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

破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最后程攸宁还是去泡了个澡,泡完澡后她整个人都冒着热气,皮肤泛着红,倒是刚好遮掩了那些痕迹,为了让妈妈一眼看出自己刚跑完澡,她还特地没吹干头发,然后对着镜子照了大半天,确保看不出一点端倪,这才去客厅准备好茶水,然后装模作样翻开本杂志,等候妈妈的到来。

    没多久,她妈妈就准时莅临,一进门,顾不上换鞋,就先问起了她的脚,她只能先在客厅来回走了一趟,证明自己真的没事,这才总算缓解了她妈妈扑面而来的焦虑。

    其实一开始她心里也没什么底,虽然昨晚敷过药油,但她也不清楚到底管不管用,所以一直没敢在受伤的那只脚上使劲,这会儿壮起胆子走了一圈,才意识到那跌打药油是真的很管用,普通走路已不会觉得痛了。

    她不禁有些感激,但想起谢时颐不久前的行径,那点感激瞬时变成了窝火,听到妈妈欣慰地说总算能放下心了时,还背过身去悄悄撇了撇嘴。

    问完伤情,她妈妈就盯上了她的头发,马上又是一惊一乍的模样,让她赶紧吹干,免得着凉,她乖乖点了点头,躲进洗手间后,便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心想总算是蒙混过去了。

    她妈妈叫纪凌,瘦瘦高高的,程攸宁的身形大抵就是遗传自她,不过母女两的脸型就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纪凌是长条脸,薄嘴唇,眉眼上挑,和她的名字一样,散发出强势凌厉的气息。而她本人也如名字一般干练果断,如今在一家跨国重工企业担任亚太区副总,在外人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只有在女儿面前,她才会展现出柔情的一面——甚至有些溺爱过度。

    程攸宁儿时为了找她险些走失这件事一直是她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以至于她对待女儿总是一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态,程攸宁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她都能担惊受怕老半天。

    大抵就是这般无微不至的呵护,才养成了程攸宁有些娇气的性子,年近三十了还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主,没助理照顾着,在机场都能迷路。

    不过程攸宁虽然生活上养尊处优,但一来小时候在爷爷奶奶那学过规矩,二来纪凌也不是无底线惯着她,比如说学习方面就从来不能敷衍凑合,再者她本性纯良,于是倒也有幸没长歪。

    缺了父亲的存在,母女关系变得尤其紧密,多年来两人一直亲密无间,唯一一次起争执还是程攸宁决定进娱乐圈的时候。

    当时她已经拿到了德国一所学校的offer,学校和专业自然是纪凌替她选的,专业和本科对口,纪凌在相关行业里有人脉,毕业后不管是留在欧洲还是回国,都能有个不错的去处,而且纪凌的妹妹就在德国,程攸宁过去了,生活上也不愁没个照应。那阵子纪凌忙里忙外,把一切都打点好了,可程攸宁却突然说她不想去了。

    纪凌本以为她只是临行前的焦虑,起初还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几天后程攸宁就独自去了北京,和经纪公司签了约,得知后,她顿时火冒三丈,在电话里狠狠把女儿骂了一顿,当即追去了北京,勒令程攸宁解约,不要和前途开玩笑。程攸宁从小就听话,这一次却不知怎么异常固执,吵不过纪凌,就索性躲了起来。纪凌一气之下停了她挂在自己名下的所有银行卡,想逼她回家,哪知程攸宁竟不服软,就靠钱包和手机里那点余额撑着,母女两对峙了将近一个月,最后还是纪凌妥协了。

    后来她得知那阵子程攸宁为了省钱,在公司打地铺,每天吃泡面,还考虑过去打零工,更是心疼坏了,从此对程攸宁的任何决定再没有一个“不”字。经此一闹,纪凌也是想开了,觉得自己就这一个女儿,即便混不出个名堂,家里也足够供养她一辈子,便随她去了。

    只是娱乐圈龙蛇混杂,她还是免不了担心,松口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律师替程攸宁重新核对了一遍合同,防止她踩了坑,她没有娱乐行业相关人脉,在事业上帮不了程攸宁什么忙,不过在生活上还是能帮衬就帮衬。

    程攸宁也算争气,又或者说运气好,入行几年虽然一直不温不火的,但大体上还算如意,每年都能接到几件像样的工作,也没遇到过什么大麻烦,赚得不算多,但应付自己的开销绰绰有余,说句顺风顺水不为过。于是近几年纪凌渐渐不那么操心了,盯她也没以往那么紧了,只不过她这次在片场出了事,还被报道传得满世界都是,其中不乏有渲染过度的,纪凌才说什么都要亲自来一趟,来了后见程攸宁真的没事,便放心了。

    剩下三天假期,程攸宁抛开所有杂事专心陪妈妈,母女两每天都有说有笑,她还抽空带纪凌去附近溜了个弯,权当是散散心,最后一天又亲自把纪凌送到机场,等纪凌平安抵达后,她才重新翻开剧本。

    注意到有一处注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她便打算重新写一下,在包里找笔时,她不小心把谢时颐给她那个备用手机带了出来,屏幕被点亮,她瞥见上面有条未读信息。

    这个手机她一直随身带着,需要见面时,谢时颐会把时间地点发过来,她往往只简单回复一句“知道了”,之后就会把短信删掉,而不需要见面的时候,这个手机上从来不会出现只言片语,她也不会主动发什么消息给谢时颐。

    约会之外,从不联络,两人默契地遵守这个规则。

    她之前已经说过她妈妈会来,料想没可能见面,所以这些天都没有查看这个手机,这时发现竟有未读信息,她不禁有些意外,第一反应是谢时颐落了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只见聊天框里孤零零躺着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日出照,是透过飞机舷窗拍的,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照片是前天、也就是她妈妈来的第二天清晨发过来的。

    原来她那时候已经在飞机上了,她暗暗推算出时间,眸底不由自主略过一抹明暗难辨的情绪。

    她已猜到谢时颐此次回国是硬挤出来的行程,却没想到仓促成这样,只逗留了一晚,就匆匆踏上了回法国的航班。

    就只是为了回来看我么?

    她想起谢时颐眉宇间的疲惫,想起那双黑眸中的专注,又想起依稀中听到、此刻却在回想中愈发真切的话——“我很想你”,以及临行前那句“要记得想我”。

    这听起来很像稀松平常的调情,毕竟床第间总是不乏甜言蜜语的,谢时颐也并不是第一次说类似的话,她也只把那两句话当是诸多甜言蜜语的一部分。可这时她却意识到,这一次,谢时颐异常沉默,唯独只说了这些。她回想着前几天那场短暂的私会,不由自主抿紧了嘴唇,随即又看了一眼照片,心跳忽地快了些。

    那一瞬间,她清晰地听到了砰砰的心跳声,来自自己的胸腔。

    多年前,谢时颐也曾抱着她,在她耳边呢喃,说:“我好想你啊。”

    那是大三那年五一假期后,那时有个远房表亲结婚,她跟着姥爷姥姥回老家喝喜酒,顺便多请了几天假陪他们,回来后又赶上谢时颐去实习,于是两人差不多有大半个月没见面,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她去谢时颐那,一进门,就被扯进了怀里,谢时颐抱得很紧,像要把她揉碎在怀里,仿佛她们不是分别了十几天,而是分别了几年、十几年,一整个周末,两人都像连体婴似的,去哪都紧挨着不肯分开。

    热恋期的情侣大抵都是这样,仅仅是小别,就能演绎出天南地北、生离死别的轰动。

    也不知是被回忆感染,还是这张破例的照片打动,几乎是下意识地,她点开了输入栏,可那句“你已经到了么”才打到一半,她又忽地冷静下来,径直熄灭了屏幕。

    “你们不该有别的交流的。”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说。

    而另一个似乎是属于她的声音也认同地附和道:“确实。”

    她不知道谢时颐发这张照片是心血来潮还是什么,同样辨不清那些听似饱含深情的想念到底是真是假。

    ——她信以为真过,最后却只得到了满目疮痍。

    她紧紧攥着手机,愣神间,不由自主抱住膝盖,在扶手椅上蜷起了身子,不知过了多久,窗外忽地一阵风吹进来,拂乱了她的发丝,也把摊开的剧本吹得哗哗作响。她被翻飞的书页拉回思绪,下意识往风吹来的方向看去。

    夜已经深了,应是天气不太好的缘故,漆黑的夜空中不见半点星光,只有一轮弯月孤零零悬在半空,云层太厚,连轮廓都有些模糊,月光更是黯然失色,只有一点亮色,却无余光,倒像只是水中的倒影。

    鬼使神差地,她抬起手机对着那轮月亮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谢时颐。

    聊天栏里的图从一张变成了两张,再无其他。

    随后她便将手机重新塞回包里,塞回去还不够,还特地塞进了最底层的暗袋里。

    像是打算埋起来,永不见天日似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