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是晨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在家里喂猫,时父刚从医院回来,问道:“你明天去看你弟弟吗?”

    少女给小猫喂了几口猫条,又用收纳夹给夹起来了。

    “我不去。”时绥回想着,那晚的事情又让她警惕了。

    尽管她没有对他破口大骂,时绥想,那是看在他是病人且救了她的份儿上。

    已经是初六了,她连着好些天都没和他见面。

    魏衡原本马上就要入学了,但因为伤情,大概要推迟半个多月,倒是和时绥一起开学了。

    打开手机,点开那条短信。

    “对不起,又冒犯你了。”

    是魏衡发来的,那晚就发了,但时绥没有回复。

    “岁岁啊,你弟弟每次我去,他都要问你怎么样。”时父有些心疼,开始语重心长,“你想啊,那么大一根钢筋打在他的头上,要不是他,你也要受伤的!”

    “哎哟我知道。”时绥有些烦躁,起身就要走。

    “那你明天跟我去。”时父很是决绝,“你去看看他,他也开心。”

    时绥捏着手机,半晌没说话,在关上房门之前,才开口:“知道了。”

    ——

    时父提着水果进病房,时绥懒懒地跟在后面。

    少年的病房拉开了窗帘,还是早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魏衡苍白的脸颊依旧毫无生气。

    他的双眸清澈却又暗淡,定定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衡,姐姐来了。”时父将水果放下,笑着提醒少年。

    闻言,魏衡立马转头去看,方才眼底的暗淡一扫而光。

    他看着时绥有些傻傻地笑了,但随即又有些懊悔。

    那晚的事情,她一定生气了。

    时父从水果篮里拿出一个香梨,递给时绥,哄着说:“去把梨子给洗了,给你弟弟吃。”

    梨的香气扑面而来,时绥攥着水果,转身去洗。

    魏衡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少女的身上,她今天穿着一套简单的运动装,头发梳了一个马尾,一举一动皆是利落——如果她态度好点儿的话。

    “拿去。”水都没甩干,时绥拿着梨,有些冷淡地递给魏衡。

    少年看着少女,嘴角是浅浅的笑,微凉的指尖擦过她的手背,然后接过水果。

    “谢谢姐姐。”他说得很小声,但语气诚恳。

    “你妈妈是不是去取药了?”时父在病房内环视,没找到魏母。

    “嗯,应该在楼下。”魏衡点点头回答。

    “那我帮她去拿,岁岁你先跟你弟弟待会儿。”还不等时绥回应,时父已经把门带上了。

    “个老头子。”少女暗暗吐槽,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魏衡,自顾自地在一旁坐下了。

    为了避免与魏衡说话,时绥掏出耳机,打开手机放了歌。

    女孩背靠着座椅,阳光有些刺眼,她转身去把帘子拉上一半,然后慵懒地闭眼休息。

    困得要死,非要一早就来。

    耳机放得很大声,这样魏衡就算和她说话,她也听不到了。

    单曲循环着歌,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身旁有人戳了戳自己。

    迷迷瞪瞪地睁眼,看见魏衡穿着病号服站在自己的旁边。

    “干嘛?”时绥没好气,扯下一只耳机。

    “没水了。”少年指了指吊瓶,血都在回流了。

    “我操!”时绥立马清醒,去喊了护士。

    护士很快地换好了药水,病房里又剩下他们俩人。

    “姐姐在听什么?”魏衡好奇地问,刚才看见她张嘴跟着唱,尽管她自己都没发现。

    时绥瞥了他一眼,开口道:“王力宏的《依然爱你》。”

    少女看向少年,挑了挑眉,“听过没?”

    魏衡摇摇头,垂下眼眸,“没有。”

    “嘁。”时绥又要把耳机戴上,被少年喊住了。

    “可以不听了吗?想和姐姐说说话。”魏衡语气中带着一丝乞求,眼底好像有些受伤。

    时绥想了想,最后把耳机收起来了,反正戴着也疼死了。

    “什么时候出院?”时绥手上刷着手机,随意地问道。

    “再过一周吧。”魏衡笑笑,看着座椅上的少女。

    “你开学了是住宿吧?”时绥又问。

    “应该是走读,和姐姐一样。”魏衡眼眸闪过失落,她知道时绥话里的意思。

    少女关掉手机,抬眼去看病床上的少年,皱眉道:“走读很麻烦,住宿方便。”

    “我不想。”他不想,有很多原因,他不想重蹈覆辙,更不想一周只与她见一次。

    时绥不想与他多费口舌,目光落在他床边的课本上。上前好奇地看,大吃一惊,“高三的教材?”

    魏衡点点头,“爸给我借来的。”

    这家伙,刚读完初三,还没念高一,直接就进阶高三了?

    时绥微微眯眼,看着少年苍白却精美的脸庞,感慨道:“你的脑子什么做的?”

    魏衡笑笑,伸手去握住时绥的手背,有些贪恋地摩挲着。

    时绥早就见怪不怪了,由他拉她。

    课本上没什么笔记,看起来前一任主人压根儿没怎么好好看过,只不过在某些重点的地方,有崭新的笔记留下。

    魏衡的字很漂亮,清秀得不像男孩的字迹,更不像有些理科男歪歪扭扭的虫爬,光是一眼看过去,就是赏心悦目。

    “这些你都会?”时绥用另一只没被握住的手指了指那个公式。

    “嗯。”魏衡笑笑,目光落在公式上,“不过好像高考不会考,我就是看看。”

    时绥感慨,同一个爹,生出来的智商真是差太多了吧。

    “你干脆别念高中了,等六月了直接高考得了。”少女有些嫉妒,要不是这人有点心理变态,又帅又聪明,简直就是女生的梦中情人。

    对,除了她。

    少年没说话,修长的手指顺着少女的手背缓缓伸入袖子,慢慢地爬向她的胳膊。

    “你又来。”时绥一道犀利的目光,反握住魏衡的手腕。

    少女的指尖温软,指腹好似带着一点点薄汗,点在他的皮肤上,就像带有绒毛的触感,让他心驰神往。

    时绥力气不大,就算是警告地握住他,那力气就像是在调情。

    被子下的性器微微抬头,少女注意到,立马要抽手。

    魏衡早就预判到了,抓着时绥的手不放开。

    “别,姐姐。”他说,嗓音沙哑,“是晨勃,控制不住。”

    晨个屁……时绥想,都这个点了,还勃什么?

    少女还在抽手,奈何纹丝不动。

    “是真的……是真的。”少年喃喃,闭上眼睛,将脸贴在时绥的手背上,面上的神情有些破碎,“别走……别走。”

    时绥无语,静静地看他发疯。

    就这个姿势保持了一会儿,还以为魏衡已经缓过劲了,他却慢慢地抬头,看着少女眼中略显冷漠的神色,开口道:

    “姐姐,我好久没射了。”

    ——

    嗯……总想写一点擦边的,但怎么老是写不完(捶胸顿足)

    说起来写这章的时候正好在听《依然爱你》,算是夹带私货吗?不过请记住这首歌,后面会再出现的(如果我记得的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