线一下子昏暗了不少,好似连外面的声音都变得小了。

    再次来到少女身前,魏衡突然半跪下来,不由分说地把时绥的裙子脱了下来。

    “你、你干嘛啊……”时绥一惊,拉着裙子不撒手。

    魏衡抬眸,昏暗的视线中,他的眼眸带着一丝邪气,唇角勾起,“想吃姐姐的逼水。”

    时绥有些抗议,双腿蹬了两下,倒是帮助魏衡脱得更顺利了。

    少年跪在时绥的腿间,脑袋垂下,薄唇覆上少女已经流水了的屄口,温柔地舔舐吞咽。时绥被刺激得哆嗦两下,双手下意识地捧住少年的脑袋,脖子后仰,有些情难自控。

    魏衡的鼻子挺拔,每一次的舔舐都能碰到时绥的阴蒂,双重刺激下,少女流的淫水更多了。

    “嗯……唔……”时绥感受得到魏衡的舌头插进了她的阴阜,一下下地学着性交的样子取悦她,温热的薄唇时不时地照顾一下肿胀的阴蒂,快感顺着尾椎骨冲上了头顶。

    时绥双腿加紧,不知是拒绝还是鼓励,手指插入魏衡浓密的发丝,指腹能摸到那道伤疤。

    感受到少女的颤抖,魏衡的脸颊微微抬起,视线暧昧地看向时绥,她仰着头,脖子的曲线优美,胸脯上下起伏,嗓音娇软。

    魏衡伸出一只手,食指与中指拨开肥嫩的阴唇,轻轻地捅入那紧实的阴道。舌尖绕着阴蒂打转,而后又重重地刺激吸吮,偶尔发出色情的水声,在狭窄的器材室内格外清晰。

    “啊哈……魏衡……”时绥的身体格外敏感,双腿夹着少年的脖颈,爽得抬起了胸脯,有些痛苦又有些愉悦地摇头,“不行了……不行了……”

    话刚说完没两秒,时绥的娇躯狠狠地抖了两下,魏衡感觉得到一股水流从屄里喷出来,他赶紧张嘴接住,大口吞咽的声音比方才抽插的还大,就像是渴了许久的旅人,终于看到了绿洲。

    时绥羞得脸红,魏衡喝了好几口,尽管少女喷得很快,少年的脸都湿了一半,但他仿佛甘之如饴,仍然为她清理残余的液体。

    少女低头,望着正细密地在她腿间亲吻的少年,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声音娇软软的,还没从高潮中清明过来,“好了……别舔了……”又从被脱下来的裙子兜里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被喷湿的脸颊。

    魏衡抬眸,嘴角的笑意不曾褪去。他伸手接过纸巾,却又不让时绥的手心离开,就着她的手,简单地清洁了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