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方高能(变态杀人魔 强制h)

试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脑子如同被人用锤子凿开一般剧痛难忍,林笙掀开沉重的眼皮,还没来得及适应,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四面八方向她压过来。

    “嗯……”稍稍一动,身上的疼痛叫她痛吟出声,她撩开头发,入目是四方白墙,正对着她的那面墙上布满无数血红手印,胃里顿时翻江倒海,林笙趴在地上干呕,可胃里实在没什么存货,生生呕得脸红脖子红。

    她撑起身子,环顾四周。

    这是一个甚为宽敞而封闭的房间,没有任何家具,空空荡荡,四周是白墙,地面却是纯黑色,色彩对比太过鲜明。

    而自己此刻则在密室中央。

    她转头,发现门就在身后,估摸着自己的位置离门大约有六七米,林笙知道此时一味慌乱没任何作用,于是撑起身子,打算去试试能否打开。

    然而就在此际,门外传来重物擦过地面的摩擦声,林笙立马倒在最开始的位置,又刻意将头发薅到前面以遮住视线。

    毕竟最开始醒来时就是这般模样。

    门被打开,“砰——”肉体砸在地上,而那声音正在林笙后边儿。

    “咔哒,咔哒,咔哒……”

    脚步声逐渐靠近,林笙几乎是耗尽全力才能勉强维持冷静,那人走到她身后停下,好半响,又迈步离开。

    “呜呜呜呜——”是个男人的声音,许是嘴巴被什么捂住,只能发出呜呜声。

    随后,剧烈震颤的隆隆声响起,是电锯。此刻,男人的呜咽声已经变得尖厉,即使无法开口也能让人体会他撕心裂肺的嘶鸣。

    电锯割入肉体,切到骨头……林笙平生第一次如此厌恶自己耳力过佳,她听着那声儿,切了一次又一次。

    林笙不能做出任何动静,只得死命咬紧牙关。时间在此刻被无限拉长,每一分每一秒都犹如电锯切切实实切割着她的神经。

    终于,身后没了动静。

    那接下来,会是她吗?

    用这把电锯?

    活生生被一点点割断皮肉和骨头?

    林笙觉得还不如直接给她一枪子,那样都比这种折磨来得痛快,尽管她不想死。

    “咔哒,咔哒,咔哒……”

    他又来了,步调悠哉悠哉,伴随着口哨,听这旋律,林笙有些印象,这是上世纪的一首流行音乐,最近几年又重新流行起来。

    林笙依旧装死,一动不动。对方沉默良久,她不知此刻这人到底在想什么,或许在想从哪儿下手?

    忽然间,脸上的头发被撩开,这人手指冰凉,它缓缓下划,划过脸颊、下颚,最后停在她的脖子上,随后,一记更加寒凉的触感传来。

    刀子,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

    对方刻意压了压她的肌肤,却没用力。

    “还不醒吗?”

    好听且熟悉,显然,正是池野的声音。

    林笙脑子疯狂转动,待会儿该怎么回应?他之前说过喜欢看别人挣扎的模样,越是求饶挣扎,他就会越兴奋,从而继续折磨,那……

    她睁开眼睛,抬眸看着池野,“昨天,我是不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句生日快乐。”

    语调平稳顺畅,林笙自己都没想到,原来在绝境之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自制力。

    池野依旧如此,一张脸出挑极了,右边脸颊旁挂着鲜红的血痕,却是更衬得他犹如地狱里爬出来夺命的艳鬼,那双桃花眼微眯,似在思索,下一瞬却突然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天哪,林小姐,你好厉害!以前那些人,他们都是好吵,几乎都被吓得尿裤子了,我不喜欢。”

    像是找到最中意的玩具般,他兴奋得很,站起来围着她转了一圈又忽地蹲下,同她面对面,“而且,你是他们当中最漂亮的,我想,”他放下刀子,伸手摸向她的脸、脖子,又沿着敞开的衣领向里面延伸,“你这张皮,会成为我最最最满意的作品。”

    林笙心头紧缩,用变态来形容他都算轻的,但她想活下去。

    她试探着,伸出双手握住他的大掌,“池野,你想要我这张皮,不差这一会儿的。”

    “反正,左右不过一个死字,更何况活着本来就没意思……但好可惜啊,我还从未体会过真正的快乐,池医生,你杀人是为了什么?获取兴奋感?”

    池野微微侧头,启唇轻笑,露出两颗锋利的虎牙,他越发对她感到好奇,“林笙,你不怕吗?”

    “不怎么怕。”

    “是吗……可是,你在抖呢~”说着,他的手继续伸进去,覆在她的左乳上,掌下滑腻、柔软得不可思议,“你的心跳好快啊。”

    真狗啊,这个池野,林笙心里愤愤道,她还感到那只手捏了捏,此刻脸上不可抑制地腾起薄红,“好吧,老实说还是有些怕的,毕竟昨天还热情邀约我的朋友,今天就拿着电锯砍人,还说着想要我这层皮。”

    池野不置可否,“说说吧,你有什么筹码能让我多留你几天?”

    闻此,林笙眼里闪过一丝喜悦,“我现在是案板上的肉,还不是任你宰割,唯一的筹码就是自己,但你不想在我身上挖掘更多能感到兴奋的事吗?或许会比杀人更有意思,如果不满意,到时候再杀也不迟啊。”

    语毕,她见池野眉峰微挑。

    他饶有兴致,“什么事情?”刚一问完,只见林笙握着他的手不着痕迹地移出来,直起上半身坐在他面前,而后将他的手贴在她的脸颊边,她轻蹭了蹭,抬眼勾着他的视线。

    “我应该先礼貌问问,你排斥男女之间的那种事吗?”

    “你是说,做爱?”

    “……对。”

    “唔……那种事啊,怎么办,我不是很感兴趣呢~”

    “池野,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什么都可以?我很挑的,林小姐,你很有技巧吗?”手指故意挠了挠林笙的下巴。

    林笙心头的火气又升了上来,她想起之前回家时在楼下碰到池野,他正蹲在小道旁,探手撸着长毛狸花的下巴。

    很有技巧?恰恰相反,她对此一窍不通,对这方面唯一的了解也许只有某种颜色书籍和片子,现下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试试不就知道了。”林笙道。

    池野挠她下巴的手止住,转而微微用力掐住她的下颚,将她带着往身前移了移,“好啊,不过林笙,你最好说到做到,”拇指来到她的唇瓣,来回摩挲,那淡粉色的唇渐渐被他弄出血色来,“如果说谎,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说完,他松了手,抬腿离开屋子,关门前扔下一句:“今天晚上,不要让我失望哦。”

    待他走后,林笙彻底软下身子来,双手撑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余光瞥见一旁的尸体,压着音调惊呼了一声。

    这个男人还没死,断了一只手臂,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嘴被胶布封住,眼睛牢牢盯着她,眼白充血,眼里满是祈求。

    林笙捂住嘴后退了几步,她能有什么办法,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数,男人手臂被生生卸下来,林笙觉得恐怕能被活活疼死。

    她想起池野穿白大褂的样子,更觉恐怖至极。

    真是个……疯子。

    ——

    下章开始逐渐h起来,但我还是要先预警哦,这个设定毕竟是强制爱,所以在sex上面会慢慢bt起来,但请放心,不会有殴打、断手断脚等太过bt的情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