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

人算不如天算 2hh p.c 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们要去哪里?”程攸宁凑近车窗,看着窗外黑魆魆一片,忍不住又一次发问。

    离开超市后,谢时颐载着她继续开往城外,离开了服务区,道路两旁便只剩下稀稀拉拉的路灯和一层迭一层根本看不到头的树影。

    偶尔有偌大的路标一闪而过,只是她初来乍到,哪里能辨得出那些地名的意思,况且车速快了,她有时连数字都看不清。

    开了一个多小时,她问了不下四五次这是要去哪里,可谢时颐始终在卖关子,只神秘兮兮说:“到了你就知道了。”见她有些急了,就从后座的购物袋里翻出一包棉花糖,跟个哄小孩似的塞到她手里。

    “你不会是要把我卖了吧?”她含着糖,细声慢气嘀咕道,舌尖化了糖,声音含糊不清的,带着一丝小小的怨气。

    如果是在国内,或者是白天,她倒是不会那么紧张,可这里是一片她全然陌生的土地,还是在深夜,哪怕身边是谢时颐,她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怵,生怕对方搞错了方向,又或者前面突然冒出什么来。

    “这都被你猜到了。”谢时颐故意板起脸,偏头冲她龇了龇牙,倒是配合她这番推理演了起来,末了又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噗嗤一笑,继而一本正经说道,“据说这一带每年十月都会有丰收节,那时候附近的村落会在这一带搭建临时市集,那时候猎户打来的野兔很受欢迎呢,可惜我来错了时候,不然也能满载而归。”

    程攸宁还当她是在介绍这一带的风土人情,捏着颗棉花糖听得认真,听到后面才知她是在打趣,当即拧起眉,撇了撇嘴,气呼呼一下把手里的棉花糖捏扁,要不是念在方向盘还在谢时颐手里,她一定会把糖丢她脸上。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2bx x. co m

    “随你吧,真迷路了大不了就报警好了。”她轻哼了一声,接着便无聊地玩起了手机,她的游戏都在国服,在国外网络不畅通自然玩不了,她只能刷起了INS,又从后座的购物袋里拿了瓶草莓牛奶。

    两个大包塞得鼓鼓囊囊的,都是一些零食和饮料,还有些水果和速食。这光景倒是会让她想起多年前两人周末一起逛超市的场景,家里的生活用品她是一概不管的,只负责在零食区挑挑拣拣,那么多年过去了,谢时颐倒还记得她的口味,选的零食都是她爱吃的。

    现在出于身材管理考虑,她几乎不碰这些零食了,但不妨碍她还是喜欢,某种程度上看着满满一袋子,就能得到一些精神上的满足。

    望梅止渴大抵就是这道理吧,她边刷手机,边漫无目的地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大概是糖分摄入有些多,没一会儿就犯起了困,就在她眼皮子打架,快要真的睡着时,忽地听到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车上的声音。

    她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接着她意识到车速似乎缓了下来,便好奇地扭头看向谢时颐,本以为是到了目的地,却见车灯下谢时颐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她一时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当即坐直身子认真打量了几眼,发觉谢时颐确实沉下了脸后,心中当即暗道不好。

    不会被她说中了吧,迷路了?还是说遇到了更糟糕的情况,车坏了?

    “怎、怎么了?”她问道,声音都有些打颤,“车出故障了?”

    “没有,没什么。”谢时颐嘴上这么说,嗓音却有些恼火,她径直停了车,摇下车窗往外看了看,车窗一开,雨水顿时劈头盖脸飞进来,连隔着一个身位的程攸宁都觉得脸上蒙上了一层水汽。

    她只穿了件薄薄的T恤,风和雨一起灌进来,她不禁打了个冷战。谢时颐见状连忙重新合上车窗,手忙脚乱的样子难得一见的狼狈。

    “那怎么停车了?不去了么?”见谢时颐似乎没有没发动车子的打算,程攸宁简直一头雾水。

    “快到了啊,就在前面。”谢时颐小声嘀咕道,“那我也没想到会下雨啊……”

    看她略显气急败坏的模样,又想起刚刚买的那些东西,程攸宁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猜想。

    她原以为那些零食是心血来潮,又或者是买了在路上打发时间用的,虽然也曾疑惑过为什么会买那么多,但注意力都被深不见底的夜色引走了,没顾得上细想,这会儿见谢时颐竟被一场雨扰得方寸大乱,她忽地想起自己那张旅游清单,于是试探地问道:“谢时颐,你该不会是打算带我去露营吧?”

    那张单子上确实有个露营项目,说是情侣打卡圣地,可以一起看星光、萤火虫什么的。

    话一问出口,她就觉得谢时颐僵了一僵,随后便听到一声干巴巴、很不情愿的“嗯”。

    “这就是你卖了一路关子的绝妙计划?”程攸宁简直要被逗笑了,余光瞥见谢时颐似乎红了脸,她不太确定,凑过去看了看,确定真的是脸红后,便很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谢时颐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周到得像个假人,没想到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失误,神秘兮兮策划了一场露营,却忘了看天气预报,被一场雨打了个措手不及。

    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难得见谢时颐犯蠢,偏偏那人死要面子,翻了车还要故作镇定,程攸宁看她坐立不安、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只觉神清气爽,有种出了口恶气的痛快。

    让你卖关子,她有些幸灾乐祸地想,早点说的话,自己还能提醒一声呢,毕竟早在出门之前,她就被小唐和远在大洋彼端的妈妈反复提醒今日有雨,要她注意别着凉。

    谢时颐这回自作聪明干却弄巧成拙,连备用方案都拿不出,便只能任她取笑,等她笑够了,才支支吾吾问道:“那回酒店?”

    她声音恹恹的,表情也有些没精打采,倒是颇有两个小时前程攸宁的风采。

    程攸宁学她逗弄自己的样子去捏了捏她的脸,接着心满意足发号施令:“刚不是说不远了么,去呗。”她往嘴里丢了一颗棉花糖,忍着笑继续说道:“大不了在车里挤一晚嘛。”

    “倒也不用在挤车里。”谢时颐小声分辨道。

    就是什么星空、萤火虫全泡汤了而已。

    车子重新发动,继续行驶了十来分钟,程攸宁发现前方忽地出现了一所农庄,谢时颐径直把车开进去,车子缓缓驶过田野,绕过农舍,打了个转,穿过农舍后的小树林,最后停在一栋小木屋前。

    木屋从外面看起来略显简陋,有些像卡通里的简笔画,程攸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原始的木屋,要不是雨实在太大,她一定会跑到能看到全景的地方多看几眼,可眼下雨实在太大,她一下车就被淋得眼睛几乎都睁不开,别说是打量木屋了,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万幸只有短短几步路,足够在被浇得浑身湿透前躲进屋檐下。

    谢时颐从信箱里翻出钥匙,打开门,开了灯,然后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是哪里?现在可以说了吧。”她小心翼翼踏进去,好奇地张望起来,很快,她就注意到屋顶不全是木质的,有一半是玻璃,能清楚地看到天空,她往上指了指,又笑了起来,“这就是你的计划?”

    “嗯,是朋友的农庄用作朋友聚会的小屋,对面是大湖,背后是树林和山谷,天气好的时候……”谢时颐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悻悻地住了口。

    她以为会再承受一次嘲笑,可程攸宁却满脸新奇地在屋里转了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住这样的木屋呢。”她步子轻快,不管到哪个角落都会好奇地摸一摸、瞧一瞧,像刚收到心仪玩具的孩子,正在爱不释手摆弄,忽地,她停下脚步,在角落的炉子边弯下腰,回头问道,“这个炉子可以生火吗?是不是可以烤棉花糖啊?”

    谢时颐看到她眼里晶晶亮亮的神采,片刻前的郁闷顿时一散而空,她笑了笑,说:“当然可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