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方高能(变态杀人魔 强制h)

求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穆然间,脚步声再次响起。

    “哒、哒、哒……”

    不对,不仅是脚步声,还有金属敲击扶手的声音,那……应该是刀,或者别的什么。

    脚步声在林笙所在的下面一层楼停下,他应该看到她的鞋了,林笙祈祷那些房间能将他拖住一段时间,可显然,幸运之神并没眷顾她。

    那脚步声只停了一会儿,又开始往林笙所在的楼层走,近了些,她甚至听到了口哨声,那首上世纪流行的老歌,当初他也是哼着这个曲子弄断了那男人的一只手臂。

    声音在这层楼响起,随后移向左侧,没移开多久,逐渐向右侧,也就是林笙所在的地方移动。

    曲调越发清晰,他手里的金属物沿着墙敲击,越来越近。

    “咚——”

    林笙眼前的门发出骤响,如同敲击着她的神经,她抬手捂住嘴巴,指节因用力而泛白,冷汗汇聚成流滑落在手上。

    如果他待会打开了门,她是破罐子破摔给他后脑勺一拳,然后趁其不备逃跑,还是,求饶?

    她想起自己被那具身体一次次禁锢在身下欺辱,完全没有反击之力,倘若硬碰硬,胜算渺茫。

    门外的脚步声略过了她所在的屋子,似看了一圈没觉得有异样,  复又悠哉悠哉上了楼。

    林笙深深吐出一口气,为确保万无一失,趴在门后听了老半天,那脚步声的确渐行渐远,她又等了会儿,这才鼓足勇气轻声打开门。

    她谨慎地通过门缝打量了一番,随后垫脚踏出屋子。

    “小猫,真聪明~”

    一道清润的声音在耳畔炸开,林笙浑身寒毛立起,猛地转头看过去,只见池野背靠在墙上,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歪头,笑眼盈盈地瞧着她。

    林笙没有片刻犹豫,立马退回屋子里准备把门关上,快要关上门的那一刻,一只手抓住门沿,那手就在林笙眼前,白皙的手背上,黑痣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用尽全力抵在门上,对方没往里推,林笙似乎以为真的挡住了男人。

    “五”

    “四”

    “三”

    “二”

    “一”

    “林小姐,时间到。”

    林笙听得云里雾里,猛然间,一股大力将门推开,她被推倒在地,愣愣看着眼前的男人。

    “午夜十二点,我的承诺达成,给了你整整七天,本来我还在纠结,你让我这么舒服,有点舍不得,但你太不乖了,”他蹲下身子,将手术刀贴在她的脸上,轻轻滑动,“好了,不想陪你玩儿游戏了,毕竟明天我还有场手术。”

    “放心,你这张皮,我会好好珍藏,福尔马林最佳期限,是十年。”

    “对、对不起池野,我只是有些害怕,你……”

    不等她说完,手臂被大掌抓住,她整个人被拽得站立起来。

    池野径直拉着她走下楼梯,途中她试着挣扎  ,可都被他变态的警告止住。

    往下走了约三层楼,林笙步子踉跄,由着他来到走廊尽头。

    望着眼前这扇门,她颤栗起来,果不其然,待他打开后,一阵浓烈的血腥气劈头盖脸扑面而来,正是最初她醒来时,所在的那间密室。

    地上有个中年女人,穿金戴银,原本收拾妥帖,此刻嘴上却黏着黑色胶带,双手双脚被麻绳捆起来,整个人如同蚕蛹般在地上蠕动,嘴里支支吾吾,神色惊恐。

    林笙见此状,不助地摇着头往后退,背脊却被一只手抵住,耳际传来低语。

    “别怕,你是第二个。”

    说着,她被一把推了进去,林笙呼吸急促,直直愣在那女人跟前。

    不一会儿,身后再次响起电锯的嗡嗡声,池野越过她来到妇人身旁,敛了笑意,眼神里翻涌出憎恶,语气偏偏故作惋惜:“后悔吗?当初没彻底杀了我,真可惜啊。”

    他抬起电锯,直接往那人脖子上砍去。

    大动脉被割破,鲜血飞溅,飙到林笙身上拉出一道血线。

    “啊——”

    她再难控制叫出声来,双腿若被挑了筋骨登时脱力,后退几步靠在墙上。

    明明心里怕极了,眼睛却不受控制定在眼前的画面上。

    人类如此脆弱,无论生时是步履云端,还是深陷泥潭,命运面前,只能任由肉体被摧毁。

    女人停止了挣扎,池野徐缓站起来,仰头扭了扭脖子,右手抬起,将额前被血粘湿的头发往后抹,转过身看向她。

    灯光苍白,照得他脸上、白衬衫上的血液如此鲜艳,他的镜片上也挂着血珠,下面,藏着一双能够撕碎猎物的眼,它们紧紧锁住林笙。

    他提着电锯步步迫近,每一步都踩在她快要崩断的神经上。

    “该你了。”

    他笑说。

    这次,是真的吗?没有任何余地?

    林笙几欲啜泣出声,双手扣在墙壁上,划出几道划痕。

    眼见着他来到跟前,不过半米。

    折磨了这么多天,还是要死吗?

    生生割裂血肉的痛苦……

    不,不,不可以!

    妈妈还在家里等她,棠棠还要她陪着逛街,她还要迎接接下来的人生。

    千钧一发之际,她拢起所有勇气,撞入他怀里,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头闷进他的胸膛,闷闷出声:“池野,求你,别杀我。”

    反正都这个时候了,干等着也是死。

    “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好不好,”像只寻求庇护的小兽,呜咽哀求,“你那两次是舒服的吧,对吗?”

    半响,他伸手抓住林笙环住他脖子的胳膊,使力往外拉,可林笙为了最后一丝希望,死死扒住他。

    “不可以,我已经给了你七天,”声音悠悠然,“况且,你不乖,挥霍了最后的机会,松手。”

    林笙的泪水染湿他的衣服,“不会有下次了,真的,求求你……”

    可他仍在将她往外拉,林笙抖得越发厉害,“求你……”

    好一会儿,脸下硬挺的胸膛开始颤动,头顶传来戏语,“这次是真的在求我吗?”

    他是指……她的逃跑吗?

    “是的,林笙在求池野。”

    她等待着他的选择,可后者迟迟不动。

    好一会儿,她缓缓退出他的怀里,深深望着他,而后闭上眼睛,下颚微仰,将脖子向他完完全全袒露出来。

    “反正我的生死,由你决定。”

    她在赌,这次是在悬崖边缘的赌局,赌自己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待宰羔羊,于他而言也许还有哪怕一点点的兴趣。

    池野微微歪头打量她,眼前之人,脖颈白嫩纤细,之前还在使计反抗,此刻,为了活下去,只能做出引颈受戮的模样,说出违心的话,可身子还颤抖得厉害。

    他舔了舔嘴唇。

    有些渴。

    想咬上去。

    池野伸手抚摸着他的脖子,拇指细细摩挲,随后手向后移,捏住后颈,一个用力将她带到他跟前。

    “我突然发现,这副皮囊还是鲜活的时候好看。”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的命是我的。”

    “明白吗?”

    林笙长睫微动。

    “好。”

    ——

    明天开始有肉,电话play……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