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与你同坠深渊(青梅竹马变继兄妹)

表白/他的手很大,手指很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羽澈觉得林晚这几天有一点奇怪,一碰到他就低着头走路,不是马上擦肩而过就是直接跑路,避免和他有直接的接触,传卷子都不会回头看他。下课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喊她也装作听不见。

    像是在逃避他。

    他连像之前那样黏在她身边的机会都找不到,早上林晚出门一天比一天早,放学跑得比兔子还快。

    陆羽澈很是头疼。

    上课时,少年用气声在背后喊她。

    “林晚。”

    “林晚。”

    “林晚!”

    林晚低头,想装作没听见,可陆羽澈一声比一声大,引来了部分同学侧目。

    林晚害怕被老师发现,只得回头看他,准确来说,是低着头看他的手指。

    陆羽澈的手十分好看,手指干净修长,指节分明,青筋微微凸起,皮肤白皙细腻,阳光照在上面如同玉石一般。

    重要的是,他的手很大,手指很长。

    这样一双手……如果用来拨弄娇艳欲滴的花瓣,该有多美啊。

    看着林晚还是低着头,陆羽澈无奈,只能找了个借口:“我的笔掉在你凳子底下了。”

    “我帮你捡。”林晚俯下身,往凳子底下探头。

    陆羽澈忽然往她手里塞了张纸条。

    林晚猛的抬头,清亮的眼睛和他漆黑的眸子对上。

    这双黑眸很深邃,眼睛里有浓得看不清的情绪,仿佛要诱她深陷。

    “没看见你的笔,下课再找吧。”她慌忙扭过头,回归课堂。

    林晚没注意到的是,陆羽澈眼底的欲。

    她胸前的衬衣皱巴巴的,刚才俯身时胸部挤压在一起,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柔软的起伏和很深的沟壑。

    剩下半节课林晚整个人都是乱的,眼睛看着黑板,思绪已经不知神游何处。

    她的脑子里不断闪现出陆羽澈——

    陆羽澈吃她奶子的样子,陆羽澈手指抚摸花瓣的样子,陆羽澈伏在她腿间舔屄的样子……

    耳边又响起他说的那句——“做舔过你屄的好朋友吗?”

    怎么继续做朋友呢,?

    谁会意淫着自己的朋友,幻想着被朋友插屄呢?

    下课铃响,林晚紧张地跑到卫生间。

    关上隔间的门,林晚打开捏在掌心一节课的纸条。

    纸条皱巴巴的,甚至有一点被汗湿。

    上面只写了一句简单的“放学别走,等我,有话和你说。”

    林晚突然有点脱力,如果不是觉得不卫生简直要倒在隔间门上。

    她到底在紧张什么?又在期待什么?

    她失魂落魄地又在走廊上,撞到人了都没反应。

    “林晚,你怎么了?”陶宁拉住她的手,有点着急。

    她凝神看了看陶宁,又摇了摇头,“没什么。”

    “真的吗?你看起来不太好。”陶宁关心道。

    “我……”林晚开口,声音干涩,“让我想想该怎么说。”

    正好下节课是体育课,两人用生理期为理由向课代表请了假,然后去了食堂附近的小花园。

    秋天来了,满地黄叶堆积。

    林晚记得,陆羽澈拒绝那个女孩的告白,就是在这条路上。

    “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常见的开头,陶宁示意林晚继续说下去。

    “她好像喜欢上了她很多年的朋友,但是她们之间发生了一点矛盾,”林晚犹豫着发言,“就是不可调和的那种。但是我这个朋友她突然发现,她喜欢这个男孩子……”

    是了,原来她喜欢陆羽澈。

    说到底,如果不是无法面对他的冷漠,她怎么会一个人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寄宿学校去,一个学期只能回一次家,在那里真的很孤单。

    “是陆羽澈吗?”陶宁很敏锐。

    “是。”林晚也不想隐瞒,别发现了就坦然承认。

    “要不你和他表白吧。”陶宁开玩笑道,当然,她确实也觉得陆羽澈对林晚很不一样。

    “表白吗?”林晚犹疑。

    “对。不管怎样,自己心里会轻松一些,不是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