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

去我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是在校庆之后,游园会的点子大受好评,而程攸宁班级策划的活动拿了最受欢迎奖,班里拿奖金开了庆功宴,吃完饭后,班长提议去唱歌。

    程攸宁本是不想去的,一来她应付不来人多的场合,二来她对唱歌没什么兴趣,也唱不好,就比五音不全好一点点,高中时候去过几次KTV,每次都和受刑差不多,一想到就发憷。可她又是个脸皮薄的,不好意思率先开口,本想着要是有人不去的话自己就顺势一起,没想到运气不好,眼看着有几个人先退了,她还没来得及跟上去,就被舍友挽住了手。

    “一会儿我们正好坐一辆车。”

    听着舍友兴高采烈的口气,那句在心里酝酿许久的“我有事也先走了吧”最终还是被她咽了回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KTV,开了个大包厢,对着酒水单叫了一打饮料和小食,其中不乏有酒水,起初还是各叫各的,后面玩嗨了,有人唱歌有人玩桌游,你下场了我上台,大家走来走去也没个固定位置,便也管不上桌上的饮料是谁点的了,口渴了拿到什么就喝什么。

    程攸宁一直躲在角落,埋头玩手机,竭尽全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但还是被推上了唱台,她硬着头皮磕磕绊绊唱了两首,便忙不迭甩开话筒逃下来,坐回去后觉得整各人都要虚脱了,瞥见不远处的饮料托盘里有一堆五颜六色的果汁,就挑了杯橙汁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喝完她便觉得一股热气涌上来,心里登时咯噔一声。

    原来那托盘里的不是果汁,而是鸡尾酒,班里有几个酒量不错的,嫌一开始点的啤酒不够喝,就另外叫了鸡尾酒,程攸宁以为的橙汁,实际上混了四种烈酒,虽然喝起来像果汁一样甜甜的,但酒劲大得很。

    一般人其实也不容易搞错,毕竟是加了酒的,即便很甜,还是一口就能尝出来,偏偏她喝得太急,尝到酒味时,一杯已下了肚。

    她妈妈不准她碰酒精,长这么大,她连啤酒都没沾过,哪里受得了这样一口闷,顷刻酒劲就上了头,她只觉得脸很热、耳朵很热,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浑身都笼罩在一层有些飘忽的感觉下,呼吸也闷得慌。

    包厢里本来就闷,她深呼吸了几下,丝毫没有缓解热度,反而觉得更闷了,她那时候还没有喝醉这个概念,甚至自觉意识还算清晰,只是有点热,便起身离开包厢,打算去洗个冷水脸。

    她就坐在门口,其他人玩得热火朝天,也没人注意到她。

    谢时颐就是那时遇到的她,她和朋友聚会,正好也约在这家KTV,中途她离席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瞥见过道另一端有个女孩子歪着身子倚靠在柱子上,一动不动的。

    她有些担心,便走了过去,转到那女孩正面一瞧,发现竟然是程攸宁,再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酒气,饶是镇定如她也不由得变了脸色:“你怎么在这,喝醉啦?”

    程攸宁摇了摇头,含糊不清嘀咕了句:“没……”她绕了几圈都没找到洗手间,又觉得柱子上冰冰凉凉的,就索性靠上去休息一会儿,但都这样了,她竟还能自认脑子还清醒着,只不过稍微有一点困罢了。

    “好好好,你是几号包厢,我送你回去。”谢时颐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她实在没想到那个乖乖的小学妹有朝一日竟会变成醉鬼,但她深谙不要和醉鬼讲道理的原则,也不和程攸宁较真,扶起她就打算送她回包厢。

    程攸宁却不动,固执地贴在柱子上,只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开始打量她。

    就是那时候,谢时颐发现她的瞳眸是褐色的,映了光,就会变成好看的琥珀色。

    此时这双眼里载着醺时特有的迷茫,像披了一层雾织的轻纱,泛着朦胧的月色,直勾勾地看着谢时颐,认出她后,眼里竟显露出几分笑意。

    “学姐,是你啊……”程攸宁仰头看着她,第一次撇开了天性里的害羞,直白地吐露出心里所想,“我不想回去。”她顿了顿,又说:“我困了。”

    谢时颐几乎要被她一脸认真的模样逗笑了,她忍不住捏了捏程攸宁的脸,轻哼了一声数落道:“你这困的可不是时候。”随后便牵起程攸宁的手,眉宇间是一抹当时的她尚未发觉的宠溺,她说:“行吧,不回去,跟我来。”

    她生怕程攸宁半路就睡着,到时候自己也搬不动人,就去前台重新开了个小包厢,把程攸宁带了过去,又找服务员要了牛奶和热毛巾,给程攸宁擦了脸,又喝了点牛奶后,就拍了拍沙发,说:“你先在这睡一会儿吧。”

    从去前台再到进包厢,程攸宁全程一言不发,整个人都呆愣愣的,谢时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时谢时颐让她躺下,她就过去躺下了,不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看起来前面还能走路多半只是强打精神,早就困得不行了。

    见她睡着了,谢时颐先和朋友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有事先走了,接着查到谢时颐班长的联系方式,通知他说程攸宁有些累先离开了,让其他人不用担心。接着她便玩起了手机,时不时瞥一眼沙发上的程攸宁,怕她睡熟了翻身不小心栽下来。

    那会儿还不到十点,她自然是不困的,往常得了闲,她会看看书,或者出去运动一下,这会儿什么都不能做,竟叫她有些无所适从。

    玩了一会儿手机她就没了兴趣,目光在包厢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程攸宁身上。

    那次请客后她就和程攸宁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聊过几次,两人算是交了朋友,却也没多亲密,属于不咸不淡的那种,毕竟学级不同专业不同,生活习惯乃至兴趣爱好都不一样,很难聊到一起去。

    可她却对这位小学妹生出了些许偏爱,如果今天遇到的是别人,她会帮忙,但肯定不会做到这个地步,她会把人送回去或者找个服务生照顾,断然不可能另外开个包厢供她睡觉。

    大概是这位小学妹生了张惹人怜爱的脸吧,她想起不久前程攸宁仰头和自己对视的场景,不由得弯了弯唇角。

    那是一张很乖巧的脸,因为是鹅蛋脸的缘故,甚至还带有几分幼态,眼神又很干净,所以愈发显得无辜,说不想回去想睡觉之类,明明是在向别人提要求,看起来倒像是她自己受了委屈似的。

    就是没想到生了这么乖的脸,也会喝多呢,谢时颐想到程攸宁强调自己没醉的模样,不由得笑得更开心了。

    程攸宁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谢时颐,谢时颐正看着她,眼神里似带着几分打趣,她先是一愣,随即便刷地红了脸。

    她只睡了两个小时左右,酒劲过了就醒了,其实她喝的也不多,就是喝太快了才会上头,不至于到断片的程度,所以发生了什么记得一清二楚,想到自己竟那么理直气壮对谢时颐说困了,还麻烦对方重新开了包间,她连头都不敢抬了,还扯过抱枕盖住了脸,缩起身子妄图蒙混过去。

    “说吧,怎么喝那么多。”谢时颐过来隔着抱枕弹了一下她的脑袋,有些没好气地问。

    “我没有。”程攸宁隔着枕头替自己辩解,声音闷闷的,“我口渴,以为是橙汁。”

    “下次当心点,不然被人拐了都不知道。”这个解释在谢时颐意料之中,她叮嘱了几句,就扯开枕头,问程攸宁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是在这待到天亮还是回学校?”

    程攸宁犯了难,快十二点了,就算立刻回去,到的时候也过了宵禁,宿舍楼早就锁了,但继续待在KTV她也不乐意,聚餐加唱歌,还醉了一小会儿,她只觉得身上一股味道,油味、酒味还有点烟味,混在一起叫她难以忍受,恨不得能马上洗个澡。

    “我就去酒店住一晚吧,对了,这个包厢多少钱,我先给你。”她说着去摸钱包,却摸了个空。

    真是所有巧合都赶一起了,她钱包落宿舍了,而身份证在钱包里,这下好了,付不了账,也开不了房。

    看她一脸尴尬、想说什么又说不出的模样,谢时颐忍不住又笑了,欣赏够了才贴心地提出建议:“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吧,你可以洗个澡,我的床还算大,挤得下两个人。”

    程攸宁当然不好意思,但她实在受不了身上那股味,而谢时颐又很热情,她思量再三还是答应了下来,跟着谢时颐去了她住处。

    那是个宽敞的一居室,是专门面向学生的,布置简洁,色调明快,但是程攸宁第一次去,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四处打量,况且她也确实累了,洗完澡就早早入睡了,连谢时颐什么时候上床、又是什么时候起床都不清楚。

    而醒来后,她看着卸下了一丝不苟的外装、沐浴在晨曦中笑着看向她的谢时颐,心跳忽地快了一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