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方高能(变态杀人魔 强制h)

操坏2(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小猫……林笙……全都射给你好不好……”

    “别射里面……”

    最后一次猛地撞入,两人几乎是同时攀登至顶峰。

    “呜啊——”

    “嗯……”

    林笙眼前一片空白,小穴被滚烫的液体灌满,同时喷出一大股爱液。

    池野仰头,喉结上下滑动,发出悠长叹喟,他没立刻抽出来,而是任由它在里面感受着温热,随后,他附身向已经瘫软在台面上的女人,咬了咬她的蓓蕾,舌头打转舔舐,身下这具躯体因他的舔舐而颤抖,小穴也开始紧缩,将他仍放在里面的肉棒不断挤压。

    “嗯……”他刻意贴着她的耳朵低吟,“你看,”池野掰过她侧放着的脸,让她直视他们性器连接的地方,“它们多契合啊。”

    林笙脸上是高潮过后的红晕,双目失神地看下去,仍旧粗大的肉棒深深插入穴口,因过于硕大,穴边的蚌肉被撑得发白,他小腹处的纹身也被她的淫水沾湿。

    方才她能清晰感知到它一次又一次插入最深处,高速而猛烈,她一度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死在他身下。

    “已经够了吧,池野……”此时开口,嗓音已然沙哑。

    池野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勾唇启笑,“怎么这就受不住了,我想停,可它不想停呢~”

    林笙大惊,体内原本歇气的东西逐渐胀大,穴肉还能体会到它的跳动,以及上面充血的青筋,她不断摇头,满是求饶之意,“别这样池野,下次……”

    “好可爱,”男人看着她颤抖瑟缩的模样,眼里流露出爱怜,“比那些人挣扎的样子,漂亮太多了。”

    “乖小猫,刚刚你叫了四次,所以还剩六天,希望接下来你能守住这六天。”

    此刻,林笙仰躺着,眼前的男人拥有绝佳皮囊,却裹藏着一颗残忍的心脏,挥动犹如铁钳般的双手将她钉死在案板之上。

    生死一线,不过他一念之间。

    男人小腹上的魔纹似泛着阴森诡异的光,同其主人一样看着她挣扎,品尝她的无助。

    林笙想,主掌他人生死多爽啊,沉棠总说神会普渡众生,聆听哀鸣,可她哀求到沙哑,神怎么不来救救她,如果可以,请让她也做一次案板上的刀……

    “在想什么?想怎么杀了我吗?”

    一道低语忽然响起,惊得她微颤。

    “它又硬了。”池野做无奈状,耸了耸肩,又刻意就着这个体位往肉穴里继续戳入几分。

    他脱掉已经汗湿的衬衫,完完整整露出上身,想来他该是有健身的习惯,每一处肌肉都恰到好处,蕴含着最原始的生命力。

    池野抽出那物,将她抱下台子,不由分说地让她转身,让她将臀对准他的肉棒。

    林笙抚着台沿的手臂止不住地轻颤,在臀缝处磨蹭的阴茎让她恐惧。

    看他这架势,自己怎能挺得过如此般变态的折磨,林笙飞速思考,反正都是要“受刑”的,那还不如试上一试。

    在他找准穴口准备闯入时,林笙伸手握住对方掐着自己腰的手,“池野,我来,如果能让你爽了,可不可以多给我两天时间。”

    池野涨得难受,可瞧见她潮红着脸央求,一双水眸微红,眉眼凄凄,硬是止住了自己急需疏解的欲望,笑着反问:“要是没做到呢?”

    “要是没有,那……你大可立马杀了我。”

    林笙心一横,她在赌现在他对他的兴趣,所以她才敢试着适当“挑衅”他。

    这种挑衅于他而言,不过如同看着一只势弱的猎物,张牙舞爪给他挠痒痒一般,他知晓伤不了他,反到激发兴趣;

    但于她,却是剑走偏锋以寻一线生机。

    ……安静。

    他定定看着她,好一会儿,粲然一笑,“好啊。”

    林笙松了口气,随后转身,试探着拉着他的手腕走向旁边的皮质座椅,她伸出双手搭在池野的肩上,刚碰上,便被上头滚烫的温度吓得缩了缩手。

    她将他按坐在皮椅上。

    池野双腿打开,上身赤裸,但仍旧穿着裤子,只是拉链拉开,露出昂扬的巨物,上面湿答答的,涂有她的爱液。

    见此状,林笙到底是第一次,眼神有些不自在,她在池野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下跨坐在他腿上,用自己的蚌肉摩擦着阴茎。

    她再次将双手放在池野的双肩上,下体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肉穴摩擦下的阴茎又烫又硬,终于碰到了某点,她哼唧着涌出液体,这时,小穴找到了感觉,林笙伸手扶着肉棒,对准自己的穴口,慢慢往下坐。

    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敏感度,蜜穴刚一含住顶端,媚肉便联合一致将其往外挤,她又往下坐了些,异样感更是明显,不久前才高潮过的穴此际敏感至极,她咬紧下唇,涨红了脸。

    “这样我可爽不了,”池野已是被她弄得欲火丛生,“帮你一把。”

    说着,大掌掐着她的腰猛然使力往下一压。

    这个体位插得很深,本就粗长的肉棒直直捅进她甬道,顶端碰到宫颈口。

    “啊!”

    林笙有些后悔,太深了。

    “动吧,最好履行你的诺言,让我爽到。”池野松了手。

    她干脆一咬牙,两手扶在他肌肉紧绷的大腿上,花穴含着阴茎缓缓上下动了起来。

    她抑制着呻吟,可这灼人的硬挺让她其痒难耐,像是嫌她太慢了,一双大手扇向白嫩的臀肉,巴掌声在她脑后炸开,于是只能卖力动起来,加速扭腰。

    很快,性器的快速结合产生快感,她脑子混乱不堪,林笙想起自己循规蹈矩却也平淡幸福的一生,爸爸妈妈很疼爱他,可爸爸在执行特殊任务时不幸遇难,妈妈将她辛苦拉扯大,同千万万普通人一样,念完书,找了份不上不下的工作,虽然有些累,但生活中的小确幸足够让她欢喜,有爱她的妈妈和闺蜜,将来也许还会找个契合的男朋友,组成一个温馨小家。

    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她为了活着不得不像个荡妇一般勾引他,引诱他同自己在这个封闭的屋子里,沉沦于无边性爱。

    难受,快感,绝望,羞耻……无数中情绪霎时间在胸腔内激荡,偏偏此刻身下的男人抬手捏住她的腰,利刃猛烈地在她最私密的地方来回抽插。

    “呜呜呜呜……”她趴在池野身上,被迫承受着撞击,哭泣着。

    为了让他尽兴,多挣取那两天时间,自己甚至扭臀迎合他。

    快感一又一波接连袭来,最后,伴随着他一声低吼,她咬向他的脖子,蜜穴再次被精液灌满。

    “牙齿这么尖啊,小猫……”池野抬手掐住她的脖子。

    林笙浑身脱力,转头看向他,竟扯出一抹含有挑衅的笑来,“痛感能刺激肾上腺素,池野,你刚刚,爽到了不是吗。”

    “你是觉得,男人在快活时不会杀人吗?”池野的手逐渐收紧,含着肉棒的小穴因主人快要窒息而收缩,绞得他爽到尾椎骨发麻。

    见这张俏脸痛苦着,他兴奋得要死。

    他终于松了手,在她按着脖子咳嗽之际,贴在她耳旁低语:

    “别试着挑衅我,不然,真的会干死你。”

    碎碎念:

    池狗是变态狗男人,要骂骂他别骂我呜呜呜,狗男人后面会赎罪的……

    (想……想要评论可以吗……喜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