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layuzhaiwu.xy z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策划公司的安排下,已经在很多个本地社交媒体上推广了尧瑶的画展名字就叫“风景痕迹”,本来公司给她拟了几个名字,但是尧瑶都觉得太装文艺了,而且很网红,就干脆随便起了一个通俗易懂的。

    很简洁明了,就是风景画,她每一张画都是以往照着自己去旅游看到的山河美景画的,大中国的自然景色真的太波澜壮阔了,她每次看完之后回来,心里还会有些空落落的,画画的时候倒是填补了这个小空缺。

    她把那些碧海银沙、青山绿水、雪山映日的风光都画了下来,画画可真是能让她享受的一件事,她能从这方面感到满足。

    在社交媒体上的点赞和浏览数据都一般,尧瑶倒是也无所谓,自己就一个无名自娱自乐的画家,来一个还是两个她都会欢迎的。

    公司还问她要不要多花点钱买推广,尧瑶拒绝了,觉得没必要,还说画展有时候也会有人买画的,最好提前准备合同,她不以为然,觉得应该没人买吧,但是公司还是准备好了,以备不时之需。

    明天就要正式开展了,尧瑶像一个第二天要去春游的幼稚园小孩一样,前天晚上激动得睡不着觉,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她在用空气炸锅烤脆皮炸鸡,炸鸡还有两分钟出锅,尧瑶正在往碟里挤韩式琥珀酱。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i 52yzw.c om

    明天早上丰茹会陪她去剪彩,尧瑶头一回知道原来还有剪彩这个仪式,她总是会想着如果做一些事情,会不会很尴尬。

    自打准备画展以来,尧瑶老是想着可能会让自己尴尬的事,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不会被人吸引,画展没人看怎么办?路人觉得她画的画不好怎么办?剪彩就几个人很突兀怎么办?

    她总是会想那些问题,好像永远想不完。

    尧瑶的炸鸡做多了,吃到后面觉得腻,她喝一瓶玉米须茶解腻,手里拿着手机在看明天的流程,她想,明天应该会很开心。

    早晨一睁眼,她看着自己房间顶上的灯,想到今天的画展,嘴角弯弯。

    她下楼和丰茹一起吃早餐,丰茹在吃即食燕窝,订了一年的量,尧瑶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吃燕窝。

    两个人一起用过早饭之后,有一位造型师上门服务给她们做妆发,不得不说这化妆师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尧瑶拿着一个手持镜端详着自己的妆容,连眉毛睫毛近看都是相当完美,这么完美的妆靠自己的双手还是化不出来的。

    坐车去的路上,尧瑶还是心跳加速的,直到剪彩结束,尧瑶听到礼花的声音,这就完全感受到了真实感,她的心里也“砰砰”爆出了礼花,自己还真的开画展了。

    第一天,人流没有很多,但是也不少,尧瑶还准备了自己设计的冰箱贴,拍照打卡发在小红书就能送一个冰箱贴。

    冰箱贴今天就拿了一百个,还都发完了,她一共定制了三百个,还有两百个在家里,她没想到下午四点就发完了,她就打算把家里剩下的那两百个都拿过来。

    尧瑶从家里拿着那个装着冰箱贴的纸箱,她拿出来放在车后座上,她觉得自己是应该考驾照了,虽然打车也挺好的,但是还是想自己随时能走。

    还没到艺术馆呢,她就在车上接到了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有人买了她一幅画,买的是《野花与雪山》,那是新疆喀拉峻草原的景色。

    她感到非常震惊,居然有人买了她的画,还立马签了合同,而且还付款了,这是什么好运气。

    等尧瑶到了艺术馆,看着那张合同上潇洒利落的黑色签名后,她开心的神色消失了,三十万的现金,来买一副无名画家的画,不知道的以为这是什么拍卖会。

    工作人员在激情演讲说黎之确是如何“啪”的一下说要买下那幅画的,又“啪”的一下拿出一袋现金的,说得绘声绘色。

    尧瑶把黎之确从黑名单里拉出来,站在场馆外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响了三十秒后被接听了。

    没等黎之确说话,尧瑶直接说:“我的画不值三十万,我不卖给你,你把钱拿回去。”

    “合同都签了。”他说。

    “我没签字,钱你也拿回去,我的画不配你买。”尧瑶说。

    黎之确沉默了十几秒没说话,然后问她:“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艺术馆外面。”她说。

    “那我们见一面。”黎之确说。

    尧瑶同意了,她进去把合同和那一袋现金都拿了出来,就站在路边等着。

    一辆银色的车子缓缓停下,黎之确用眼神示意尧瑶上车,尧瑶看他一眼,随后拉开副驾驶的门上车。

    车子开到一个安静的街道停下,周边没有什么人,都是树影,尧瑶转头看他,黎之确也在看她。

    一开始的眼神接触,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合同作废,钱你拿回去。”尧瑶当着他的面把合同撕了。

    “你是怎么办画展的?”黎之确一直很好奇她这些年的金钱来源,他也不是没接触过所谓的艺术生或者艺术家,基本消费都很大,艺术本来就是有钱人才能拥有的爱好,没有点经济基础,不是饿死就是在路边卖艺。

    在国外,艺术生的学费就要比其他专业高不少,如果是音乐生,一把琴就要十几万了,开一场音乐会和画展都是需要花费不少资金和精力的。

    面对黎之确的质问,尧瑶的心里毫无波澜,她理了理耳后的头发。

    “你真的喜欢我吗?”尧瑶冷眼看他。

    “目前看来是的。”黎之确是这么回复的。

    尧瑶低头冷笑,然后看着他怒气冲冲说:“你这哪是喜欢我啊?明明是你犯贱,眼见我现在不贴着你,不捧着你在手掌心,不围绕着你,你就无聊了,觉得好无趣啊,觉得我好像还像那么回事了。”她接着说,“你说你喜欢我,你凭什么说喜欢我?难不成我听到你说喜欢,就会像一条哈巴狗一样对你点头哈腰示好,然后谢谢你的喜欢吗?你还不就是像以前那样看不起我吗?”

    听到尧瑶说这些,黎之确也笑了,毫无掩饰地说:“我确实犯贱,也确实看不起你。”

    黎之确也不想说什么好听的漂亮话,实话对他来说就是不好听,也不值得美化。

    “那我们有什么可说的,你看我不起我,我现在也看不起你,以前确实我欠你的,钱还给你了你也不要,你还想怎么办?”尧瑶瞪他。

    “我想要你回来。”他说这话的时候,发音字字清晰,眸光深深地看着尧瑶。

    尧瑶心里的火气,燃烧得更厉害了,什么是火上浇油她可算知道了,心里的火窜得已经好几米高,正在熊熊燃烧,她把包里的钱拿出来一打直接往他头上砸,一迭迭的钱掉落在驾驶位上,黎之确没反应过来,扯着嘴角自嘲了两秒,然后就一把用力拉过尧瑶的手臂,双手握紧尧瑶的双臂,尧瑶被吓到,手臂上感觉到力量的不断紧握。

    黎之确拉她往前,然后咬上她的唇,下嘴唇被她反抗咬破,黎之确也不松口,舌尖深入她的口腔,尝到了铁锈味。

    尧瑶被亲得只能发出闷哼,嘴里湿哒哒,舌根被吮吸着,发出听得到的响声。

    她抽出一条腿想要去踢他,结果腿还伸不出去。

    黎之确压着身子过来,很强烈的压迫感,尧瑶的手臂被他抓得很痛,她用牙齿咬他的舌头,一点都不客气的咬,黎之确吃痛后松开嘴,下唇带着鲜血,接着又伸出舌头去色气地舔她的下唇。

    接着黎之确又用手背抹了自己的唇,手上带着血痕。

    尧瑶后背都出汗了,她的大衣已经落在腰间,露出她的米色打底毛衣,她小口地喘着气,也不想和他说什么了,右手拉开把手就准备要走,但是又被黎之确一把拉了回来跌在座椅上。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黎之确说。

    “我不仅想气死你,我还想弄死你。”尧瑶对他冷笑。

    车门半开着,冷风吹进来,感觉到飕飕的凉。

    “别再收别人的钱了。”黎之确眼神凌冽,又是以往的那种命令语气。

    尧瑶觉得他管太多了,真的想让他气到发疯,她笑笑说:“我不仅要收别人的钱,我还要和别人睡,睡了又能爽又有钱拿,两全其美多好啊,要是还能带个球那这辈子就不用愁了,那就是十全十美。”

    尧瑶故意说这些来刺激他,他不是就爱听这些吗?她开始喜欢看他恼羞成怒的样子。

    “尧瑶!你疯了。”黎之确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我是疯了,那你没有疯吗?”尧瑶回嘴。

    从他们重逢后的每一次见面,都是在夹枪带棒地争执,互不相让,嘴上的话不知道到底是想着伤害对方,还是伤害自己。

    两个人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对话,只有不断地丢刀子,炸石头。

    “我是疯了,你不能这样做。”黎之确抓住她的肩膀。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来说教我,你现在是我的谁啊。”尧瑶语气冷淡又带着一丝丝的不屑。

    黎之确听到这话,倒是松了手,没再说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