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

反将一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谢时颐记得当时自己的眉毛狠狠跳了一下,很努力才控制住表情,显得不那么扭曲:“饿了?吃冰淇淋?”

    大抵是这情形太过离谱,她的声音不由自主拔高了几度。

    不知道还以为是闲来没事在整理冰箱呢。

    程攸宁撇开目光,声音也越来越低:“没别的了嘛……”

    对她这般自幼就恪守规矩的乖乖女来说,半夜吃冰淇淋已算得上出格,于是只被谢时颐敲了几眼,就不由自主心虚起来。

    “啊?没有了吗?”当时的谢时颐大抵是太累了,脑子有些糊涂,听程攸宁这么说,就跑来也翻了一遍冰箱,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意识到所谓“没有别的了”是什么意思。

    严格来说是——没别的能直接吃的了。

    谢时颐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从来不会让冰箱空着,但她也不大喜欢吃速食,从不囤泡面或自热锅之类,前几天买的吐司前不久被她吃完最后一片,于是冰箱里剩下的都是一些需要开火才能进肚子的。

    而在这方面,程攸宁是标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电磁炉都用不利索,整个厨房里她唯一会熟练运用的炊具就是微波炉。

    “怎么不在路上买点啊?”虽说时间有点晚了,但小区门口就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随便买点充饥不是问题。

    “忘了。”程攸宁回答得干净利落,说罢就抱着冰淇淋坐到餐桌边,难得没了平日里一板一眼的姿态,两条腿都蜷到椅子上,撕开包装后,她抬头瞥了一眼还在盯着她的谢时颐,又飞快地加了一句,“着急回来嘛……”随即挥了挥手,说:“好啦学姐你先去睡吧,我也不是很饿,随便吃点就行。”

    时隔多年,谢时颐竟依旧会被记忆中那句“着急回来”扣动心弦,即便是冻土三尺都会因那柔柔的腔调而化作一池春水,软得不像话。

    她记得那天她强打起精神,做了一碗鸡蛋面,明明可以随便煮点东西凑合或者叫个全城送,她却执着于那一点可有可无的仪式感,犹记得她把面端过去时,程攸宁的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她一笑起来,眼睛就会如月牙一般弯起,其中的快乐亦如月光似的,不掺杂质,毫无遮掩地倾泻而出。

    记忆重现之时,连眼前的景象都好似罩上一层朦胧的影子,谢时颐看着程攸宁的眉梢,忽地想伸手去摸一摸,好确认一下这是真的,又或只是镜中之月,一触即碎。

    她轻轻抬起手,却又在刹那间惊醒,飞快收了回来,转而戴上手套,从盘子里捡了只虾剥起来,眼见那碗冰淇淋见了底,便将手里剥好的虾肉递到了程攸宁嘴边,这时她注意到程攸宁唇角沾到的一点奶油上,才被压下的种种思绪复而苏醒,忽地轻声问道:“还记得那次你半夜翻我冰箱的事吗?”

    “嗯?”程攸宁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她垂着眼,精神依然委顿,没一点防备,瞥见虾肉递到嘴边就张嘴咬住,囫囵吞下去,把腮帮子撑得鼓起来。

    一时有些像囤食的松鼠。

    “那天我给你做了一碗鸡蛋面。”谢时颐故作不经意状又拿起一只虾,声音慢吞吞的,像是纯粹在找点话说,“后来你上床后,是不是亲了我一下?”

    那天她没等程攸宁吃完就回房继续睡了,后来依稀感觉身边的床垫陷下去,然后似有温软的触感在唇上轻轻扫过,不过发生得太快,快得像场梦,很快就陷入了平静。这对当年的她们来说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并没有专程提起的必要。

    只是没想到那一点点不确信,竟也能成为今日的谈资。

    程攸宁顿了一下,谢时颐以为她会抬头看自己一眼,可对方只埋着头飞快地抛出两个字:“没有。”接着避开她递过去的虾肉,戴上手套挑了一个蟹钳开始自食其力。

    又摆出了那副爱答不理的架势。

    “真的吗?”谢时颐抿嘴笑了笑,也不和她争,静静看着她掰蟹钳,等她好不容易掰开,才不动声色把手边的小锤和剪刀推过去,忍着笑、贴心地提醒道:“可以用工具的。”

    话音刚落,程攸宁就一甩手,把壳丢到了她碟子里。

    之后两人都默契地跳过了那个话题,程攸宁确实是饿坏了,难得放纵,一盘海鲜被她吃了大半。

    吃饱后她心情明显好了很多,当谢时颐问她接下来几天还有什么安排时,她很配合地把小唐整理的清单发了过去,自己重新去洗漱。

    谢时颐翻了翻那张整整写了三页的攻略,惊道:“那么多逛得完吗?”

    “随便挑几个啊。”程攸宁正在敷面膜,声音闷闷的,“选不出来可以抽随机数字。”

    这种认真又敷衍的感觉,果然是你的风格呢,谢时颐暗暗在心里感叹,她又问:“要我陪你去吗?”

    最初的安排里,她自己并没有出游的计划,一来怕被认出,二来手头实在有太多工作,能飞过来陪程攸宁去演唱会差不多就是竭尽所能了。

    可这时她突然开始思考,自己那张密密麻麻的行程表里,是不是还能挤出一点时间来。

    程攸宁没有说话,谢时颐知道对方是在思考,就和自己一样,她不着急催促索要答案,而是耐心地等程攸宁做完一整套护理、经过自己身边时,才轻轻握住她的手腕,拉她回身,面向自己。

    不知是不是专门练过眼神的缘故,这双眼睛现在不似过去那般总是透着一股茫然了,倒是很亮,像藏了星星,引得人忍不住要凑近,看更清楚一点。

    脸被抵住,谢时颐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好像靠得太近了,随后,她看到程攸宁垂下眼,抿了抿嘴,这是她害羞时惯有的表情。

    谢时颐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耳朵已然红透,她忍不住想亲一下那只在乌发衬托下红得格外突出的耳廓,可程攸宁却偏头避开,随后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说:“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陪你去。”

    话音一落,她看也不看谢时颐,抽回手,三步并作两步蹦上床,关灯,刷地拉好被子,然后闭上眼,睡觉。

    灯灭前一瞬,谢时颐瞥见程攸宁的眼睛,她应是在笑,眼睛一如既往地弯成了月牙,可那份澄澈中如今竟也生出了几分勾人。

    啊,这是什么,反将一军?

    谢时颐第一次先一步移开了目光,她低下头,目光落在空空的掌心,半晌后弯了弯唇角,轻声道:“好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