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贪欢1V2

第18章: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黎一路问着前台,刚走到那间会议室门口,大门突然被从里面大力打开。

    她后腿了一步,看着眼前这个神祇般尊贵俊美的男人,不禁一愣。

    即便发丝凌乱,穿戴不齐也挡不住周身从骨子里透出的那种漫不经心的雍华霸气。

    商璟骁被闻澜那不过脑子更不走心的话气的半死,一开门看门口站了两个人下意识回身把门又带上了。

    他动作很快,再加上人高马大挡在门口,门外的两人根本没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商总……这位说她是闻小姐叫来的,我就带她过来了。”

    前台小姑娘瑟缩的说了句,看没人说话赶紧闭嘴离开了。

    商璟骁回手带上门,双手抱臂,侧肩靠在门框上,冷漠又疏离的上下打量着温黎。

    “你谁。”

    温黎皱着眉,一张冷艳明媚的脸上都是不耐烦,就连看到商璟骁这种神颜天菜都没减少一点。

    “你不用知道,”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门里喊,“闻澜,赶紧的!”

    “来了。”

    身后的门被打开,商璟骁回头一看,浅棕色的瞳孔瞬间缩了一下。

    闻澜紧了紧身上过大的西装,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低着头平静道,“衣服先借我,之后赔你一套。”

    商璟骁看了看她身上那件西装,又看了看闻澜,突然脑抽来了句,“这西装意大利手工定制,价值差不多20万,你直接赔钱吧。”

    闻澜:????

    温黎:!!!!!!

    商璟骁:……我刚在干啥。

    闻澜愣了一下,干脆掏出手机,“行,微信还是支付宝,付款码打开。”

    “20万金额太大,直接付款还要验证,太麻烦了,”商璟骁舔着个脸干脆将错就错,一本正经的掏出  手机,点开微信二维码,“你加好友直接转账吧。”

    闻澜:……

    不是,兄弟,你算盘珠子都要蹦我脸上了。

    连向来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温黎都忍不住多看了商璟骁两眼。

    心里不住的想,这家伙是有点不要脸在身上的。

    商璟骁:只要我不要脸,谁都拿我没办法!

    大众小polo上。

    闻澜坐在副驾驶,听着车里到处蹦出来的异响简直被吵的头疼。

    “温黎,你年薪怎么说也有大几十万,就不能换一辆车么!”

    驾驶座上的女人带着墨镜,明媚漂亮的脸被墨镜遮了一半,只留下一管直挺的鼻梁和娇艳红唇。

    她抬手给后视镜调了一下角度,翻了个白眼墨镜都遮不住。

    “我还得还房贷呢,跟你们挥金如土的有钱人可比不了。”

    面对她的阴阳怪气闻澜也懒得理,干脆窝在副驾驶闭目装死。

    车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各种“叮叮……”,“嗡嗡……”的异响传出一点动静。

    温黎隔着墨镜撇了闻澜一眼,“刚刚那个,就是你初恋,商璟骁?”

    “嗯。”

    闻澜闷哼哼的应了一声,

    性瘾被缓解后产生的漂浮感让她昏昏欲睡。

    “可以啊闻澜,”温黎熟练的操着小polo超过了一辆大奔,“一个萧承爵,一个商璟骁,你艳福不浅啊。”

    “别说了,头疼死了。”

    闻澜闭了闭眼,又往座位里窝了窝,“去你那帮我拿点药吧,我性瘾发作太频繁萧承爵会注意到。”

    温黎推了下墨镜,一张俏脸正色起来的时候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

    “那商璟骁呢,当年的事你不打算把真相告诉他?”

    “告诉他有什么用,”闻澜下意识的扣着手指,“我和他分开了六年,现在横在我们之间的不光是时间和真相。”

    “但从目前你看到他就会犯性瘾这个情况来讲,你的心我说不好,但至少你的身体还忘不了他。”

    闻澜抿着唇没再说话。

    她转头看向窗外,望着眼前飞速略过的街区景象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是啊,她怎么可能忘了他。

    他们当初那么相爱……

    当初那件事发生她忍痛跟他分手,她知道他家的主要产业在国外,他离开这一辈子大概率他们不会再相见。

    如今她这幅不堪的躯体早已配不上他光辉灿烂的人生,所以在遇到同样出身沼泽的萧承爵时,她没有犹豫的和他走到了一起。

    可命运有的时候真的太会捉摸人。

    在她最爱商璟骁的时候逼迫他们分开,又在她最爱萧承爵的时候把商璟骁送了回来。

    想着想着突然感觉脸上湿湿热热的,她诧异了一下,竟然又哭了。

    温黎扯了张纸巾递到她面前,冷声道,“我不太了解你们三个之间的纠葛有多深。

    但我得告诉你,你现在的状态看只是表面看上去平稳,因为有了另一段感情的牵绊,让你这两段感情之间形成了一把天平。

    一旦这种平稳被打破,你会再次陷入崩溃。

    甚至会比上一次更加严重。

    从前你情绪崩溃只是因为对于过去那段感情的难以忘怀,现在你再次崩溃的话,还会有对现在这段感情的愧疚。

    这两段感情左右拉扯肯定会把你逼疯,你一直处理不干净的话,你的情绪就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你自己想清楚吧。”

    闻澜接过纸巾并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只是捏在手里攥着。

    她点了点头,也明白温黎的担忧。

    “我知道,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的。”

    温黎就着等灯的间隙深深的看了闻澜两眼,红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考量,同样最后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也要自己承担。

    她话已经说明白了,后面要怎么做就看她自己了。

    每一个医生都不喜欢被自己治好了的病人重新发病,但他们没有决定权,一切都要看病人自己的意愿。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两人来的路上吃了饭这会儿到下班点倒是没什么事了。

    “一会儿去那,我送你。”

    温黎又启动了那辆小polo,“嗡嗡嗡”的引擎声比旁边改装过的野马开起来还响。

    闻澜丢脸的直扶额,赶紧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

    “去御龙湾吧。”

    另一边,秦城郊区一栋废弃工厂里。

    空旷破旧的厂房早已人去楼空。

    废弃的硝烟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

    工厂外七七八八停了十多辆黑色轿车。

    最中间的劳斯莱斯后门打开。

    萧承爵刚一下车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冲的直皱眉。

    他随手又解了颗口子,单手插兜,点了根烟叼在嘴里,不耐烦道,“那个傻逼找的这个地方关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