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烂男人体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冯梓莹日常会在群里分享八卦,今晚这个八卦直接甩了一个小红书的连接,标题是“男朋友旅游傍上白富美”,杨秋宁先是回复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尧瑶直接点进去看虽然照片打码了,但是尧瑶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其中一张照片就是自己啊,图片上还晒出了聊天记录,看图片尺寸是用iPad截图的。

    很长一段的文字,都是在说自己这个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平时如何对她不好,是怎么样出轨的,有三个罪状,一是给白富美分享他们一起养的猫咪,二是他们在吵架冷战期间,他却和白富美在微信里有说有笑,三是在美团里查到足浴店的订单。

    看完之后,尧瑶发现自己就是文里提及的白富美,那个出轨的男朋友就是罗朗。

    “哎呀!”

    “这个白富美是我!”

    尧瑶在群里发消息后,冯梓莹和杨秋宁都惊讶万分,随后三个人就开了视频通话,尧瑶说清楚了来龙去脉,在想现在怎么办。

    “还问你借钱?就应该给他两嘴巴子,这种渣男。”冯梓莹觉得太抓马了。

    “还好我没借。”尧瑶说。

    “他这是欠高利贷了吧,一下借二十多万。”杨秋宁疑惑。

    冯梓莹用iPad点开原文看,然后说:“这文点赞都破两千了,尧瑶你去举报吧。”

    “还好一些网友有眼睛,都说是她男朋友倒贴,白富美根本不想搭理他,聊天记录大多都在自作多情。”杨秋宁也在看原文,她把骂罗朗的评论都点赞了。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要去举报……”尧瑶无奈,这都在沾到了什么垃圾。

    “那你要不要开个小号去发新文证明一下自己?”冯梓莹问她。

    尧瑶想了想,这件事确实很离谱,但是自己又没做什么。

    “自证就不用了,就找那个他女朋友私聊就好了。”尧瑶说。

    “这男的真鸡贼。”杨秋宁说。

    罗朗也是一个庸俗的男人,尧瑶觉得恶心,她没有第一时间去微信上私聊她,而是在小红书上找了她女朋友的账号去私信。

    尧瑶一开始打的是我就是文里那个白富美,后面又删了觉得白富美这个词有点装,就发了一句话。

    “我就是你文中的另一个女的,罗朗所有的事并不知情,我也看不上她如果你需要聊天记录作为证据,都可以提供。”

    二十分钟左右,罗朗的女朋友回复了她。

    “罗朗有给你送过礼物吗?你有和他去开房吗?你们见过几次了?”

    尧瑶如实回答说:“毕业的时候送过一束花,但是已经很多年了,没有开过房,今年见过两次,一次旅游的时候偶遇,一次请他吃饭,单纯的吃饭。”

    “他都没有给我送过礼物,房租还是我出的。”她说。

    “那你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尧瑶从她的视角看,罗朗是一个不怎么样的男朋友,为什么她都不分手。

    “因为他对我好啊。”对方说。

    “对你好还回去足浴店,还会让你付房租?对了,你最好把和我有关的信息删掉,不然我就找律师了。”尧瑶说。

    “他为什么会老是找你聊天?”对方又问她。

    “不知道啊,回复他只是礼貌而已,你自己抓紧解决一下吧。”尧瑶赖得说了。

    “他为什么会找你聊天?”

    对方还是在重复这个问题,尧瑶只觉得烦,这女人在想什么,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原来自己的视角看恋爱脑是这样的,想到往事都要胃里都要泛酸水吐了。

    尧瑶直接把罗朗的聊天记录备份,然后就把他拉黑了。

    她不会犯什么太岁了吧,这么倒霉遇到这种人,还好本身就没发生什么事,她的体质是不是专门就吸引烂男人?

    第二天尧瑶起床,想起这件事,再点进那个链接,想看看还有什么后续,发现已经删掉了,她也懒得关注后续了,他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尧瑶近期要办画展了,陈江河给她推荐了人,尧瑶早起就是要去商量画展的事,之前都是在微信上沟通,尧瑶提了建议和想法,今天过去是要面对面的谈。

    天公不作美,还没出门,外面就下起了雨,雨不小但是也没有大到出不了门。

    尧瑶拿了一把雨伞出门搭车,今天司机不在所以尧瑶要走出去才能搭车。

    等到了那个工作室,里面的人本来都坐着,见到她之后,就站起来和她打招呼。

    谈了一个多小时,大概的东西已经定下来了,尧瑶一开始最担心的一点就是,万一没人看,那她岂不是很尴尬,毕竟她也不是什么画家,硬要说的话,自己就是画来玩的。

    不过策划方让她不用担心,到时候会宣传的,目标受众就是年轻人群体,他们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不少有钱人只是画了两个圈几条线,还是就剪了几件衣服就能办展的。

    尧瑶当时听着那些话,还觉得有些愧疚,自己以前也是鄙视过那种所谓的有钱人的艺术,都是千金公子用爱好来圈钱,随便搞个什么能展示的东西,那就叫艺术了,结果现在自己就在搞这些,不过尧瑶不会收门票钱,这就是一个免费的画展。

    尧瑶准备走的时候,挨个和工作人员握手表示感谢,当握到某一位男士的手的时候,尧瑶感觉到了有一丝不适感。

    男生没有主动先松开她的手,她主动抽离了。

    尧瑶也只是对他笑笑,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类情况,自从她会出入一些高端场所之后,就能遇到异性对她的暗示,甚至有一次买完手表刚出去,就收到了隔空投送的微信号,或者某个盯了她一段时间的男人堵着她,说可以做她的狗。

    她已经空窗许久,再也没碰过男人,要说肉体欲望也是有的,但是她不想找送上门来的男人,心思不纯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就算睡个鸭子,那也要挑一只靓鸭。

    半夜,尧瑶睁眼,面颊泛红,微微发热,她做了一个春梦,梦里自己赤身裸体的在和一个男人纠缠,皮肤上汗水的触感很真实。

    她扶床坐起,打开床头的那一盏台灯,灯光是暖黄色的,足够看清房间内的装饰。

    发了一会儿呆,她想着要不要自慰,小兔子就在抽屉里放着,但是又有点困,她从枕头旁拿过手机,看着时间,月经快来了,她一向在月经之前欲望会增大。

    尧瑶抓了抓头发,还是抵挡不住困意,躺下睡了。

    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睡得还不错,尧瑶起身站在落地窗前伸了个懒腰。

    她洗漱之后,拿着手机走下楼准备吃点东西,早上的时候家里阿姨蒸了肉末花卷和玉米,现在已经凉了,阿姨看到她下来,就把那些都热了一下。

    尧瑶打开冰箱,拿出一瓶豆奶,就坐在桌子上吃早餐,花卷比较烫,她就先吃玉米,一手拿着玉米,一手打开手机,今早都没有打开手机,刚才点进微信,发现除了一些消息以外,黎之确居然拍了拍她的她的脑袋。

    尧瑶想,他这是手滑,还是故意的,她只当他是手滑了,不去理会。

    画展定在十二月中开展,尧瑶会每天去场地盯着工人布景,会看每一个细节,虽然不是全部自己动手,说累其实也是累的。

    尧瑶因为第一次办展还是又激动又开心的,从第一次开始准备的时候,就开始发朋友圈晒进度。

    有以前的同学评论她,问她是不是转行啦?尧瑶只回复了一个笑脸。

    杨秋宁调侃她说:“你这朋友圈发得和什么施工队工作进程一样。”

    在A市现在已经可以穿长大衣了,尧瑶有一件泰迪大衣,她觉得很好看,这几天一直穿着。

    “陈小姐,你看这个可以吗?”工作人员拿了一块板子给她看,板子是定制的刚刚拆出来。

    “嗯,拿去摆好就行。”尧瑶低头检查,没有问题。

    快傍晚的时候,尧瑶给工作人员点外卖,点了满满一桌子,外卖小哥来了好几趟,还点了十几杯奶茶,本来想点咖啡的,但是想到已经很晚了,喝了咖啡要睡不着了。

    尧瑶喝着一杯热奶茶刷着小红书看好物种草,顶部弹出一条黎之确发来的微信消息,说一起吃饭。

    尧瑶想着还忘记把他拉黑了,这就点进那条消息,又点进他的头像拉黑他。

    还坐在办公室的黎之确随后发了一个餐厅的定位,一家高档日料,露出一个红色感叹号发送失败,结果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他在心里冷哼一声,把手机翻过去,不再看手机。

    十点下班的时候,黎之确鬼使神差的绕去了当代艺术馆,他记着尧瑶的朋友圈,他坐在车里望着艺术馆的大门,里面黑漆漆一片,门口有一张很大的海报,除了大的标题以外,坐在车里看不见上面的小字,黎之确停车后下来,走上台阶上去看那张海报。

    画展时间2021年12月16日到1月15日,在那一堆主办方小字里面,他盯着旁边那几个加粗的字体,写着陈尧瑶作品展。

    他心中有疑惑,他曾经看过尧瑶的学生证,确实就叫尧瑶,姓尧。

    他第一次听她说自己叫什么名字的时候,还觉得这名字怪娇气,那时还以为尧瑶两个字,都是同字的瑶,他一向不太喜欢那种迭字,叫着太肉麻。

    黎之确对着海报拍了一张照片后就离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