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魂衍天章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一章:魂之极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雨神洞天之内,时迟殇眼角抽搐着,看向一众冥帝最后消失的那条垂直通道,身旁的鱼乐薇、白起、沥血狮斧也是怔怔无言。

    “他们……这是……掉……掉……”沥血狮斧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连贯了。

    时迟殇对地底的禁忌不太了解,狐疑道:“鬼界的地底有什么吗?”

    就他想来,方外天宁愿拼命也要拖着众人深入地底,显然是地底有着某种诡异之处。

    鱼乐薇摇了摇头,她对此也不太了解,倒是白起面色阴沉,肃然道:“听说鬼界地底,有大恐怖,凡是下去的,从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时迟殇瞳孔地震:“冥帝也回不来?”

    “回不来的,”沥血狮斧不知为何,所化血狮的眸子里满是惊恐,“他们回不来的。”

    “你怎么了?”瞧见他眼神惊恐,浑然没有平日混不咎滚刀肉的模样,时迟殇心中忧虑,正想上前安抚,却见沥血狮斧神情哀伤地转过头来:“当年,他也是这样,明明是说去去就回,却再也没有回来……”

    “他?”时迟殇微微一愣,倏然醒悟过来,讶异道,“帝国始祖?”

    沥血狮斧没再说话,而是眼神复杂地望着黑漆漆的通道深处,既有回忆起曾经那段过往的哀伤,更有着对地底隐秘的惊惧。

    “这下三途,要乱了!”白起握紧弑神旗,脸色阴晴不定,十余位冥帝尽数陷落地底,如果真的如沥血狮斧所说再也无法出来,那么等若三途流域的格局在此刻被彻底颠覆。

    如阴阳宗、弱水海等势力,在失去了冥帝的坐镇以后,将不再如过去那样拥有横压一切的实力,很有可能会和明幽峰一样,面临各方围攻。

    接下来的三途流域,谁拥有冥尊巅峰,谁拥有帝器,才能够屹立在食物链的最顶端。

    时迟殇和鱼乐薇的脸色也极为难看,前者是心惊于接下来三途有可能发生的变化,后者则是担忧自家老师的安危。

    此时,通道深处陡然有三道身影飞掠而出,在看到还待在这儿的时迟殇四人时,恶咦了一声,失笑道:“你们还活着呀?”

    面对这位冥帝巨擘,时迟殇不敢大意,将鱼乐薇和白起挡在身后,肃然道:“运气好。”

    一身血衣,样貌俊秀的间呵呵一笑:“确实是运气好,如果不是方外天刚好动手抽走了冥河水,你们几个现在多半已经融成水了。”

    看着他用最无辜的表情说着最恶毒的话语,时迟殇眼角一跳,又看到蒙那跃跃欲试的表情,不由地笑了笑,神态轻松地问道:“你瞅啥?”

    蒙一怔,随即勃然大怒:“瞅你咋地?”说话间,他已经一步上前,冥尊初期的威压弥漫而出,排山倒海般涌向几人。

    锵!沥血狮斧显化原形,双刃斧煞气冲天,落在时迟殇、鱼乐薇、白起之前,轻轻一震,便将蔓延过来的威压尽数崩碎。

    “嘿嘿!”间阴笑着一步上前,离间之法霎时扩张而出,所过之处,平静的虚空都如似受到影响,莫名自行扭曲,彼此碰撞,凭空炸起漫天火花。

    时迟殇手掌虚握,祭起大千镜,辉煌而绚烂的镜光席卷而出,迅速将己方四人护住。

    蒙与间都是上古十害之一,所掌握的权柄等级超过三十,以时迟殇目前灵魂之法的权柄等级,压根没可能与二者进行对抗。

    所以在做完这一步后,时迟殇非常干脆地在心里默念起“冥河”二字。

    “嗯?”

    就在周边水脉刚刚开始波动之际,恶率先感应到不对劲,一抬手阻断了蒙和间的攻势,然后神色狐疑地看向时迟殇,随即又看了看洞天之外逐渐泛起波澜的冥脉洪流,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是你?”

    “什么是我……”时迟殇闻言先是一愣,可随即他就莫名生出一个念头,对方所说的“你”,莫非指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前世?

    “不对,气息有点不一样,可是这手段……”

    恶皱着眉头,仿佛非常迷惑,仔仔细细打量着时迟殇,由于他的目光过于诡异,站在时迟殇左侧的鱼乐薇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杏眸中隐有怒意。

    恶也没在意鱼乐薇的怒视,观察了时迟殇许久,突然一拍脑门:“管你是不是,管我屁事,今天本座心情好,就放你们一马,他们跟本座徒儿有关系,你们有什么恩怨,回头再解决,如何?”

    虽然话是这样说,可是恶根本没有要和两人商量的样子,左右手各抓着蒙和间的衣领,直接自洞天之中脱离了出去,只留下蒙与间留下的断断续续的咒骂之声。

    见恶三人确实离开了,白起下意识松开紧握着旗杆的手,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那双秀气如女子的凤眼中闪烁着不甘的光芒。

    原先在人间界,他身为汲冥期的鬼道大佬,哪怕是道门也不敢随意到他面前放肆,可是自从来了鬼界,到处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虽然也看到了许多过往看不到的灿烂风光,但是内心的自尊仍然让他颇不好受。

    时迟殇和鱼乐薇却没留意自家这位兄长的心态变化。

    瞧见时迟殇一阵东张西望,鱼乐薇好奇道:“你找什么呢?”

    “灵魂系灵物啊!”时迟殇眸光璀璨,魂识如流水般散开,在头顶冥河水还未淹没的范围内来回扫荡,拼命寻找着那有可能存在的线索。

    随着方外天带着众多冥帝坠入地底,从天而降的冥河水也不再被引聚到中心,重新恢复到如瀑布般顺着边缘界壁流淌而下的景象。

    虽然雨神洞天面积辽阔,但是在近乎无穷无尽的冥河水灌入下,迟早会被彻底充塞,然后消融瓦解的。

    “这儿都空空荡荡了……”鱼乐薇话没说完,眸子就是一缩,不禁捂住嘴巴,旁边正沉浸于不甘情绪中的白起也若有所觉,无意识地转头望了过去,随即便是倒吸了口凉气。

    就在二人的注视中,位面正中央先前雨神宫殿所悬浮的那处区域,陡然浮现出一条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裂痕,而透过那丝裂痕,浓郁到让人窒息的灵魂气息悄然弥漫而出。

    “走!”通过《魂衍》成功找到宝库的时迟殇大喜过望,赶紧抓住白起和鱼乐薇,唰地一声便没入裂痕,沥血狮斧甚至都不用他招呼,果断化作血光跟随在后,待得四人尽数进入裂痕,这条裂痕缓缓收拢,最终消失不见。

    在缝隙消失后的第三个呼吸间,洞天上方陡然炸裂开来,狂暴无序的冥河水轰然灌落,十八个位面光团,一条条浮空河道,都在顷刻间被彻底淹没。

    *——*——*

    梦幻!绚烂!璀璨!华丽!

    当穿过缝隙,抵达宝库之中的刹那,时迟殇就沉浸到了这极端的美丽之中。

    目之所及,无数如泡沫般的光芒,在这方无从观测的位面内,或升腾,或飘浮,浓郁的灵魂气息历经数亿年的酝酿,光是其散发出的余韵,就让时迟殇神魂颠倒,迷醉不已。

    越是将魂魄修行到高阶的修炼者,越是能感受到此地灵魂气息的浓郁和纯粹,那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纯净,如此的……

    “好臭!这是什么地方啊?”

    魂国内,同样看到周围景象的黑刃突然闷哼一声,眼神厌恶地喝道。

    “臭?”正盯着外界发呆的牛三山愣了愣,茫然道,“哪儿臭了啊?这不挺清香的么?”

    僵无帝面色狐疑地看向他:“你在胡说什么呢?这么浓的腥味,你居然觉得清香?”

    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马汗血突然打了个一个哆嗦,惊呼道:“我明白了!这是魂之极致,因人而异!”

    见众人都是迷惑看来,马汗血哆哆嗦嗦地掏出一把丹药吞下去,这才稳了稳心神,颤声道:“这是老祖宗曾经提过的一个想法,说是幻术脱胎于灵魂本身,本身就是灵魂对外溢散的想象具现,所以当灵魂之力强大、纯净到了极致,甚至是突破了极限以后,其灵魂力量将会产生‘因人而异’的特性,不同的人,所看到的灵魂力量都会呈现出不同的模样……”

    他说到这里,众人也都明白了过来,因为黑刃、牛三山、僵无帝三人的性格、功法、能力不一样,所以他们眼中的外界也各不相同。

    “老时,赶紧放我出去!”马汗血突然大喊起来,其声之凄惨,简直如杜鹃泣血,让人闻之伤心听之落泪,“这么多的灵魂能量啊!老马我这回可发达了啊!魂皇巅峰,一步登天啊!”

    僵无帝、僵无嫦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如此庞大的灵魂能量,足以让他们每个人的冥魂都强化数倍不止,哪怕不能像专修幻法与魂魄的马汗血一样突破到魂皇巅峰,至少也能在原有境界上再提升一二。

    众人的呼喊也让时迟殇逐渐清醒了过来,回想起刚刚马汗血的讲解,他不由心头一震,当灵魂力量突破到极致以后,就会产生这样的变化吗?

    因人而异?似乎他的镜照秘术,与这特性有种莫名的关联?

    来不及细想,时迟殇架不住身体里一帮人哇啦哇啦的大喊大叫,将他们全部放了出来,肃然道:“别跑远,要渡劫的话提前说,跟其他人拉开距离……”没等他说完,兴奋至极的众人早已齐刷刷跑远了,而且非常默契地彼此拉开距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