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贪欢1V2

第19章:纵容 h eiyewu.c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旁边刀疤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承哥,昨天你交代的时候我把那家伙都给灌这了,不好挪……”

    萧承爵瞪了他一眼,话都懒得说,干脆叼着烟进去了。

    厂房正中央十米见方的水泥池里,一颗脑袋突兀的立在那。

    听到身后传来的阵阵脚步声,那颗脑袋努力转悠着,连哀叫都有气了不少。

    “承哥……是承哥么……您听我说,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您饶了我吧,承哥……”

    空旷闷热的厂房里到处都是破旧不堪的设备,有些地方的地面上还有一片片颜色可疑的污渍,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难闻的味道。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iyu zhaiwu.xy z

    被灌在水泥里的人只有脑袋还露在外面,这还是那天晚上萧承爵交代的及时,要不然他这会儿指不定都沉到那片海域了。

    萧承爵叼着烟坐在刀疤提前准备的好的椅子里,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被水泥灌到脖子的人。

    “老莽,你知道我的规矩,我的场子里不允许贩毒。

    你也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这是第一次我给你留条命。

    叫你手下拿钱赎货,钱货两清你走人。”

    被灌在水泥里的人一听顿时如蒙大赦,连连点头,“是是是,谢谢承哥。

    多少钱您说个数,我这就让下面人去准备。”

    “五百万美金,今天下午到账。”

    “五……”

    水泥里的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承爵,甚至连重复这个数字的勇气都没有。

    “五百万美金,承哥……这批货就50公斤,按市场价也没有这么贵啊。”

    “老莽,你是不是对你现在的处境还不太了解?”

    萧承爵只说了一句,旁边的刀疤走过去朝着那人的脖子就是一刀。

    “啊啊啊啊……承哥……承哥……别……我错了!!!!”

    男人恐惧的尖叫着,鲜血顺着脖颈处的伤口很快流了一地。

    “50公斤的海洛因市场价当然没那么贵,但是因为你哪点破烂东西给我三家场子都招来了警察。

    还有你他妈让女的给我下药。

    就冲这些我还没杀你,都是看你那干爹的情面。”

    老莽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失血过多。

    话差不多说完了,萧承爵站起身,迈步走到那颗脑袋旁边踢了踢,“赶紧打电话吧,你这点血可撑不了多久。”

    “承哥……我就是个下家,我哪有那么多钱……”

    老莽虚弱的说着,唇瓣苍白一片,看那样子随时都可能归西。

    “你没有你上家没有么?

    我这不能走货的规矩整个道上都知道,你们还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挑衅,不给点教训你们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萧承爵一边说着直接把手机踢到老莽面前,“给你上家打电话,我倒要看看是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在我这乱窜。”

    老莽后怕的摇着头,那边他都不敢得罪,“承哥,我真的错了,您就饶我这一次吧。”

    “啧……”

    萧承爵叉着腰摆了摆手,明显对他这个回答不太满意。

    “真是废话,处理了吧。”

    他话音刚落,老莽原本半死不活的状态回光返照般生龙活虎了起来,扯着嗓子大喊。

    “承哥……承哥……我错了……饶了我吧……承哥……

    额……呜呜……”

    身后的求饶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了一片低沉的呜咽,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重的令人作呕。

    萧承爵坐回车里,黑鹰跟在他身后坐到副驾驶上沉声道,“承哥,刚查了老莽的手机,发现他最近  一段时间跟两个号码联系的比较多,一个是境外的,真实ip还需要再查查;另一个……”

    黑鹰战术性停顿,不出意外招来了一顿骂。

    “你电视剧看多了,有屁快放,话说一半停个鸡巴。”

    黑鹰:……

    “另一个是经常跟在二少爷身边的时航,而且前两天那个女的也是二少爷经老莽的手送过来的。”

    “呵,”萧承爵嗤然一笑,把玩着手里的银质打火机,“这里面还有他的事,他不作我还真把他忘了。”

    黑鹰默默低着头,没再说话。

    “把那女的给他送回去。”

    半夜,御龙湾顶层豪跃。

    闻澜睡着睡着感觉身上越来越重,胸口好像压了一块石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她低吟一声,想翻个身,突然感觉一阵温热湿润的触感在胸上滑了一下。

    她猛然惊醒,睁眼一看发现胸前正埋着一颗脑袋。

    “啊,谁……”

    感觉到身下人呼吸渐重,萧承爵微微抬头,看着闻澜如梦方醒的表情妖冶一笑,一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艳红的舌尖微微伸出落在她胸口上缓慢滑动着,如同暗夜中食人精气的妖精。

    闻澜的困意瞬间退却,只被男人这一个眼神勾的性欲肆起。

    她微微直起身,被子里的双腿磋磨着绞紧,花穴蠕动着吐了一口水。

    “承哥,你……”

    紧闭的双腿被大力扯来,闻澜“啊”了一声,腿根磕在那两条人鱼线上,敏感的花穴被块垒分明的腹肌磨的发疼。

    “醒了。”

    闻澜点了点头,目光微垂与萧承爵对上,不出意外的又是一阵心神激荡。

    “承哥,半夜不睡觉,你干嘛。”

    萧承爵微微直起身双眼直勾勾盯着闻澜,缓慢的伸出舌尖色情又淫靡的在那颗挺立的乳尖上舔了一口。

    粗糙湿热的舌苔刮过敏感的乳头,激的闻澜浑身颤抖,毛孔炸开,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嗯……哼……”

    闻澜抿着唇,修长的脖颈微微扬起,蘸着热液的乳尖没有口腔的保温迅速冷却下来,连乳晕上都逬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磨人的瘙痒和空虚感袭由下向上蔓延,她下身拱起,抬着蠕动的花穴一下一下去蹭那片坚硬又有弹性的腹肌。

    “承哥,再舔舔……”

    雪白的乳房被掐着奶根递到他嘴边,粉嫩小巧的奶头一下一下戳磨着他的唇瓣。

    谁能想象凶名在外,整个秦城黑白两道谈之色变的萧承爵,在床上会这般纵着一个女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