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有口难言(1v1 SC 伪叔侄)

手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叮铃铃——”

    随着刺耳的考试结束铃声,闵和放下笔,步履轻快地走出了考场。

    这次的题目是很有区分度的,但所幸是省赛,闵和又认真仔细地复习过几次,所以大概能考成什么样打完卷的瞬间她心里就有数了。

    跟着乌泱泱的大部队走出了考场,闵和一边想着国赛之前的时间安排和日程规划,一边慢悠悠地向门口的公共自行车点走去。突然间,好像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闵和学姐!”

    她正左右张望着周边是否有熟人,有一只手突兀地拍了下她的右侧肩膀。

    闵和一转头,就看到了身穿橙黄色卫衣的男生。

    他本来就俊朗出众,四肢修长,比周围人的平均身高还要高出一截,十分引入注目;加之手里还捧着一束金灿灿的向日葵,看到闵和露出了和向日葵如出一辙的笑容,引得周围人更是频频侧目。

    闵和心中略感哭笑不得,面上却是一惯的淡然模样,大方地接过了男生手上的花微微一笑:“谢谢学弟,咱们不是约的手工店门口见么?”

    路远被一路行注目礼,面上也略有赧色,随着闵和一同加快脚步:“动脑子蛮消耗热量的,尤其是这种竞赛考试……我想着学姐考完试出来可能会饿,听同学安利这边有个下午茶不错,要不咱们顺便一起尝尝?”

    闵和闻言摸了摸肚子,也觉得这提议不错,两个人就先奔着茶餐厅去了。

    -

    路远开车载着闵和到了他所说的餐厅,并不是二代们炫耀财力的纯贵的、或是那种有逼格的米其林几星餐厅,反而十分亲民,由于是周日,虽然没到饭点,门口排队的人也还不少。

    路远点了几个推荐的特色餐饮之后,闵和看着菜量摆了摆手,环顾了一圈,面上倒是心情颇好:

    “没想到这里这么火爆,幸亏你提前订了包厢,不然可能今天还吃不上。”

    路远闻言微微一愣,面上露出了几分被夸赞的羞赧,“其实我早就想来尝了,正好这家商场里也有做手工的店……当然,去咱们之前约好那家也没问题,反正我开车,很方便。”路远一边说着,一边帮闵和烫好了手旁的餐具,只是又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儿似的,面上犹豫之色愈浓。

    闵和大感好奇:“想说什么?没关系。”

    路远支支吾吾:“我听徐慕姗说,你跳过级,我都是有驾照的年纪了,还叫你学姐,是不是……”

    闵和听完忍不住大笑:“这有什么的?我不会觉得你在装嫩,想怎么称呼随你喜欢。哈哈你真是……”

    闵和笑得越开怀,路远的俊脸愈红,头低的越深,看着前来上菜的服务员眼睛一亮,连忙转移话题:“你快来品鉴一下这菜品是不是徒有盛名。”

    闵和为了顾及男孩的面子止住了笑意,也不再用促狭的眼神看他。但心里却仍然感觉问出这个问题的路远、对面脸红低着头的路远,没有李明斓调查到的那么“游刃有余”,她怎么说的来着,哦对,“很会泡妞的拽逼”。可能,更多时候认识一个人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吧。

    正如闵和心中所想的一样,路远的心中正懊恼万分,觉得自己真是问了个十足低级又愚蠢的问题,可是……他抬头看着大笑后的女孩,眼角眉梢还带着零星的笑意,为本就精致非常的五官添了一抹灵动,整个人看上去更是顾盼神飞、秀骨天成。

    路远心中微微悸动,看着这样的她,不由自主地想道,要是能看到她这样欢快、与平时不同的一面,哪怕自己出糗,也是值得的。

    在闵和放下碗筷的之后,路远才擦了擦手,两人向最近的手工店走去。

    因为闵奕臻的生日快到了,就在下周,闵和准备自己DIY个什么当做生日礼物——她叔叔那么有钱,昂贵的礼物见得太多了,反而闵和一直以来送的都是自己花些时间精力做的小东西,闵奕臻都会很高兴地接受。

    闵和挑了一阵儿,选择了一款样式较为复杂但看起来蛮漂亮的手链,路远左看右看看,挑了个样子花里胡哨的发卡。嗯……看样子她表妹年纪估计很小。

    路远刚听说要去做手工的时候,心里是不太情愿的,反正依他来看,不管是去酒吧喝酒、赛车、打球什么的,都比做手工有意思的多。但既然已经坐在这儿了,好像什么也做不出来的话,也说不过去。

    用剪刀剪着柔软的皮革的时候,他对照着样品感觉剪得半圆形不太圆,左剪一下右剪一下,好像又剪得小了一圈……算了,找另一块皮革重新开剪。

    终于在剪坏了无数皮革、涂歪了无数颜料等等手忙脚乱之后,他到了最后一步贴钻。

    “没想到,还做的有模有样的。”女孩低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路远正照着模板发卡贴一个的钻,一个分神的功夫,手松了一下钻就要从镊子上滑落。

    闵和眼疾手快地用手心一接,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接到了,要不然破坏了作品,我就是罪人了。”她看到路远还在微微发怔,握着他的手腕向上翻转,把那颗钻放到了手心上。

    手指尖的触感一触即收,路远正要回头,闵和已经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自然而然地问:“怎么愣住了?”

    手腕间的触感仍有余韵,他还能闻到闵和发间的淡淡香气,这似乎越过了社交距离。但环顾周围都是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男女,好像所有人的声音都因为静谧的空间而刻意压低了。

    “没什么,”路远看着基本成型了的发卡,心念一动,露出了微微苦恼的神色:“能帮我看一下这个钻怎么贴比较好看吗?我贴了几个,但还是有点丑。”

    旁边已经做完手工的女孩果然凑了过来,“好啊,我看看。”

    ……

    ……

    二人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阴沉沉的暗了下来。本来凉爽的天气中也透着一丝闷热。

    路远根据上次蓝鲸送别的地址,将闵和送到了半山别墅门口时,已经可以看到空中一闪而过的雷电。

    闵和要推开车门的动作微顿,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身微笑道:“谢谢你这次陪我出来,下午茶很好吃。”

    路远看着她乌黑如云的秀发,唇角微扬,“可以先闭一下眼睛吗?两三秒就可以。”

    闵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半晌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路远解开了安全带,看着面前依言闭目的女孩,向前俯身。

    闵和感觉到一双手轻轻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耳畔喷洒着若有若无的呼吸,男生的手指在动作间偶尔轻掠过脖颈。

    “好了。”他低声说。

    闵和笑着睁开眼睛,摸了摸后面被束起来的和坚硬的物体:“怪不得你的发卡做得那么久,原来是做了两个,”她把东西拿下来,仔细端详着珍珠点缀着的发夹,“我很喜欢,但没有想到给你准备礼物,真是抱歉。”

    “没关系,”路远看着她低头摩挲着发夹上的小珍珠,露出了一个小小的、不太明显的发旋,不由自主道,“其实同学这次还给我推荐了一家火锅店,不知道你爱不爱吃火锅……”

    “懂,”闵和闻言俏脸微抬,笑着对他眨了眨眼:“不知道我能否有这个荣幸,下周末请路公子吃火锅,以表达我内心的感谢之意?”

    “……”路远转过头刚想说“我请你吃才好”,闵和却在此刻恰好转过头:“你再帮我带上吧。”

    路远帮她挽起秀发,一瞬恍然:闵和这么聪明,应该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刻意打断了他。

    一时间一个挽发一个低头,车内静默无言,但气氛却并不显得尴尬。甚至,路远还希望这一刻的时光能更久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