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方高能(变态杀人魔 强制h)

操坏(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在池野掌下瑟缩,如同待宰的羔羊,退无可退。

    恐惧的本能战胜了她从被绑架以来伪装的理智与冷静,林笙猛然间鼓足勇气,扭转上身往前爬去,同时双腿用力,趁池野没反应过来时挣离他的手掌。

    可还没爬几下,脚踝被一只手拽住,手上带有她刚刚喷出的淫水,整个人被生生拉扯回去,随后蒙在她眼睛上的领带被人扯掉,池野粗暴地用其捆在她的手腕上。

    林笙被迫坐在手术台上,无助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随后他将双手撑在台沿,林笙困在他的胸膛和台子之间。

    现下他的表情已不复方才玩乐的笑颜,镜片下的眸子眯起,定定注视着她,“要逃吗?或者回到那间房,哦对了,他腿也没了,我说过让他别试着乱走,他总是不听话。”

    林笙瞳孔骤然变大,神色祈求,咬着唇轻轻摇头,“池……野,我其实真的不太明白,你为什么选我,我觉得我并没有得罪过你什么……”

    “你觉得猎豹捕杀猎物时,需要理由吗?”

    “……”

    池野抬手将她额前微微汗湿的碎发撩至耳后,“你知道的,我本该之前就杀了你的。”

    而后他边说着,边伸出右手摘下眼镜,“待会儿再躲,我不介意提前动手。”

    “帮我解开扣子,”但注意到她手上的领带,啧了一声后又帮她打开了,“小猫会听话的对吧。”

    林笙伸手替他解开一颗颗扣子,此时衣服敞开,里头鼓起的胸肌赫然闯入她的视线,下边儿连接着腹肌,再往下,竟隐约有个纹身,余下部分被裤子遮住。

    “继续,裤子。”池野道。

    林笙颤着手来到皮带处,弄了半天也打不开,她并没有些方面的经验。

    池野见状,带着她的手,“咔哒——”皮带应声而解。

    而后是拉链,刚一拉开,早已准备就绪的肉棒立刻蹭出来,弹到了她的手背,就这般直挺挺对准她。

    林笙瞪大了双眼,他的下腹部纹着一个黑红色刺青,形状左右对称,可怖,却又莫名色情。

    手背仿佛被灼伤,她没想过这物竟这么大,池野本就白,连这个东西也是粉色的,棒身蜿蜒着青筋。

    “握住它,上下动。”

    “我,我不太会……”

    “密室里,你是怎么求我来着?帮我射出来,或许这次我可以考虑暂时先不操你。”

    林笙只好颤着手伸向肉棒,这一握,竟难一手握全,她轻压,它便在手里动了动,林笙试着上下撸动,可手法实在生疏,又怕一不小心惹到他,突然间她想起之前闺蜜拉着她看的片子,于是回忆着,先在龟头处打圈,轻揉,许是不小心用了点儿力道,头顶传来男人的闷哼。

    她不敢停下来,继续动作着。

    池野感受着那双柔软的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上下套弄,时不时弄弄龟头,时不时撸动棒身,虽是生涩,可却弄得他又痒又舒服,由着她一下又一下撩拨着,他的忍耐度却是快到了顶点,终于忍不住掐住她的大腿,将她拽得更近些。

    “你是故意的吗?”

    “我可以的,真的,让我再试……”

    没等她说完,他握着肉棒来到林笙的小穴处,坚硬滚烫的棒子啪啪啪地打在穴肉上,蚌肉还因着先前的淫水而滑腻。

    恐惧占领制高点,林笙又想后退,可掐在她左腿上的手用力捏了捏。

    无声的警示。

    池野将物什放在嫩肉上磨蹭,龟头刚一接触到温热水润的触感,顶端立刻吐出了一些精液,他对准入口尝试着挤进去,可未曾被开发的道路又窄又小,才进入一小部分,媚肉便将其往外推,阻止他的闯入。

    林笙忽地一动,龟头滑了出来,又推搡着往后退去,视他为洪水猛兽。

    池野紧绷着,再难抑制,她的眼泪和抗拒成了挑动性欲的春药,他将林笙拉过来,伸手探入她的小穴上方,摸到那颗粉红的肉粒,极速搓磨,按压。

    一大股酥麻感涌向全身,林笙死命捂住即将呻吟出声的嘴。

    她在他的手指下,再次泄了出来,而池野趁此机会,就着液体对准入口直直冲了插入,一瞬间,温热而狭窄的甬道被迫纳入巨物,媚肉似从长出千万张小嘴紧紧吸附着他的肉棒。

    膜破了。

    “啊——”林笙吃痛。

    “嗯……”池野闷哼,发出满意的叹息,他压着嗓音低笑,“还有九天。”

    林笙没想到第一次会这么疼,犹如被斧子凿开,她出声哀求,“池、池野,可不可以先别动,我疼……”

    对方却埋向她的脖子,舔舐,轻轻啃咬,“好紧,我很喜欢,不怕不怕,放松点,我打算……”说着,身下抽出,下一刻猛然间再次捅入,“也让你快乐快乐。”

    嘴里吐出的话语有多温柔,身下干得就有多狠。

    “啪啪啪啪啪……”

    淫荡的撞击声在屋里响起,林笙仿若在案板上挣扎的鱼,无助承受着男人的一次次猛烈的撞击,最初的疼痛过去,身体渐渐热起来,小穴被粗大的肉棒不断摩擦和撞击,难以制止的快慰迅速冲向她的脑神经。

    不行,太深了,她感觉整个人都被撞得摇摇欲坠。

    她仍旧拼死捂住嘴,但这样的抽插如何能叫她保持理智。

    忽然间,男人停止了讨伐,肉棒还放在穴里,她抓住机会喘息着,意识尚在回笼之际,只听得一声闷笑,那刑具抽出,再次以更甚于刚才的速度和力道捣入。

    连续上百次极速抽插,穴口被一次次强势扩张,她终于失控地尖叫呻吟。

    “啊……不要了,池……野你混蛋……呜呜呜呜呜”

    女人似吟似哭的呜咽声让他兴奋极了,他听到她颤声骂他,浑身的爽感由此攀升至另一个高峰,下面继续抽插着,他垂头咬住林笙的耳朵,“终于骂我了,小猫……”

    “现在,就是我这个混蛋在操你,舒服吗,对了,还剩八天……”

    “呜呜呜你出去……”

    “真紧……啊……它很喜欢我的东西,咬着它不放呢……啊……嗯……舒服……”

    “你滚出去……”

    “嗯……把你操坏怎么样,你这里这么小……待会儿真会被我操坏吧……啊……爽死了……”

    林笙克制着声音,没想到他反而持续呻吟着,满嘴淫话,原本就格外好听的声音在此刻被欲望浸染。

    色情又下流。

    作者碎碎念:

    又涩又狗的处男终于吃上肉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