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不被人知晓的难过 po18b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寒假。

    在大年初一前,黎之确拿了一些行李回家,下午一点,家里没什么人,连阿姨都睡觉了。

    家里那么大,却一点人气都没有,也不知道老头子一天到晚叫他回来有什么意义,明明他自己也不是天天回家。

    他回来后,就一直在房间里待着,没有下去。

    直到晚饭快做好了,黎欣才上来敲他的门,黎之确听到敲门声后去开门,就看到他老妈穿着一身珠光粉的羽毛睡袍,在家都那么花枝招展,他也是服了。

    “吃饭对吧?”黎之确看她笑。

    “对,还不快下去。”黎欣往他房间里看一眼,然后转身下楼。

    黎之确随手拿了一件薄外套穿上,踩着拖鞋慢悠悠地走下楼。

    刚来到饭厅,一眼就看到他家老头子正在吃红虾,他老妈在优雅地喝汤。夲伩首髮站:w uye zhen.co m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上海那个踩踏事件看了吧,看得心塞,少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张绍再过几年就七十岁了,比谁都担心生命的重要性。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喜欢搞活动,人多才热闹,意外要是来谁挡得住。”黎欣觉得没什么。

    张绍皱眉,觉得不妥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去游泳馆游泳还有可能会被溺死。”

    “少担心这些,多去医院体检得了。”黎欣说。

    “好好好,吃饭,吃饭。”黎之确给他们两人各夹了一块萝卜。

    张绍看他一眼,然后说:“最近有和你哥哥联系没有?兄弟之间要多联系。”

    黎之确有一个哥哥,同父异母,大他十岁,他们和传统中的重组家庭不太一样,一点都不会避讳和前妻,前妻的孩子联系,黎欣也不会介意,她甚至还会和老头子的前妻聊天,她觉得反正都过去了,自己又不是小三,有什么不能处的。

    “前几天见了一面。”黎之确说。

    “见面聊什么了?”黎欣问他。

    “问我大学毕业后的规划,在给我建议。”黎之确说。

    “哦,那你大学毕业做什么规划?直接工作还是接着念书?”她问。

    “到时候再说。”黎之确还不想考虑。

    几天前,是情人节,今年的情人节是在春节之前来临。

    黎之确带着方希参加情人节活动,是一个品牌弄的晚宴,张屿宁,也就是他哥哥是这个品牌的代理商,所以他被邀请了,也就是给了他一个正式的机会,他能来见他想见的人。

    张屿宁有一群从学生时代就玩得很好的朋友,小时候黎之确就见过,有些朋友甚至能说是看着黎之确长大的。

    还给黎之确送过不少东西,什么鞋子,衣服之类的,高中的时候,黎之确就变成一个很时髦的高中生,从头到脚,都是他哥那一帮朋友送的牌子货。

    黎欣坚持给他上的公立学校,说怕私立学校攀比严重,怕他小小年纪就有虚荣的心思。

    没想到,黎之确成为了被攀比的那个例子,他是时尚的风向标,学校里看到黎之确穿什么就想着跟风买。

    黎之确最喜欢的礼物是那一条老花男士围巾,苏语凝送的,那是她和张屿宁在巴黎挑的,应该说只是她顺带送的。

    如果说每个男生的人生中会有一个白月光的存在,那黎之确也会有,只不过这个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黎之确高考之后,月光就散去了,他不是谁的替身,但是他找了一个替身。

    黎之确挽着方希的手,往他哥那边去,现场的男士都穿着西装,女士穿着晚礼服,方希穿着一身紫色长裙,因为天气冷披了一条披肩。

    “还能见到你带女朋友出来。”张屿宁笑着看离他两步远的一对佳人。

    “你好,我是方希,是你弟弟的女朋友。”方希和张屿宁打招呼。

    “你好,我是他哥。”张屿宁也很礼貌。

    黎之确看着不远处的苏语凝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她和在场的其他女性的穿着不一样,其他人多是精致的礼服裙,而她是一身中式穿搭,上衣是一件孔雀石绿的缎面盘扣,下身是一条长到脚踝的刺绣裙,首饰也都是玉石,发质黑亮,头发长到腰尾。

    “诶,小黎交女朋友了?”苏语凝看着两个人,觉得很是般配。

    她对于以前和黎之确发生的插曲并不是很放在心上,虽然他是好友的弟弟,但是这年头因为情迷意乱男女之间发生点什么很正常,而且她当初在睡之前也说了,不希望彼此以后会尴尬。

    “你好。”方希朝她打招呼。

    “你好高呀,这是有一米八几?”苏语凝问她。

    张屿宁听到苏语凝惊讶的语气,也跟着笑:“这看上去就是一米八了吧。”

    “没有,净身高是177,没有一米八。”方希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说了,解释也解释过不少。

    苏语凝看向黎之确似笑非笑,问:“谈多久了?”

    “一个多月。”黎之确回答。

    “校园恋爱,好好珍惜。”苏语凝满脸笑意,看了一眼张屿宁。

    晚上还请了歌手在台上唱歌,在场的的所有人都被音乐的氛围感染,不停地在摇晃肩膀。

    黎之确和方希坐在后边,方希用叉子插起一块橙子放进嘴里,脑袋随着音乐节奏在晃悠。

    他盯着前面苏语凝的背影,她正在和旁边的人笑着谈论什么,笑容很灿烂,她手腕上的白玉镯子显得手臂纤细。

    在黎之确对她的印象里,她很喜爱中式的穿着打扮,就算后面去了国外工作,在社交网络发的照片也依旧是中式穿搭,日常还喜欢熏香,她不喜欢钻石,不爱黄金,只爱色如羊脂的玉石。

    他记得,苏语凝的身体和那玉石一样,水灵又温润。

    还真的只有他在意,黎之确在心里冷笑。

    因为是情人节,所以场地里随处可见玫瑰花的身影,服务员送来香槟酒,黎之确和方希一人要了一杯,冰凉的酒水滑过喉咙,他侧着身半个手臂倚靠在吧台上。

    “方希。”他唤。

    方希听到他在叫她,就把目光从台上撤回,转头去看他。

    黎之确微微低头,唇就贴在方希的唇上,方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搂住他的腰。

    他的亲了一下之后离开,和方希对视,问她:“我的嘴上有你的口红吗?”

    “是有一点。”方希眼睛在笑,抬手用手指去擦他嘴上那点红。

    黎之确一手揽入她的腰,把她抱入怀中,侧脸贴在她的头发上,他的视线望到苏语凝那里,苏语凝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并无其他表情。

    方希享受这种感觉,她在回抱他,低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另外一边的出餐处,服务员都在不停地端着碟子走来走去,一名服务员看到有个人还傻站着不走,他有些恼怒,上前去说她。

    “傻站着做什么,你不知道现在很忙吗?”他说。

    尧瑶被这声呵斥吓回了神,她连忙说:“不好意思。”

    她手抖着去上那一大碟小巧精致的水果挞,还没送到桌上,她就把一整碟都弄倒了,好在台上的表演声很大。

    她很慌乱,连忙捡起来,她这样被主管看到了,主管上来骂她,她在她自己的世界里捡起掉落在地的食物,尧瑶耳朵里完全听不到主管骂她的话,主管一直在噼里啪啦地说她。

    尧瑶只是在手忙脚乱地捡起掉在地上的食物,捡好之后,她走去丢进垃圾桶,她不搭理主管在后面一直叫唤她,而是直接去了厕所。

    尧瑶把自己关在厕所的单间里,她定定地看着厕所门在流泪,甚至她整张脸上没有露出难过的表情,只是在流泪。

    在厕所待了一小时后,整个人缓过来了,她换下衣服,去工作的地方,把制服还给他们,主管告诉她,她没有这个兼职的七百块了,因为她做的工作太差劲了,只给了她一百块。

    A市的冬天可真冷,尧瑶望着这些大楼,看着工人们挂上庆祝春节的装饰品,再看看路上并排手拉手走着的情侣们。

    尧瑶想着赶快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在大马路上走着走着,她好想吃一份刚出锅的麻辣烫,里面有宽粉,有萝卜片,撒上一把葱花,微微辣的。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麻辣烫店里的人还是很多,每张桌子上都冒着热气,尧瑶用勺子喝了一口汤,她以为自己已经吹好了,没想到还是很烫,她的舌头被烫到往里面卷。

    麻辣烫很好吃,但是她有些食之无味,可她还是吃完了。

    回到那个公寓,她打开灯,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只有一只安静的鹦鹉。

    尧瑶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她真的很难过。

    她无法去掩饰心里真正的情绪,她的心被针戳破了一个口子,从那个口子里缓缓流出名为悲伤的液体,等都流完了,她想,这会死吧。

    尧瑶的脑子和心都在疼痛,原来她有那么喜欢黎之确,甚至不敢去面对,连想都不敢想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会变成他的女朋友。

    应该不会有这么一天吧,尧瑶想着今晚宴会那一对养眼的佳人,他们真的好般配,都是神采奕奕,郎才女貌的。

    尧瑶想,她永远都不会有穿上晚礼服的那一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