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改变一个男人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想你了,能不能见我?”

    大年三十,这是在陈家吃完年夜饭之后,尧瑶收到的一条黎之确的语音,她没有直接点开听,而是转换了文字。

    尧瑶正在陪田甜小朋友看仙女棒,市区内不准燃放烟花,就买了仙女棒点着玩。

    小朋友看到这种当然是很开心的,尧瑶注意着不让田甜碰到,就用眼睛看就行,有两次田甜想伸手抓,都被尧瑶制止了。

    现在又想着伸出那个肉肉的小手往前,尧瑶握住她的小手。

    “很危险的,这样看着就行了,不然手会痛痛的。”尧瑶对田甜说。

    田甜到底还是个小小的孩子,看着仙女棒都傻笑了好久,尧瑶觉得这个年纪真好,看个仙女棒就能那么开心。

    手机在响,尧瑶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来,看到是黎之确就立马挂掉,被挂掉之后,对方还锲而不舍地打来电话,尧瑶发了微信过去。

    “再打过来,我就删了你。”

    “别删。”

    今晚的黎之确在家吃完年夜饭之后,就在父母家住下,黎欣觉得他憔悴了,瘦了,没精神气了,一个劲劝他多吃点,又劝他别干了,家里又不是养不起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回来啃老算了。

    吃完年夜饭黎之确就回房间里了,底下亲戚们在打牌喝酒。

    烟花禁放这个规定已经实行好久了,明明是新春佳节,但是特别安静,偶尔会有风的声音。

    黎之确小的时候,家里就会买烟花炮仗,然后带着他去小区外边玩,一到零点,就是铺天盖地的爆竹声,那时黎欣都会上来捂住他的耳朵,就算捂着耳朵,小时候黎之确也能感觉到鞭炮爆裂在脑袋里的感觉,现在可没什么以前的年味了。

    他看着手机呆滞,为什么尧瑶不愿意见他一面?她是已经要划清界限了吗?

    黎之确越想越难受,明明是他自找的,他不想这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走下一步。

    他长这么大,见过这么多的人和事,也看过别人感情中的纠葛,放在自己身上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

    尧瑶会恶心讨厌他,是应该的,因为他说尧瑶的那些话,从来都不是气话,而是真心话。

    他面对尧瑶的时候,就是一个恶语相向,出言不逊,尖言冷语的傻逼男人。

    零点过去,一楼客厅的电视机上响起了欢呼声,黎之确想着给尧瑶微信转了一万元,备注了新年快乐。

    这笔钱倒是被尧瑶很快接收了,黎之确松了口气。

    立春,是大年初四,也是北京冬奥会开幕式。

    尧瑶低头玩着手机,电视上放着开幕式做背景音,她倒是没兴趣,陈江河爱看这类的国际赛事,一边看还一边做出精准吐槽。

    这才大年初四,尧瑶就觉得无聊了,这年是越到后面越无聊,亲戚都已经走完了,饭不知道吃了多少。

    尧瑶靠在沙发上,伸手发现什么也掏不着,拿起来一看大包的虾片已经被她都吃完了,手指上还沾着烧烤味的调料粉。

    她抽出纸巾来擦干净手指,然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躺着,黎之确又给她发消息了,问她春节假期过得怎么样?

    尧瑶其实还有点点享受黎之确这种感觉,她也想做一次姜子牙,就那样戴着顶斗笠,坐在河边,拿着一根鱼竿,什么也不用做。

    她也会想,觉得黎之确是不是在装的,毕竟发微信最多也就花费一点流量,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发微信在手机键盘敲敲就发出去,实在是不用什么心思。

    就算是写小作文,现在也可以语音转换文字了。

    如果一个男人很久没有回复你的消息,那就是不想理你罢了,没有别的原因。

    尧瑶现在也不懂,为什么有些女孩子会被微信上网恋的男人,骗得团团转,甚至倾家荡产。

    她不相信自己有改变一个男人的能力,一个男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他本来的样子,因为女人不值得他们这样做,偶像剧和言情小说中男人会为女主角放弃事业高升,放弃前途,敢于反抗家庭,改变自己的性格品质,为了女主角什么都愿意做,因为那是偶像剧。

    所以她相信黎之确还是以前的那一个黎之确。

    尧瑶从床上起来,走到自己的衣帽间里,地上还有很多堆在一起没有拆封的包裹,她上前拉开衣柜的门,她看着那些随便拿出一件就能抵打工人一个月工资的衣服,有些她甚至就穿过一次,然后就没有再接着穿了。

    她之前的工作月薪八千,加上年底的奖金匀一匀,才能过万,一年税后不到十五万,在A市做不了什么,只够生存。

    现在她随随便便就能花了以往一年的工资,花钱可比赚钱容易多了,大手一挥钱就花出去了,赚钱还得按小时计算,吃一次午饭,一个小时赚到的钱就没有了。

    还真是奇怪,明明现在的生活已经非常好了,但是尧瑶还是在看到一些场景就有一种古人悲秋往事的那种感觉。

    上次她去包子铺买叉烧包,然后就想到以前有一次也是在包子铺,买了一个水晶包加一个叉烧包一共花了四块五,但是微信差五毛钱没付成钱的囧态。

    尧瑶看着这一大堆挂好的衣服,想着找个时候应该收拾一下,把一些再也不穿了的二手卖了。

    大年初六那一天,尧瑶和黎之确终究是见面了,当然不是约好的,而是偶遇。

    骆伦和尧瑶还在相处的阶段,虽不至于每天联系不断,但是还是有些问候。

    今晚,就是骆伦约尧瑶出来一起看灯会,这个灯会从大年初一开到现在了,也可能是实在找不到别的地方了,骆伦就问她要不要一起出来看灯会,尧瑶反正在家也无聊就答应了。

    尧瑶和骆伦在灯会里逛,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脸上,尧瑶一向觉得灯会应该都是中老年人爱看的,毕竟灯都是那种比较老式的样式。

    今晚一来,尧瑶看到还挺多年轻人来看的,还穿着汉服提着一盏小灯来拍照,还有的捧着一只小白兔做道具。

    灯会的场地还挺大的,尧瑶走了一半就有些走累了,便说:“坐着休息一下吧。”

    “先别坐。”骆伦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包湿纸巾,“这里的长椅刚才我看到还有小孩站着踩,说不定这里也被踩过,先擦一擦,你这大衣还是白色的。”

    “哦,刚才我没注意看。”尧瑶看了看。

    休息够了,又走了一会儿,两个人就去别的地方了。

    骆伦是开车来的,他把车停到商场的地下车库,尧瑶打开车门下车,然后站着等骆伦下来。

    “好了,我们走吧。”骆伦关上车门。

    两个人一起走,这时候安静的车库响起一个人声。

    “骆伦。”

    骆伦听到有人叫他,便转头去寻找那个声音,他看到黎之确的时候,惊喜交错。

    “诶!好巧啊,黎律师你怎么也在这里?”

    尧瑶站在原地没动,骆伦上前去打招呼,黎之确的眼睛越过他,看向后面的尧瑶。

    “是很巧,我过来吃饭,你们是刚从哪里过来?”黎之确问他。

    “从西悦区那边过来,刚才去看灯会了。”骆伦说着发现尧瑶不在旁边,然后转身去看,发现尧瑶侧着身子站着。

    “尧瑶。”骆伦叫她。

    尧瑶听到后,朝他走过来然后站在他旁边。

    “这是我们所的律师,没想到大过年还遇到了。”骆伦向她介绍。

    “走吧,我饿了。”尧瑶对骆伦说,没有正眼看黎之确。

    骆伦看她然后说:“好,那我们先走了,回见。”

    “你们打算去吃什么?”黎之确问他。

    “还不知道,看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骆伦说。

    “我也要去商场,我们一起出去吧。”黎之确笑笑,余光看向尧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