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谁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罗朗问她要不要和他一起搭车回去,他是自己开车,可以直接送她回去。

    尧瑶同意了,于是就和他一起坐车回A市,自驾游的好处就是能看沿途的风景,尧瑶看着外面晃过的绿树山水。

    尧瑶没有让罗朗把她直接送回家,而是送到一个地铁口,她让司机来接她。

    “那是你家的车?”罗朗犹豫了一下问。

    “额,亲戚家的车,正好路过顺路接我,下次请你吃饭。”尧瑶不想说太多,和他道谢就下车了。

    尧瑶拉开车门上车,见罗朗还在看她,她拉下车窗和他挥手,示意要走了,罗朗点头。

    车直直地往家的方向开,丰茹让她晚上在家吃饭,尧瑶晚上就不出去了。

    晚餐就是很家常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家常菜,丰茹喜欢吃莲藕,所以一个星期有几天家里都会有清炒藕片这道菜,还会有酸辣藕带作为小菜。

    “尧瑶,你想不想开个画展?你画的画这么多,堆起来不如拿出去给别人看。”陈江河问她。

    尧瑶觉得不妥,她说:“画展?我也不是什么知名画家,谁会来看啊。”

    “你开了就有人看了,画展还有什么艺术展那都是包个场地,随便挂点什么就有人来看了。”丰茹嘴里咬着脆脆的藕片。

    “妈,你说得好像在菜市场买菜一样,把菜放在那里就有人来买了。”尧瑶笑笑。

    “本来就是吧,我那些朋友的孩子都不懂办过多少次展了,我每次去看也看不出来什么,场面搞得大一些,大家都觉得那是个艺术品,我还给面子花十五万买过一个十岁小女孩的画,画得一般,买个面子。”丰茹说。

    “我想想吧。”尧瑶有点兴趣了。

    “想好了找公司联系就行,现在还有一条龙服务的,甚至你只提供作品就好了。”陈丁河说。

    “啊?”尧瑶惊讶,这还能有一条龙服务的。

    “想好了,就去做吧。”陈丁河看她。

    尧瑶吃完饭,还真的就对办画展这个事情有点兴趣了。

    她点开微信,发现黎之确在申请框那里发了一个“?”,表示你怎么还不同意好友申请。

    尧瑶觉得他挺无聊的,有事不说事,他到底想做什么。

    换做以前,尧瑶如果被他突然删了,早就好言好语地求他赶紧把她加回来,在他们之中,尧瑶永远都是先说话,而且话最多的那个人。

    每当想起黎之确这个人,尧瑶更多的是感到受一股燥意和闷气,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甲亢。

    尧瑶不搭理那个“?”,觉得无关紧要。

    过了几天,罗朗发消息给她,问什么时候请他吃饭。

    下次请你吃饭,这句话大部分人都会说,要不是客套一下,要不就是真的想请吃饭,尧瑶那个就是客套。

    说都说了,确实得请吃饭,一餐饭而已。

    尧瑶从大众点评找了一家餐厅发过去,问去他这家怎么样?这是一家专做粤菜的餐厅。

    罗朗回复她说都可以,让她定个时间,还问了要不要去接她,尧瑶说在餐厅汇合就好了。

    A市到底有多大呢?A市土着不知道,来A市打工的A漂也不知道,只有在同一个地点遇到了认识的人,才会想知道A市到底有多大。

    客户请他们团队的人吃饭,黎之确来到这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他在心里讪笑,为什么每次总在出乎意料的地方能遇见她,而且都和吃的离不开关系。

    “你怎么了?”另外一个律师看着黎之确发呆问。

    “哦,没怎么,缓一缓。”他笑。

    在另一旁,尧瑶把菜单递给罗朗,她说:“你看着点吧,应该不会有踩雷的。”

    “你发财了?请我来吃这么好?”罗朗翻着菜单笑,一颗蜜汁红薯居然要38元。

    “中彩票了。”尧瑶笑笑。

    “买的什么彩票?改天我也去买。”罗朗打趣道。

    “就彩票机子上随便点的。”尧瑶耸肩。

    尧瑶本来想着随便请一餐可以了,但是想到毕业的那一束花,还是还个人情给他。

    菜一道一道的摆上桌子,没有点很多,加上餐厅送的也就六道菜。

    “吃完之后你要做什么?”罗朗问她。

    “回家,有些物业的问题要处理。”尧瑶说。

    这顿饭吃了五十分钟,罗朗要送她,尧瑶拒绝了,说已经叫车了。

    司机送丰茹去机场了,丰茹要去江苏探亲,尧瑶就打车去新家。

    尧瑶被认回之后,陈江河就过户给了她一套江景大平层,是A市的网红楼盘,名气很大,但是其实也没有很好,尧瑶觉得所有的富人区都大差不差。

    尧瑶搭上网约车,前往新家,家里上个月才刚刚装修结束,物业那边还需要办理一些手续,所以她今天需要过去那边。

    尧瑶没发现,后面还有一辆银色的车子跟着她。

    等到了目的地,尧瑶下车,差点忘记拿自己的包,又上车了一次。

    黎之确隔着一条马路停下了车,他下车,然后看着这个小区,他自然认识这里,他走近里面,招待小姐告诉他只有业主能进,或者让业主认证一下是客人,也可以进。

    黎之确对招待小姐笑笑道:“那我先打个电话。”

    于是他走了出来,他想等着个半小时,如果半小时后见不到,那就走人。

    在物业处的尧瑶接受着每个工作人员给她的完美笑容,还给了她小礼物让她小心慢走。

    尧瑶走出去,打开红色的小袋子,里面是三颗费列罗和两个黄油曲奇。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叫一辆车,身边出来一个人影,她感受到然后转过头。

    “你……”尧瑶皱眉看着面前的黎之确,他怎么在这里。

    “你住在这里?”黎之确质问的语气让尧瑶觉得不舒服。

    尧瑶嫌他离自己太近了,不往后退,而是伸手用力推了他一把,他没注意,往后踉跄了一步,然后一把抓住尧瑶的手腕。

    “你到底想干嘛?”尧瑶瞪他。

    “你是不是住在这里?”他还在问这个问题。

    “是啊,那又怎么样?”尧瑶没有挣脱开,抬眼看他。

    黎之确皱眉,看他的表情在尧瑶看来是很瞧不起她的样子。

    “想知道我怎么得到这套房子的吗?”尧瑶冲他笑得娇媚,“我打胎了,人家补贴我的,你想看吗?就是那栋楼,三百多平的大平层能看到江景。”

    黎之确松开她的手腕,然后直接抓着另一边她的手拉住她走。

    “放开。”尧瑶挣脱。

    这小区附近并没有什么人,还是很空旷的,还要往外走二十分钟才能看到有人的街道。

    黎之确不听接着拉着她往前走,尧瑶小吼了一声:“我让你放开,你聋了吗?”

    他停下,然后定睛看着尧瑶说:“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你才疯了。”尧瑶脸气得通红。

    “你怎么什么钱都要?”黎之确依然握住她的手腕,越握越紧。

    尧瑶觉得有些痛,怒急骂他:“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我们认识也算久了,又不是第一天见,你才知道我什么钱都要啊?还有这关你屁事,我死了都和你没关系。”

    黎之确松开她的手,手腕上已经有了红印,她的手腕刚松开,尧瑶就用另一边手“啪”一声甩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清脆响亮。

    打完之后尧瑶就往反方向跑,生怕他追上来抓她,她跑到小区里,捂着胸口不停地喘气,她感到呼吸很难受。

    尧瑶转头,发现身后没有人追上来,只有那一片观赏的绿植,她松了一口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