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和前男友搞黄被抓之后

做爱超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邵矜也有些忍不住,抱着陈思妤亲了会儿,扶着龟头在她湿黏的穴口一边磨,一边喘着粗气问:“套儿在哪儿放着?”

    陈思妤趴在他肩上,爽过一次后声音有些慵懒,带着无意识撩人的媚,说:“床头。”

    邵矜等不及去取,干脆抱着陈思妤一块儿,建议她:“下次这里也放一些吧。”

    “不行。”

    陈思妤不是那种色令智昏的人,她很清醒,她和邵矜只是短时间内的各有所求,甚至连正常的男女交往都算不上,她不想让这件事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留下太多痕迹。

    邵矜略微遗憾,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因为已经顾不上了。

    他不是第一次来陈思妤卧室,熟门熟路地从抽屉里找到上次用剩的套子,戴上后,压着她又亲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初吻留下阴影导致事后七八年再没和人亲过嘴所以生出来的补偿心理,邵矜很喜欢和陈思妤接吻。

    她的嘴唇薄厚适中,但是很软,舌头湿滑,和他的勾在一起吸吮时,滋味十分销魂。她的胸也很好,又圆又挺,香香的,一手刚好勉强能握住,揉捏时像块柔软细腻的面团,含在嘴里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吸出汁来,吞下去。

    邵矜上下其手,接吻的同时,下面硬邦邦的性器也抵在陈思妤腿间了,蓄势待发。

    他抓着陈思妤一条腿,挺腰,一点点挤进小洞。

    里面很湿,滑溜溜的,但是又很紧,异物入侵时,软肉争抢着涌上来,夹着邵矜,让他几乎寸步难行,咬牙刚插到底,射意就冒出来了。

    邵矜想起自己之前秒射的经历,心中一慌,不想丢脸,被烫到似的马上又急匆匆拔出来。

    陈思妤被他的大鸡巴撑得也有些难受,微皱着眉还没适应呢,下一秒,那种硬胀的触感突然消失了。

    她听见‘啵~’的一声。

    “嗯?”

    陈思妤疑惑地看过去,对上邵矜有些窘迫但是强作冷静的脸,两人都诡异地沉默了一秒,然后邵矜移开视线,用像做完了发现才忘戴套了似的悔恨的语气说:“我忘买药了!”

    药?什么药?

    伟哥吗。

    陈思妤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答案:“……”

    她很无语,就着这个仰面平躺、门户大开的姿势,在邵矜腰上轻踹了一下,骂他:“你到底行不行?”

    邵矜其实不太自信,毕竟一些尴尬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但他要面子,不愿意在陈思妤面前承认毁了他高大伟岸的形象。

    所以他只是委婉地狡辩道:“我是想给你最完美的体验。”

    陈思妤看一眼他那根东西在欧美地区也称得上优越的尺寸,以及结合了我国优势的硬度,不知道邵矜还想再怎么样。

    眼看着已经九点半了,明天要上班,做完再收拾一下洗澡什么的……陈思妤还想在十一点前就睡呢。

    她有点受不了邵矜磨磨唧唧的,干脆坐起来,一把将他推倒在床,松松跪坐着骑在腰间,催促说:“能不能快点。”

    邵矜猝不及防,愣了几秒钟,很快表情变得娇羞,横了条胳膊挡住自己没二两肉的胸口,眼神欲语还休,羞答答地说:“对,昨天在梦里你就是这样,把我按倒,要强迫我……”

    陈思妤:“……”

    编得跟真的一样,骚死他算了。

    陈思妤不想当这个恶霸,翻身要走,被邵矜拉住了。

    他又换上了视死如归般的表情,说:“你来吧,我愿意。”

    “……”

    陈思妤跌坐在他的腹肌上,阴户和肉体轻撞,居然还擦出了几分快感。她一不做二不休,没来得及深思,直接扶着性器坐了下去。

    “啊……”邵矜爽得呻吟,不骚了,条件反射地抓住陈思妤的臀肉,喘着气说:“宝贝你好紧……嘶……动一动……”

    陈思妤到底没那么放得开,扭了两下就不想动了,趴到邵矜身上说:“你来。”

    邵矜抱着她翻滚半圈,又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势。

    他插得很深,但也不是只知道蛮干,力气和技巧全用上,大开大合地肏出了一阵啪啪啪的声响。

    因为之前已经有过一次交锋,两人对彼此的身体都算熟悉,做起来十分合拍。

    陈思妤充分掌握了在床上给邵矜顺毛、让他听话的技术,很简单:直白地表露出自己的喜好需求,然后夸他大,夸他猛,夸他厉害就行了。

    邵矜指哪打哪,在享受性快感这方面几乎是无私奉献型,宁愿自己忍一忍累一点,也会让陈思妤先舒服。

    而且他十分热情,很会说一些甜言蜜语,上次是一口一个‘姐姐’叫着,这次又成了‘宝贝’,吮着陈思妤的耳垂将那样腻歪的称呼喊出口时,简直比下面酣畅的抽插更让人情动。

    陈思妤不想听邵矜说这些,就让他闭嘴。

    他却耐不住寂寞,嘴巴闲不下来,除了要用到嘴的时候,其他时间总要说两句,不让叫宝贝,他就说别的,怕万一表现不好提前给自己打好铺垫,找好台阶。

    什么‘今天工作多我有点累了’‘昨天洗澡的时候扭到了腰’‘很久没撸了有些敏感’……类似这样的话,翻来覆去地在陈思妤耳边说。

    听得陈思妤都想在百忙之中拿东西把他嘴给堵上了。

    邵矜要是真的不太持久也就算了,但问题是,这都半小时了,陈思妤都泄两回了,他还没射!

    这是状态不好?

    陈思妤一边爽得想哭,一边在心里默默骂他,至于为什么没直接骂出口,是因为入得太快,声音都被撞碎了,只剩些叫喘。

    到了后面,邵矜应该是也意识到自己厉害了,找补的口吻里逐渐就带上了炫耀:“我今天在公司里真的干了好多活儿!”

    他额头上冒出了汗,说这话的时候刚好有一滴顺着脸颊流下,滴在陈思妤柔软的肚皮上。

    陈思妤下意识看过去,看见邵矜矜持中带些得意的小表情,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起了很早以前的一些旧事。

    那时候邵矜还没暴露出本性来,不是这样明晃晃的骚,至少除了在班里面大张旗鼓地追陈思妤之外,并不出风头。

    一个很平静的午后,他投进了三分球,也像别人那样撩起T恤下摆来擦汗庆祝,他的腹肌引起了围观女生的骚动,他却目不斜视,直直看向陈思妤,用眼神给她放电。他的朋友们都来起哄,被他笑着赶走。

    就是那天,陈思妤终于松口,答应了邵矜的追求。

    至于为什么是那天,那时候还没满十八岁的陈思妤也说不清楚,只觉得是邵矜追得太紧了,话赶话,她稀里糊涂就应下了。

    现在,已经二十多岁的陈思妤再回想起来,才后知后觉意识到,那一天的邵矜应该也是性感的吧。

    这么一想,当初邵矜被甩得好像更冤了。

    陈思妤的愧疚心又被勾起来,默默亲了亲他。然后就被黏上,甩不开了。

    两人交换了个法式深吻,邵矜像感受到什么,情绪激动起来,又重又快地连干了几百下后,低吼一声,带着陈思妤一起高潮。

    感谢宝子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