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记得带头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出版社选择在周五的下午团建,本来尧瑶不太想去的,但是想想这是带薪去吃喝玩乐,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下午的时候,大家一同搭乘大巴去A市的一个有山有水的景区,大家一块烧烤。

    尧瑶觉得这天气还要一起在户外烧烤,多少是有点毛病了,炭火烧烤又热,又油烟大,衣服头发上都熏上味道了。

    她还问同事借了一个发圈把头发扎起来,不过她觉得还是有味了。

    “我帮你烤吧。”罗朗来到她旁边。

    尧瑶正在拿着一把鱿鱼腿在烤,再烤一下就可以吃了,能帮上什么啊。

    “不用了,这都快好了。”

    最后,尧瑶撒了一把烧烤料,这就色香味俱全了。

    “你要不要吃玉米?”罗朗问她。

    “我要吃完我碟子里的这些,再吃玉米。”尧瑶说。

    罗朗放下玉米,提醒她等会记得吃,然后就去和同事洗水果了。

    “他最近越来越关照你了。”兰兰坐她旁边低声说。

    “我希望他不要这样关照我。”尧瑶扶额。

    “他不是你的菜啊?”兰兰觉得这罗朗还挺好的一男孩,不至于吧。

    “现在保研的事,还没稳,我担心着呢,我不想想别的事。”尧瑶说。

    吃饱喝足,大家一起走在林间散步,这里有小山,也有小桥流水,水倒是都挺清澈的,尧瑶弯下腰去看,还看到了小虾米呢。

    “你别等下掉下去了。”罗朗提醒她。

    “不会的,而且这个小溪很浅。”尧瑶给小虾米拍了张照片。

    罗朗看着她笑:“我当然不是怕你溺水,这掉下去鞋子湿了,会难受。”

    “我包里有一双一次性拖鞋。”尧瑶说。

    “啊?怎么会有人在包里放一次性拖鞋?”罗朗疑惑。

    “我就会啊。”尧瑶觉得一次性拖鞋很好放在包里,她的包一向都是容量大的,上次她穿鞋磨出水泡了,还正好用上了。

    同事们都零零散散地朝上走,不知怎么的,尧瑶身边就只剩下了罗朗一个人。

    半山坡上有一个亭子,木牌上面写着这个亭子叫忘忧亭,旁边有一个地方是专门挂着祈福的小木牌,上面写满了人们想要忘却的忧伤往事。

    微风吹过,木牌随着风晃动,亭子上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尧瑶翻开牌子看了看。

    “好后悔高考没有复读,如果复读是不是就能去好一点的大学了。”

    “他结婚了,都有孩子了,可我还是忘不掉他。”

    “奶奶要是看到我成家就好了,好想你啊,奶奶。”

    罗朗看着她仔细翻着牌子查看的样子,问她:“你要买一块牌子吗?”

    “不买,这都是迷信。”尧瑶转头看卖木牌的地方,“这还要十五块,就是花钱写几句话,怎么可能忘得了。”

    “你怎么这么没有气氛,大家写这牌子不就是图个寄托,当然都知道忘不了啦。”罗朗觉得她较真的样子挺可爱的。

    “所以啊,还不如去微博锦鲤底下许愿呢,还不花钱。”尧瑶笑。

    “你有想忘掉的事情吗?”罗朗问她。

    “当然有啊。”尧瑶心想,想要忘却的事情还不少,但是不可能忘得掉。

    “那你写一个呗,说不定哪天就能忘掉了,不都说了时间能冲淡一切嘛。”罗朗看她。

    尧瑶觉得真的是没必要,她往边上走说:“时间都能冲淡了,那写这个更没必要了。”

    况且,时间怎么可能冲淡那些会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明明就是时间太长不想计较了,都是自我安慰罢了。

    午夜梦回,难过的还是她。

    尧瑶本以为散步结束了,就能直接回去了,没想到又被大巴车拉去一个地方去看什么露天音乐会,结束之后,已经八点多了。

    大巴车只会停到出版社附近的地铁站,大家最后都要自己回去。

    同事都散去,有车顺路的大家都蹭车了,不过尧瑶住的有点远,和大部分人都是反方向的。

    “尧瑶你要怎么回去?”罗朗问她。

    尧瑶是打算坐地铁的,然后再转公交车。

    “坐地铁和公交啊。”她说。

    “我送你吧。”罗朗说。

    “啊?不用了。”尧瑶拒绝。

    “你回去要多久?”罗朗问她。

    “一个小时多一些吧。”尧瑶坐地铁倒是快,倒是公交车比较难等,所以要一个多小时。

    罗朗说:“我虽然只是个小电驴,但是应该一个小时之内能到吧,你要转车很累的。”

    尧瑶想了想好像也是,而且今天的团建好累啊,而且现在都有点困了,还是早点回去洗澡睡觉吧。

    “那行。”尧瑶说。

    “好,你等着,我去把车骑出来。”罗朗见她答应了,很开心。

    尧瑶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瓶脉动,想着就给罗朗当做路费吧。

    等了十分钟这样,罗朗就骑着小电驴出来了,他的小电驴是黑色的,他戴了一顶白色的头盔。

    “头盔只有一顶,你要戴吗?”他问。

    “你骑车,你戴吧。”她说。

    在2015年的这个时候,还没有对骑电动车戴头盔这个事管得那么严格,在现在已经要罚款了。

    “好,你坐上来吧。”罗朗说。

    “哦,这个给你的。”尧瑶给他送上刚买的脉动。

    “还给我买水啊,那我不客气了。”罗朗接过水,把水放到车篮子上。

    尧瑶跨上车身的后座,坐下,她脚放在踏板上。

    “我坐稳了。”她说。

    “好。”罗朗扭着车子转手开始走。

    罗朗通过后视频看了几眼尧瑶,只见她很安静地在望着快速闪过的街景,罗朗觉得现在这幅样子倒是挺惬意的,在晚风中骑着小电驴,后面还坐着一喜欢的女孩。

    空气倒是挺好,这是尧瑶的此刻的感觉,还有好些时候才能到,她从包里拿出耳机准备听歌。

    路上罗朗和她搭过几次话,但是尧瑶戴着耳机都没听到。

    现在是红灯,罗朗停下车,在等着红灯灭掉,突然他觉得好像有谁在看他,罗朗转头巡查那个可疑的目光,但是车流众多他也没有找到,他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喜欢一起骑电驴兜风啊。”史律师看着非机动车道那边说道。

    “骑电驴又能看风景又能增近感情,我们学校现在也还有人一起骑电驴上下学。”说完,黎之确看向那边的目光暗沉了下来。

    今晚办完事,带教律师史律师因为还得去接补习班下课的女儿,所以顺道送黎之确。

    “真是青葱岁月,我以前和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就骑个单车一起去书城,脚都要蹬麻了。”史律师感慨。

    “不过,电驴在天气好的时候骑很舒服,下大雨就麻烦了。”黎之确收回看向那里的目光。

    “下雨还是开车好,电驴那里能遮风挡雨,以前有一个实习律师就是骑电驴上下班,遇上大暴雨,鞋和衣服都湿了,还得去商场买,本来实习就没什么钱还得贴钱。”史律师说。

    红灯灭了,绿灯亮起,黎之确坐的这辆车快速地超越尧瑶坐的小电驴,他从后视镜里看那一辆黑色电驴在慢慢消失后,就收回视线。

    尧瑶让罗朗停在麦当劳那一边,她不想让罗朗知道她住在哪里,她想要保护自己的隐私。

    “就停在这里就行了吗?”罗朗问她。

    “嗯,我就住附近,走路很快的。”尧瑶下车。

    “那我回去了。”罗朗说。

    “好,谢谢你。”尧瑶和他道谢。

    尧瑶看时间,这比平常早回来了二十五分钟,二十五分钟好像也就是洗个澡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等她开门到公寓的时候,黎之确已经回来了,正在看鹦鹉。

    听到尧瑶的开门声,他也没什么波动,就那样看着鹦鹉的羽毛。

    “我今天回来比你晚诶。”尧瑶先是和他打招呼,然后准备去换衣服。

    “你今天去做什么了?”他问。

    “今天下午一起去团建了,本来以为是玩的,但是也好累,晚上还组织去听了什么露天音乐会,听完才让走。”尧瑶说着打开冰箱,她先喝一瓶冰水。

    “坐电驴要记得戴头盔,不然出车祸脑壳着地,你命就没了。”黎之确说。

    尧瑶拿起矿泉水瓶的手一顿,转头看着他。

    “懂了,下次再戴。”她的语气很平静。

    这只鹦鹉昨晚上还炸笼了,大晚上的疯狂乱飞,框框撞笼子把他和尧瑶都吵醒了,打开灯一看两只翅膀的羽毛上和笼子底下都有血。

    尧瑶看着鹦鹉从羽毛到脚上的血还有点心疼,她和黎之确说可能是有蟑螂进来了,把它吓着了,它都已经很久没炸笼过了。

    昨晚上两个人就照顾鹦鹉,把断裂的羽毛拔出来,止血然后给它的翅膀涂了云南白药。

    尧瑶走了过来,她低头看鹦鹉现在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了吧?”她看着这状态挺平稳的。

    “没事了,过两个星期这伤就能好了。”黎之确给饲料盒装满。

    “这个小可怜,脚应该还很疼吧。”尧瑶记得昨晚脚上有不少血。

    “给它把那些玩具拿出来了,今晚应该不会有什么了。”黎之确说。

    尧瑶伸了个腰说:“嗯,我先去洗澡了,今天好累。”

    “嗯。”黎之确把鹦鹉笼子里的垃圾扫进垃圾桶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