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搬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发抖着用袖子擦嘴巴,好似想要把嘴唇擦破一层皮。

    “你……你……”女孩气得说不出话来,眼底涌起泪水。

    少年被打得微微侧头,他的脸上慢慢地浮起粉红色的掌印,在洁白的皮肤上很是明显。

    “疯子……疯子……”时绥哆嗦着,眼泪滑落下来,显得楚楚可怜。

    “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少女崩溃地大喊,哽咽着哭泣,“魏衡,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时绥砰地关上了房门,里面传来了她嚎啕的哭声。

    少年失神地站在门口,微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眸,“吧嗒”一声,泪水滚落。

    ——

    时绥生病了,元旦第一天,她发了烧。

    梦里的少年将她压在床上,束缚住她的手脚,强硬地吻着她的嘴唇,身下那根粗大的性器粗暴地侵犯着她的身躯。

    她想大喊,但是喉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求他不要这么对她,但是少年置若罔闻,一遍遍地说着——

    “姐姐,我爱你。”

    ——

    “怎么会突然发烧呢?”时父坐在时绥的床前,很是焦急。

    “可能是着凉了?”魏母皱着眉,将冲泡好的药剂递给时父,“哎,新年的第一天。”

    时绥嘴里嘟囔着,时父侧身,听不清楚。

    “囡囡,囡囡?”他拍了拍女孩,满是心疼。

    时绥悠悠转醒,头痛得厉害。

    “醒啦?”时父笑笑,将装着药的碗递给自己的姑娘,“先喝药好不好?喝完了再睡。”

    时绥眼神看不太清楚,摸索着拿起碗,皱眉喝了下去。

    “昨晚着凉啦?”时父收起碗,为时绥擦擦嘴巴。

    时绥不想说话,转过身就睡了。

    时父摇摇头,带着魏母退出了房间。

    ——

    晚些时候,时绥感觉好些了,但偏头痛依旧。

    门外敲了敲,魏母询问道:“岁岁,你醒了吗?”

    时绥开口,嗓音沙哑,“醒了。”

    魏母手上端着饭,笑着进来,“一天没吃东西了,我给你端饭来了。”

    时绥确实饿了,她接过,轻声道:“谢谢阿姨。”

    魏母欣慰地看着女孩,半晌又问,“是不是和魏衡吵架了?”

    知子莫若母,今天魏衡回了他俩之前的老家,她就猜到是不是与他有关。

    时绥手上一顿,嘴里塞满了饭菜,鼓鼓囊囊的。

    “他说回去住两天,也没说发生什么了,我就想是不是你们两个昨晚闹矛盾了。”她伸手抚过女孩的头发,为她拢起发梢。

    轻轻地咳了一声,时绥眼睛转了转,轻声道:“我觉得他性格挺怪的。”

    魏母不置可否,放下手来,视线落向一处,似在回想,“魏衡啊,他从小到大都过得不是很好。”

    时绥不喜欢听这种“苦肉计”,专心地低头干饭。

    “他其实很喜欢你这个姐姐。”魏母转头去看女孩,嘴巴是淡淡的微笑,“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你。”

    时绥这才抬起头来,眼底有些疑惑。

    魏母拿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大概在两年前,他就知道你了,还存了你的照片。”

    女孩接过手机,那张照片是她刚上高一的时候,和同学们的一张合照。少女穿着秋季的校服,马尾高高梳起,虽然她不是最中心的位置,但笑起来光彩夺目,青春洋溢。

    她发过QQ空间,后来嫌太中二就删了。

    “他怎么会有我的照片?”时绥有些震惊,回想着他们初见的时候,怪不得当时魏衡的眼底闪过诧异。

    “你爸爸很早就见过我们,当时他担心你的学业,所以没有告诉你还有个弟弟。不过这张照片是他发给魏衡的,没想到魏衡一直保存着。”魏母笑笑,看着时绥,“我以为他会很抵触你,但是没有。”

    是不抵触,但是越界了。

    “魏衡的性格是不怎么好。”魏母收回视线,有些惋惜,“他很聪明,但是从小就跟着我受苦,小时候因为家庭原因,总被欺负,上学也被孤立。”

    时绥皱眉,安静地听着。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去上学的原因之一,但魏衡心地善良,不是个坏孩子。”魏母怜惜地看着时绥,“岁岁,如果你不喜欢他,我就让他搬出去住。”

    时绥沉默着没说话,手机息屏,倒影出她苍白的脸颊。

    女孩咬着唇,心下挣扎,就算是原生家庭的问题,那也不能对她这样吧?

    回想那张与她有几分相似的脸,时绥想,她不会原谅他。

    ——

    魏衡好几天没有回来,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时父开始着急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时父无奈地摇头,自己已经好几次去找他了,可他就是不回来。

    魏母没说话,她了解自己的儿子,除非他想,不然别人一定劝不动。

    “岁岁,你要不要去劝劝?”时父求助地看向时绥。

    “我不去。”时绥躺在沙发上,没好气地回答。

    “一起去吧。”时父忽略了时绥的回答,起哄道,“咱们一起去,顺便去置办年货。”

    “我不去。”时绥又说了一遍。

    “哎!一会儿给你买你爱吃的零食!”时父抢过时绥的遥控器,把电视关了,“好囡囡,一起去。”

    ——

    时绥拉着脸坐在车后排,心下腹诽。

    真恐怖,又要见到他了。

    车到了小区楼下,俩夫妻先上去,过了半晌,摇着头下来了。

    时绥窃喜,没叫出来可真好。

    “岁岁,你去看看呗。”时父握着方向盘,转身去看时绥。

    羊入虎口,她做不到。

    “你不是想买一台游戏机?”时父诱惑着,“叫什么……Switch?”

    时绥眼眸微动,时父又添油加醋,“给你买最好的,最贵的!”

    ——

    时绥在楼梯口犹豫,下决心到时候在门口站一会儿就走,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去劝了。

    想好思路,时绥也觉得没那么痛苦了。

    她背靠着走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再站五分钟就走,女孩心下窃喜,游戏机到手了。

    刚打算将手机收进口袋里,眼前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手上一个哆嗦,手机掉了下来。

    还不等时绥拾起,少年的手已经拿着手机递到了她的眼前。

    时绥犹豫着接不接,他已经放进她的口袋里了。

    “我不回去了。”魏衡嗓音沙哑,眼眸低垂,神色暗淡,语气平静。

    那最好。时绥撇撇嘴,转身就要离开。

    “对不起。”身后的少年开口,语气中带着颤抖,“那晚是我不对。”

    不说还好,一说,嘴上的感觉又回忆起来了。

    他的唇是冰凉的,但吻却是火热的。

    心下愤怒,时绥转过身,用鄙夷的眼光去看他,轻蔑地说道:“你这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真的让我很恶心。”

    恶毒的话说出口,感觉好受多了。

    魏衡对上女孩的视线,他没有恼怒,只是自嘲地笑了笑,用沙哑的声线说道:“对,我是个恶心的人。”

    “可是姐姐,我不懂怎么表达我对你的喜欢。”

    他说喜欢,当然不是血脉相连的喜欢。

    是想把她压在身下猛肏的喜欢。

    ———

    霸道弟弟狠狠爱(不是

    弟弟的爱是7形的爱(畸形的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