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尧瑶看到一双棕色皮鞋,然后抬头,一双哭得像兔子眼的眸子看着黎之确。

    他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淡漠,然后接着开口:“现在天气已经冷了,你是想得重感冒去医院和得流感的一起排队吊针?”

    微风拨动了他额前的黑发,他的目光在路灯下显得刺眼,他总是这样子看她。

    “能不能让我抱抱你?”尧瑶犹豫再叁,然后开口,抿着嘴看他,楚楚可怜的样子。

    黎之确感到疑惑,忍不住蹙眉,心里觉得她有些多事,这是什么要求,刚要开口拒绝,尧瑶已经头靠到他的腰上了,手环着他的腰。

    然后,尧瑶开始小声地啜泣起来,声音破碎,接不上来。

    那些眼泪鼻涕全蹭到他的毛呢外套上了,他低头只看得到尧瑶的半边脸,脸上都是泪痕,睫毛都是湿的。

    黎之确下意识摸摸口袋外侧,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带纸巾的习惯,便放下手。

    尧瑶知道,黎之确是不会安慰她的,不骂她就好了,图什么安慰的话语。

    过了大概十分钟,黎之确垂眸忍不住问:“哭够了吗?够了就上去。”

    尧瑶的脸从毛呢面料中离开,那半边脸还有着点红印子,鼻头有些刺疼,她用衣袖擦眼泪,哽咽地说:“好了,上去吧。”

    黎之确转身往单元楼的方向走去,尧瑶起身慢慢跟在他身后。

    他已经按下电梯键,转头看她:“快点。”

    尧瑶小跑来到电梯门处,和他并排站着等电梯。

    3,2,1,电梯门打开,两个人一块进去,黎之确按下楼层。

    等回到了公寓,尧瑶先是去洗手间,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得可真难看,眼眶红肿,眼皮翻了几层,整张脸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不认识的人见到她,会以为她遇上了一个大渣男,为情所伤哭了几天几夜吧。

    第二天醒来,感觉到肚子有些痛,月经还真的来了,比往常早了,每次来月经,尧瑶的胸就会胀痛,让她觉得很难受。

    她换好卫生巾,把沾血的内裤放到水盆中,倒入消毒液,桌子上杨秋宁给的布洛芬今天就要用上了,这可真快。

    不过吃布洛芬之前不能空腹,她得去做早餐了,刚走出房间,居然破天荒地看到黎之确站在厨房的灶台处。

    “我来吧。”尧瑶走上前去,看到他正在切黄瓜。

    这黄瓜切得还真的挺丑的,又厚又薄,有长有短的。

    黎之确让开,给她腾位置,他还以为尧瑶昨天那个鬼样子,今早不会起来做饭。

    尧瑶拿起菜刀,唰唰就把黄瓜切成了丝,粗细一致,根根分明。

    “你本来是想要做什么?”尧瑶问她。

    “黄瓜炒虾仁。”黎之确说。

    “虾在冷冻那里你拿出来解冻了吗?”尧瑶问他。

    黎之确一愣,然后说:“没有。”

    “啊?”尧瑶也愣了。

    黎之确打开冰箱下层的门,拉出抽屉,拿出那一盒虾。

    “我来吧。”尧瑶接过那盒虾。

    这是前几天买的虾,为了保鲜,尧瑶在塑料盒里加了水,盖上盖子冷冻放在冰箱。

    之前尧瑶听买水产的老板说过,解冻不要泡水,要用水龙头的水,也就是流动的水来冲,把冰块冲化了就可以。

    她知道了之后,后面就一直用这个方法解冻虾。

    “你还要吃什么?”尧瑶问他。

    “煎两个荷包蛋。”黎之确正在咖啡机面前做咖啡。

    “哦。”尧瑶把切好的黄瓜丝放到碟子里备用。

    差点忘了煮粥,尧瑶又连忙淘了米,然后打开电饭锅,这个电饭锅很小一个,每次煮的份量都是刚刚好够两个人吃的。

    黎之确做好了咖啡,就一手端着咖啡,走去看鹦鹉。

    中午的时候,狂风大作,小区里的树都在摇摇晃晃,风中卷起树叶绕圈,天上像漏了一个无底洞,唰啦唰啦地往下面倒水。

    尧瑶在手机上看着本地的新闻,有些地方的大桥下已经洪涝了,电动车都被淹了,车就那样倒在泥水之中,旁边还有脏兮兮的雨衣,水面上还浮着一些垃圾。

    她在家都得披一件外套,那些在这种天气出门的得多冷,要是淋湿了更难受,她看着新闻上的图片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尧瑶掀开被子,想着去泡一杯热可可,她在双十二的时候买了几盒热饮,有一种是可可粉里带着小粒棉花糖的,用热水冲泡的时候棉花糖就浮在上面。

    她按下热水,杯子里装得八分满了,再用小勺子搅匀底下的可可粉。

    黎之确也出来了,一副懒散的模样,他来做一杯咖啡。

    尧瑶看着他从抽屉拿出新买的咖啡豆,她问:“你今天这是第四杯咖啡了吧?”

    她记得早餐的时候,他喝了两杯,中午一起吃意大利面的时候又喝了一杯。

    “嗯,最近喝得多。”他说。

    尧瑶想和他说,咖啡因摄入过多不好,但还是没说,他会觉得自己像一个爱说教的老妈子吧。

    “你毕业后有打算了?”黎之确问她。

    “我继续读研究生,我保研了。”她说。

    保研这个事她还没和黎之确提过,她也没想主动说,就觉得说出口怪不好意思的,也不是能分享喜讯的关系,她也不想让黎之确觉得自己是在炫耀。

    “嗯。”他应声,没再说话。

    看他没接着说话,尧瑶也没接着说什么。

    回到房间后,尧瑶想起,如果自己读研究生了,那要和他分开吗?当初说的是他会负责在读书期间的所有开销。

    尧瑶躺在床上发呆,直到那一杯热可可已经凉了都没有喝。

    自己是真的喜欢他的钱吗?反正在他心里,自己就是图钱的吧,确实只得到了钱,她想。

    都说由奢入俭难,但是尧瑶的日常花费远远说不上奢侈二字,只能说宽裕一些,离开了黎之确她还能生存吗?

    “我到底是图钱还是图……”

    尧瑶立马打消了脑海里浮现的那个念头,连连在心里默念不会的,不能这么想,自己怎么会这样想,一定是天气太冷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外边的雨停了,她从楼上看到小区的地上一片狼藉,有清洁工正在清理残枝落叶,垃圾叁轮车里面都是长条的树枝。

    尧瑶打开冰箱,想着要做什么晚饭,冰箱还有一条鱼,做一条红烧鱼,再炒两个菜就行了,冰箱里的蔬菜正好够炒两份菜。

    自从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之后,做菜的次数越来越多的了,以往都是买半速食的食物多,现在两天买一次新鲜食材。

    这样的生活对于尧瑶来说,平淡又温馨,每天两个人都会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时不时聊聊天,也不会聊很深入,就是随便聊几句,尧瑶也觉得挺好的。

    尧瑶在炒最后一道清炒藕片的时候,黎之确从房间出来了,他会拿两个碗装好米饭放到桌上,各自放上一双筷子,然后等尧瑶炒完最后一碟菜的时候再一起吃。

    日子就是这样平淡又日常,尧瑶觉得好像这种状态就很好,也不用考虑别的,看上去清清淡淡但是又很有滋有味,能让她处在一种很平和,不骄不躁的状态中。

    她想到那句话,平平淡淡才是真,原来自己也能有这种感受。

    到了晚上,两个人交缠在一起,汲取着对方的津液,触碰对方的肌肤。

    黎之确老觉得尧瑶的长发在这种时候碍事,她老是说你压到我头发了。

    撇开头发之后,继续,又说压到头发了。

    黎之确吮吸着她的乳,有时还会轻咬一下,他还会舔她的锁骨,接着往上接吻。

    两个人的唇都是温热柔软的,亲得头晕,没法做别的,尧瑶其实是不舒服的,黎之确的凸起已经顶着她了。

    尧瑶伸手下去触碰,手心炙热,她低下身子,把他的裤子拉开。

    黎之确眯眼看她,手插入她的秀发,轻抚她的后脑。

    刚刚结束一场性事,尧瑶气喘吁吁趴在黎之确的下腹,她的嘴里还带着白浊,水液混合在一起黏在下巴。

    黎之确低头看她,她的长发都沾着汗液贴到她的腰上,看着头发好像又长了。

    “你怎么不剪头发?”黎之确问她。

    尧瑶抬起那潮红的小脸,看他:“你想我剪吗?”

    “不想。”他说。

    尧瑶想了想问他:“那你毕业之后,工作了还住在这里吗?”

    “嗯,不过有时也会住家里。”黎之确把她拎起,放在床的另一边。

    尧瑶半直起身子,手撑着自己。

    “你为什么不继续读一个研究生呢?”

    “就是想先工作,研究生想读还可以读。”

    尧瑶没接着问下去,她拉起被子先盖在身上。

    她还想接着问他后面的规划,但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界限过于明显,再怎么问都是有些逾越了。

    就像,等会儿她还是会回到隔壁那个房间睡觉。

    黎之确工作之后呢?会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有一份安稳体面的工作,然后遇到合适的结婚对象,接着结婚成家,他是会拥有光明的人生的。

    想到这,她在心里自嘲,这和她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在想什么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