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

她人还怪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那个?”程做宁没听懂何运歆在指的是哪个,手里提着刚换下的鞋,困感地抬起头,只是见着对方脸上的忸怩和躲闪,再想到那吞吞吐吐的语气,便顿时明白过来。

    毕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学生,又是公众人物,在圈子里混了那么多年,对于一些言下之意她还是有敏感度的。

    这一问着实出乎她意料,不咎于在她眼前丢了颗炸雷,她一下子就被炸懵了,一瞬间,心悬到了嗓子眼,整个人如坠冰窖,寒气从脚底板直往上窜,浑身都冒起了凉气,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差点停了。

    “你说什么?”她竭力想镇定下来,好装作无知的样子,无奈实在慌得厉害,连声音都控制不了,脱口而出之下径直变了调,不但响得震破天,声调还高,倒像是是喊破了音似的,还在带着几丝颤抖。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刷地红了,耳朵更是像被火撩了似的,红得都快发亮了。

    虽然是演员,但她仅有的那点演技都用在演戏上了,平日里是那种心思全写脸上的类型。

    大抵是因为一直以来都被保护得很好。而运气也不错,学生时期没有被卷进过小团伙的勾心斗角,进圈后也不曾身陷大范围的负面风评。虽说身为演员免不了被诋毁和谩骂,但和某些隔三岔五就被拉出来审判的明星相比,她那些都不值一提。世间险恶见得少,便没什么城府,不懂伪装,而这会儿又事发突然,她哪里知道要怎么掩饰,手足无措全然一副被抓了现行的样子。

    那句反问无异于不打自招,她料想继续辩解也无济于事,只能撇开脸,心乱如麻地等死,忽地意识到手里还提着鞋,就随手丢下,都顾不上摆正。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等来的竟是何运歆的道款。

    “对不起啊攸攸,你别生气嘛,我我我就是担心你,怕你吃亏,你别当真啊……”何运歆抱住她的胳膊,放低了音调,堆着笑开始给她赔不是,“别生我的气嘛,我真没这个意思,你就当我脑子搭错线了。”

    不愧是以情商低出名的何大小姐,在察言观色方面永远都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声变了调的反问里心虚都要溢出来了,她却理解成了气愤——平白无故受到污蔑的那种气愤。

    那破绽百出的反问,竟成了救命稻草。

    程攸宁平时说话总是细声细气的,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会情绪激动,也从不大声吵闹,何运歆大抵是看惯了她和气的模样,今天第一次见到她说话那么大声,就被这一嗓子唬住了。而之后面红耳赤、撇头以及摔鞋等一系列反应,落在她眼里,也都成了生气的表现。

    成年人的圈子大多只看利益,很难换真心,程攸宁是为数不多不带有色眼镜、以平常心待她的圈内人,她很看重这份友谊,见对方被自己气成这样,当然只能赔礼道歉。

    “你?”程攸宁被她这一出搞糊涂了,将信将疑瞥了何运歆一眼,见她神色诚恳,没第一时间得到原谅,竟然还急了,再次道款已然是指天发誓的架势,悬着的心不由得放下了些。

    只是她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轻咳一声掩住神情间的迷茫,不动声色地抽回手,努力稳住声调,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难道是什么时候走漏风声?她暗想。

    此前她也有这个担心,但是谢时颐做事一向谨慎,当天就给她安排了新助理,每次出现都悄无声息的,连她经纪人都没起过疑心。况且她们都是女人,又有校友这层身份,就算被撞到也不至于闹出什么传言。

    “唉,其实也没什么,要不我们坐下再说吧。”何运歆拉着她到沙发边,还很自来熟地去冰箱拿了饮料,坐下前不忘确认一下,“你不生气了哦?原谅我了哦?”

    见程攸宁点了头,她便打开了话匣子。

    这些年她的中文大有长进,可爱讲废话的毛病倒是一点没改,反而变本加厉,本来三言两语能交代清楚的事,硬是让她七拐八拐讲了大半天,听得程攸宁头都大了,好不容易才从一大堆无用信息里捋清了来龙去脉。

    起因是何运歆有个朋友想投钱做电影,就找她帮忙想了解些业内情况,她和那人关系不错,便借助家里的资源拿了些情报,正好当时程攸宁宣了新剧,最大的出品公司是个新公司,她就顺便查了一下。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那个出品公司实际上是古江集团注资,挂在白靖泽和谢时颐名下。

    古江集团的主要业务是通讯和软件的,从来没有涉足过文娱产业,她当下就觉得不对劲,所以一杀青就飞过来找程攸宁。

    “这又怎么了?”听她说到这里,程攸宁的心又悬了起来,好在经历过前面的惊吓后,此时的她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至于再次显露端倪。

    何运歆见她态度如此冷静,愈发相信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就是我、我担心……”她低下头,心虚地玩弄起衣角,吞吞吐吐说道,“担心那个……”

    担心什么啊?

    听她一个字一个字犹犹豫豫往外蹦,却始终没说到关键,程攸宁都快被她急死了,可脸上还有强装镇定,短短十几秒钟,硬生生磨出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就在她神经绷紧到极致、几乎忍不住要大喘气时,何运歆总算挤出了最后几个字:“就是白老板啦!”

    “白老板?”程攸宁又是一阵迷茫,她满心想着谢时颐,脑子没转过弯,一时都没能想起白老板是哪号人物。

    “白靖泽啊!古江集团老总!”何运歆探了探她的额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攸攸你是在逗我吧?”

    “没、没有。”没听到谢时颐的名字,程攸宁顿时松了口气,拨开她的手,身子往后缩了缩,顺手抓过一个抱枕揣怀里,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喝了口水,才继续问道,“白先生怎么了?”

    那是谢时颐的丈夫,她提起时,语气里不由自主流露出了几分冷淡疏离。

    而这不冷不热的语气在何运歆看来,便是指控她的又一证据,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硬着头皮解释道:“你应该听说过吧,白先生有不少花边新闻……”

    程攸宁总算弄明白了,言简意赅总结道:“所以你是担心我被他包养了?”

    “不不不不。”何运歆猛地摇头,头发差点甩程攸宁一脸,嗓音则铿锵有力,就差发毒誓证明了,“我是担心你被他占便宜!”

    白靖泽的私生活一直不算检点,在前一次婚姻期间就捅出过篓子,被一个情妇闹上了门,这件事程攸宁也有所耳闻,所以那天听到谢时颐说白先生不介意,她才丝毫没有质疑。

    在富人圈子,夫妻对彼此的私生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不出奇。

    没想到何运歆调查对了方向,最后关头却猜错人,她不禁有些想笑,再看对方惴惴不安的模样,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我和白先生没什么关系。”她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揣摩措辞:“投资其实是谢时颐学姐的意思。”

    她特别咬重“学姐”两个字,好强调两人这层关系。

    “谢时颐?”何运歆愣住,“她为什么要给你投资?你不是说和她不熟?”

    “那是应付媒体的话。”程攸宁咬了咬嘴唇,绞尽脑汁编排借口,“其实大学时候我们关系还不错,学姐很关照我,不过她出国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了,之前在慈善晚宴上碰面后又重新加了好友。”她看了看何运歆的表情,见她应该没起疑,才继续说道:“她这次回国是为了做投资,就顺道拉我一把。”

    “听起来她人还怪好的呢。”何运歆小声嘟囔了一句,下一秒,却猛地拉住程攸宁的手,语气竟又激动起来,“攸攸啊,谢时颐那个人,不简单的!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别是被她算计了!”

    “啊?”程攸宁被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架势镇住了。

    “这公司没问题吗?不会是洗钱用吧?”何运歆喋喋不休抛出一连串猜测,语速像机关枪一样,演戏时候说台词都没那么流畅过,“还是说白靖泽看上你了,她打算先一步解决你?你之前没得罪过谁吧?”

    “停停停……”程攸宁打断她,揉了揉太阳穴。

    她是真的头疼了。

    (好姐妹情比金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