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诅咒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魏衡遗精了,他从梦中醒来,抹了一把脸,眼前还能浮现出少女的模样。

    拿着从二手市场低价买来的手机,他点开照片,时绥的笑靥与梦中娇喘的潮红脸颊重迭起来。

    缓了一下,一股罪恶感立马袭来,少年第一次春梦的对象,居然是他的姐姐。

    ——

    因为上次姜杰骗了他父亲的事情,姜杰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被他爸关在家里,放学就直接拎回家,终于让魏衡喘了口气。

    每次魏衡回家的小路上都坐满了八卦的嬢嬢,他听到,他们区县那个领导的老婆,她侄女前两天爬上了自个儿姑父的床,又因为后来市里突袭了扫黄行动,一下子把他侄女当妓女又勾引自己姑父的事情给捅了出来,这下子,他们一家最近真的是鸡飞狗跳。

    还听说,那个卖淫女,疯了。

    堵不住她的嘴,就让她再也说不出话。

    魏衡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画面,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挥之不去。

    初二下半年如期而至,姜杰家里差不多处理好事情,自然对他的管教又松了些。

    憋了大半年,姜杰放学又把魏衡带走了。

    他们去了网吧,魏衡还记得当时里面刺鼻的烟味,以及邋遢的包间。

    魏衡不满16岁还没有身份证,姜杰他们糊弄了老板,总算把人带进去了。

    “姜杰,今天怎么来网吧?”其中一个男生问道,“你家不也有电脑吗?”

    “电脑一定是打游戏的吗?”姜杰恶劣地笑了笑,从包里掏出几张碟片,“那地方不是被查封了吗?我前段时间去偷了几张黄片,我们一起看看!”

    魏衡的目光落在碟片上,上面印着好几个浑身裸露的女人,甚至还有岔开了大腿的画面,不禁让他想到上次的场景。

    姜杰随意地挑了一张看,很快地,电脑的音响里传来色情的声音。

    “我操,这女的真骚啊!”一个男生直勾勾地看,手开始放在裤裆上不断揉搓。

    姜杰给他抽了几张纸,笑着说:“撸吧,反正回去也看不着。”

    几个男生也不害臊,真的把性器从裤子的拉链里掏出来,“斯哈斯哈”地开始手淫。

    魏衡站在最后面,前面几个人都沉浸在黄片中自慰,他们听着片子里女人的喘息,大家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少年的目光盯着电脑屏幕,他觉得这样像牲口一样的交配方式很恶心。可在下一秒,脑海中突然闪过时绥的模样,魏衡的眼皮一跳,视线也落向了自己的裤子——

    他勃起了。

    ——

    在网吧一共看了三四次黄片,甚至后来姜杰为了躲避父亲的检查,把片子交给了魏衡,让他带着,还剩几张没看完。

    每次和他们一起看,他都是不愿的,更不可能和他们一样在那种地方自慰。只不过在好几个午夜梦回,魏衡总是能够想起时绥的样子,片子里被压在身下的女人变成了他的姐姐,而在她身上起伏的男人变成了他。

    他靠这样的意淫来自慰,自此之后,每一次的性幻想都是她。

    ——

    马上就要放暑假,初二就要结束了。

    那天姜杰又来找魏衡,在网吧的包间里,他让少年拿出上次给的碟片。

    魏衡说没带,实际上早就扔了,那种脏东西,怎么可能放在身上?

    姜杰气得破口大骂,网吧一开就是三个小时,钱都花了,居然跟他说没带?他抓着魏衡的衣领把他按到墙上,马上升初三的魏衡这段时间长高了很多,大概已经可以和姜杰他们平视了。

    “老子把片子交给你是信任你,你居然耍老子?”姜杰暴怒,到底为什么交给他,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

    他扭头让一个男生去买点东西,男生的眼神有些古怪,点点头就走了。

    没多久,那个男生回来了,把买的东西放在衣服兜里,神秘兮兮地递给姜杰。

    这次姜杰带来了好几个人,乌泱泱地站在包间里。姜杰将物件放在手里把玩,示意身后的男生,“你们,把他衣服扒了。”

    尽管那时的魏衡已经不再瘦弱,但寡不敌众,当然没有反抗的余地。

    天气渐渐炎热,那天魏衡的校服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裤子也只有一条。

    他开始恐慌,乞求他们放过自己,但那几个男生充耳不闻,更是在看到他裸露的肌肤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没带片子让我们爽,就只能拿你来给我们爽爽了。”姜杰起身,示意几个人按住魏衡,然后一把扯过了魏衡的内裤。

    一瞬间包间里的男生都怔住了,没料到少年小小的身躯下,那根性器居然这么可观。

    尽管此刻魏衡因为恐惧,阴茎低垂着,但已经比他们有些人勃起时的尺寸都大得多。

    “我去……”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感叹,“这小子的鸡巴这么大……”

    魏衡感受到耻辱,奋力挣脱,拿着衣服遮盖住裆部,然后躲在了墙角,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鹿,恐惧地盯着他们。

    一个男生上下打量魏衡,嘴角露出一抹猥琐的笑意,“真他妈嫩啊,你尝过男人是什么滋味不?”

    就像是一记惊雷,突然惹起了包厢内躁动的欲念。

    “那我还真不知道……”一个人回答,又想想,“但是他没逼啊!”

    那男生用手肘推了一下他,皱眉道:“你傻啊,当然是捅屁眼了!”

    “好恶心,你男同性恋啊?”

    “哪儿是同性恋?这小子才十来岁,咱们这是恋童!哈哈哈哈……”

    耳边笑声此起彼伏,魏衡吓得发抖,望着正朝他走来的姜杰,他也终于看清楚了他手上的东西,是一瓶润滑剂,做爱用的。

    “让我试试呗,我会很温柔的。”姜杰笑了,他长得还算清秀,但此刻的笑容却那样恶心。他的手摸向魏衡的大腿,恶劣地猥亵他洁白瘦小的肌肤。

    “滚开!滚开!”魏衡大吼,双腿蹬动着躲开姜杰的触碰。

    姜杰被惹怒了,让几个人把他压住,就要扯开他放在裤裆的衣服。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猛烈的敲门声,包厢内的几个少年被吓了一跳,门被强行打开了,是几名警察。

    “都老实点,把手举起来。”

    没想到警察会来抓人,几个男生吓得蹲在了地上。

    警是魏衡报的,他早知道不把他们一锅端了就不能有安生的日子,所以在赴约之前,就已经报了警。

    再后来,因为这些事情,魏母带着魏衡去看了精神科,因为长期受到霸凌,少年有些应激反应,性格也越来越孤僻。时父知道了情况,托了关系让魏衡母子俩来到了S市,让他在那里念了初三,尽管心里的阴影总是围绕着他。

    魏衡中考考了不错的成绩,高中却没有去念,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过去的创伤。

    还记得他和姜杰的最后一面,他咧着嘴,笑得有些疯狂,

    “魏衡,你他妈装什么!我告诉你,你迟早和我们一样,会当个下流的人!被心爱的人唾弃!我诅咒你!”

    姜杰被他的父亲带走了,自己丢了乌纱帽,儿子又不争气,他也给他换了学校,塞了大把的钱才有学校愿意收留他,就这样勉勉强强地考去了S市。

    只是没想到,时绥的“暗恋”对象,会是姜杰。

    少年暴怒,一拳抡在姜杰的脸上,如果可以,真想把他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